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兵图谱在线阅读 - 380、入伙,拒绝天工阁(第二更)

380、入伙,拒绝天工阁(第二更)

        “阁下莫非想动手?”

        战脸色冰冷,哪还有半分之前和气生财的样子?

        得到了周恕的命令,他第一时间把对方赶出了潼关城的营地。

        那天尊强者皱着眉头,盯着战,冷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战冷冷地说道,“吃饭花钱,天经地义。你如果想在我们潼关城中安歇,那就要给钱,这就算是到了神圣面前,我们也有道理可讲。”

        “不给钱,就请你离开,这广阔的天地,你爱到哪里去到哪里去。”

        战一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有点意思!”

        那天尊强者被气笑了,“这是你们潼关城那新任城主吴宗铨的主意?”

        “我倒要问问,是谁同意吴宗铨来当潼关城的城主的?”

        “没有我的同意,是谁,说这潼关城的城主之位,让吴宗铨坐了!”

        战一愣,目光落在那天尊强者身上,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忌惮。

        战自然清楚,他和周恕的身份都是假的,这潼关城城主之位,也是葛长隆自己让给周恕的,并没有经过上面的同意。

        难不成,面前这人,是伪神缙通的手下?

        专门来找麻烦的?

        “潼关城的城主是谁,轮得到你来做主?”

        战心底闪过一抹杀意,如果此人真的是来找麻烦的,那没说的,只能暗中干掉他了。

        不过此人的实力不弱,想要干掉他,只怕也不太容易。

        战的心中,已经快速想出来好几套方案。

        “哼。”

        那天尊强者冷哼一声,“我做不了主,难道葛长隆那个孽障能做主?侯百东在哪里?他不是找我借铸兵材料吗?怎么我来了,他还藏起来不肯露面吗?”

        天尊强者的声音,在营地之中远远传开,不但侯百东听到了,连周恕也听到了。

        “葛家家主来了?”

        侯百东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他是传信给对方借铸兵材料,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亲自前来。

        周恕的眉头皱了起来,葛家家主来了?

        他来得倒是快啊。

        从侯百东找葛家家主借铸兵材料,到这灵果的异象爆发,周恕早就想到了对方回来,但是他没想到,潼关城还没有铸造成功,对方就来了。

        “葛振川,你他娘的喊什么喊,老子不就是借了你一些铸兵材料吗?你还担心老子不还吗?”

        侯百东的声音在营地上方传来,“那个谁,把他带来我这边吧,别让他继续丢人现眼了!”

        战表情凝重,冷哼一声,“你,给我来吧。”

        “这么大一个家主,竟然想要蹭吃蹭喝,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脸。”

        战嘟囔道。

        那葛振川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

        老夫蹭吃蹭喝?

        这潼关城,就是我葛家的领地,老夫来这里,还需要给你们付费?

        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该死的葛长隆,城主之位,是能随便让出去的吗?

        还有那混蛋侯百东,老夫把你当朋友,你就这么来谋夺我葛家的领地?

        你这么说,问过伪神缙通吗?问过我葛振川吗?

        葛振川也不想跟一个小小的将领计较这些,太丢身份了!

        没搭理战,他跟着战来到了侯百东的居所。

        侯百东虽然被神兵天网困住,但是神兵天网肉眼不可见,在外人看来,他一切如常。

        “停,就在那里,别影响我铸兵。”

        在距离还有一丈远的时候,侯百东直接制止了葛振川的动作,再靠近,他就要发现神兵天网的存在了。

        “你这混蛋——”

        葛振川被气得老脸涨红。

        找老子借铸兵材料的时候,你可不是这口气!

        你这他娘的是典型地过河拆桥啊!

        “我说葛振川,不就是跟你借一些铸兵材料吗?我又不是还不起,你至于跑过来追债吗?”

        侯百东看了一眼葛振川,开口说道。

        “放你娘的狗屁!”

        葛振川没好气地骂道,“老夫是为了这来的吗?老夫是为了灵果来的!”

        “你这老东西跑到这里是做什么?灵果与你们天工阁没有关系!还有,那个叫吴宗铨的小子,跟你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自称潼关城的城主?天工阁阁主,什么时候有了亲传弟子?”

        葛振川一连抛出来好几个问题。

        他不承认周恕这个潼关城城主,没有他的任命,潼关城的城主,就是冒牌货!

        “首先,潼关城已经没有了,你现在所在的地方,虽然叫潼关城,但是跟你们葛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侯百东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呢,你要撒威风,可以去原来的潼关城,诺,不远,就在百里外。”

        “另外呢,阁主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亲传弟子,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做事,不需要向我交待。”

        “你跟我胡搅蛮缠?”

        葛振川皱起了眉头,“什么乱七八糟的新潼关城和旧潼关城,潼关城就是我葛家的领地,这是伪神缙通亲自下令册封的!”

        “我说葛振川,以前觉得你还挺聪明的,现在你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呢?”

        侯百东摇头晃脑地叹息道,“这天下,只有你家的城池能叫潼关城?我们就乐意把我们的地方叫做潼关城了,你管得着吗?”

        “你说吧,我们这个营地,跟你们葛家,跟伪神缙通,有什么关系?”

        侯百东指了指周围,“你们葛家建造的潼关城,已经毁于灵果诞生的异象当中,现在这个营地,是我们亲手建造起来的,你说,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这——”

        葛振川皱着眉头,“这些士兵,都是我潼关城的士兵,他们出力,就相当于我葛家出力!”

        “非也非也,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们就得好好地说道说道了。”

        侯百东开口说道,“灵果诞生的异象爆发之后,你们葛家的潼关城被卷入其中,城毁人亡,是我们,收留你潼关城的大军。”

        “我们天工阁管吃管喝地庇护了他们,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我们做一点事情很合理吧?”

        侯百东一本正经地说道。

        他心里也是暗自叹息,该死的吴宗铨,自己竟然要跟他同流合污。

        不过他也想看一看,周恕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你这是强词夺理!”

        葛振川皱着眉头说道。

        “我是在跟你讲道理,你要是觉得我哪里没道理,那你就说出来啊。”

        侯百东叹息道。

        “这里,是我葛家的地盘,我没同意你们在这里建造营地,你们就不能在这里建造营地!”

        葛振川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你这才说到点子上了。”

        侯百东点点头,说道,“这里确实是伪神缙通册封给你们葛家的领地,但是老葛啊,你觉得,那些来抢夺灵果的人,会因为这个,就止步不前吗?他们会承认,灵果诞生在你们葛家的地盘上,就归你们葛家所有吗?”

        “老葛啊,我们不是你的敌人,我们是在帮你啊。”

        侯百东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想想,灵果诞生在这里,不知道多少人会来抢夺,到时候乱战一起,别人会考虑这里是谁的地盘吗?不会,他们只会大打出手!”

        “到时候,你们葛家的地盘被打烂了也一点都不稀奇。”

        “我们现在在这里建造了新潼关城,给这些人一个休息的地方,顺便还能帮你们给他们一些约束,这对于及早解决灵果问题,大有帮助啊。”

        侯百东看着葛振川,一脸真诚地说道。

        葛振川眉头紧皱,侯百东说的东西,他听得迷迷糊糊,似乎很有道理,又似乎一点道理都没有。

        “你是代表天工阁说这些?”

        过了好一会儿,葛振川才沉声说道。

        “老侯,你觉得,你们葛家,有资格和天工阁对等谈话?”

        侯百东翻了个白眼,说道,“如果我真的代表天工阁来说话,那就不是跟你说了,起码得是伪神缙通出面才行。”

        “我现在是用老朋友的身份在跟你说。”

        侯百东继续说道,“这一次呢,在这里建造新潼关城,确实是我们阁主的亲传弟子主导的,不过这件事和天工阁没有关系,这么说吧,我们这些铸兵师呢,只是赚点外快,顺便帮你一个大忙,你能明白吗?”

        葛振川眉头紧皱,他明白了侯百东等人要做的事情,但是他不明白的是,堂堂天工阁阁主的亲传弟子,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有侯百东作证,葛振川对天工阁阁主亲传弟子的身份没有丝毫怀疑,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疑惑。

        天工阁阁主,那是和伪神地位相当的存在,他的亲传弟子,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完全可以和他葛振川平起平坐。

        这等身份,还用得着赚什么外快?

        他们这么做,有没有什么别的目的?

        葛振川这种身份的人,遇到事情,第一反应就会往深处去想。

        虽然侯百东说他们的举动与天工阁无关,但是葛振川怎么可能相信?

        一个天工阁第三副阁主,一个是天工阁阁主的亲传弟子,他们的一举一动,怎么可能完全与天工阁无关?

        葛振川现在在想,天工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老葛,如果你真的不同意我们在你的地盘上建造营地,那也没有关系,这座营地,我送给你了,只不过,你得答应,让我再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等我把神兵铸造完成之后再走。”

        侯百东继续开口说道。

        葛振川一愣,他还在考虑天工阁有什么阴谋,并没有打算真把侯百东他们赶走啊。

        说起来,这里虽然是葛家的地盘,但是他还能阻止那些前来抢夺灵果的人在这里安营扎寨?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好吧,人家本就是来抢东西,能听他的才怪呢。

        既然如此,天工阁要在这里建造营地,那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现在侯百东竟然开口要走,葛振川一时间有些不会了。

        说了这么多,你现在告诉我,你这就要走?

        既然要走,那你跟我说这么多干什么?耍我呢?

        “侯兄,我不是这个意思。”

        葛振川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侯百东毕竟是天工阁第三副阁主,他以后也少不了会有许多地方要求到对方。实在是犯不上在这种小事上面得罪他。

        “你要在这里建造营地,那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葛振川说道,“我把话放在这里,你愿意怎么建营地就怎么建,想占多大地方就占多大地方,我绝对没有意见。”

        “我就知道老葛你够义气。”

        侯百东笑道,“不过我刚刚的话不是跟你斗气,我是说真的,咱们这交情,我肯定是不会让你为难的,等我把神兵铸造成功,这处营地,我会把它送给你……”

        这是侯百东和周恕商量好的事情,这处临时的营地,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等他们的神兵城池建造成功之后,那才是真正的潼关城。

        “先不说那些。”

        葛振川摇摇头,继续道,“侯兄,你一直在这里,你知不知道,现在来抢夺灵果的人,来了多少人?”

        ……

        侯百东和葛振川窃窃私语之时,金魁也是来到了周恕的面前。

        “少阁主,按照现在的进度,最多再有两个月,神兵城池的各个部分就能够铸造完成了。”

        金魁有些激动地说道,“前提是不要有什么意外。”

        “但是我担心,葛振川已经来了,而且其他势力的人,也在陆续前来……”

        “没关系,侯百东应该能够说服葛振川,你要做的,就是保证铸造的进度就行了。”

        周恕沉声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的铸造进度虽然快,但是铸兵材料的消耗也是极快,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现有的铸兵材料,不足以将整座城铸造完成,我大致估计了一下,潼关城的城墙,应该是铸造不成的。”

        金魁说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金魁已经取得了周恕一部分的信任,现在金魁几乎是相当于周恕的副手了。

        当然,如今周恕手下只有两个铸兵师,一个侯百东是阶下之囚,也就只有一个金魁可用,周恕不信任他也没有办法。

        “城墙的事情我自有打算。”

        周恕平静地说道。

        他当然不会告诉金魁,潼关城的城墙,他是准备用元始来铸造的。

        那才是整座潼关城最核心的地方。

        而那,周恕不会让任何人插手,他会自己亲手铸造。

        “还有一件事情。”

        金魁拍了拍额头,这么多事情,他也是忙得焦头烂额,脑子都有些不灵光了。

        “阁里传信问我了,少阁主你的事情,已经传回去了,老大他们希望少阁主你能抽个之间回阁里一趟。”

        金魁开口说道。

        金魁口中的老大,是天工阁排名第一的副阁主,是天工阁如今实际上的控制人。

        天工阁八大副阁主分成两类,一个是第一副阁主,另外一个是其他。

        天工阁阁主不在的时候,第一副阁主,就是天工阁的代表,天工阁的一应事项,都是由他来做主的。

        “回头再说。”

        周恕摇摇头,说道。

        去天工阁?

        别开玩笑了!

        他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好不好?

        真要是去了天工阁,绝对很容易就会被人拆穿,到时候,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回头等潼关城铸造完成,周恕会找个机会让吴宗铨这个身份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世间。

        到时候,管他们怎么想呢,反正和他没有关系。

        “我也是这么想的。”

        金魁点点头,说道,“等我们在这里做出点成绩,到时候少阁主你回去,老大他们就没有话说了。”

        “现在就这么回去,少阁主你也少不了会吃一些挂落。”

        周恕点点头,金魁自己脑补出来理由正好,也不用他再找借口了。

        “你明白就行,我们这里的情况,不要让阁里知道。”周恕开口说道,“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到时候,就没有惊喜了。”

        “放心。”

        金魁点头说道,“我的嘴是最严的,绝对不会让阁里了解到这里的真实情况。”

        他拍着胸脯保证道。

        “不过少阁主,我担心阁里会派人前来,毕竟少阁主你身份特殊,阁主又很久不曾现身,老大派人前来确定少阁主你的身份,也是正常的事情。”

        金魁说道。

        “有没有办法不让他们来?”

        周恕沉吟道。

        “除非阁主下令……”

        金魁思索道。

        “那好,我记得你身边有个天尊护卫对吧。”

        周恕思索了片刻,开口道,“让他跑一趟,我会给他一个阁主的信物,让他去告诉阁里,不要插手这里的事情。”

        “啊?”

        金魁一脸震惊,阁主真的在这里?

        “别啊了。”

        周恕摆摆手,“这是一件元始神兵,足够代表阁主的身份了,你让你的护卫手持此兵,去阁里走一趟吧。”

        周恕手腕一翻,随手丢出一把长刀。

        金魁手忙脚乱地接住,纵然是他的身份,一时间也是有些手足无措。

        元始神兵?

        就这么随随便便地交给他了?

        这可是元始神兵啊!

        金魁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也能触碰到元始神兵!

        “少阁主——这——”

        金魁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什么这,一个信物而已,不是给你的,快去快回,不要丢了,真要是把元始神兵丢了,我可是承担不起。”

        周恕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别愣着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