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救命!我真的吃不下了在线阅读 - 第294章:锦衣夜行

第294章:锦衣夜行

        堪舆师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就按住了胸口。

        再看看时阅川那张光风霁月如同谪仙般的脸,心痛极了:

        “你这……你这真是为了五斗米折腰啊!”

        他也厚道,没说出什么吃软饭的话来。

        时阅川如今早已练出来了,正打算脸皮颇厚的承认下来,却见白麓握着锄头,悠悠的问:

        “那您这3000两的设计费拿在手里舒服吗?”

        堪舆师瞬间沉默。

        而后一指那挖开的豁口:“天衍四九,    大道为一,此处缺陷正正契合天地之道,简直是鬼斧神工,再恰当不过了!”

        再对白麓一拱手:“白姑娘,请将此处再挖的深一些,我这就描线,安排他们开凿埋砖,    只等管道烧制成功。”

        白麓也微笑:“不愧是时阅川的朋友,办事真妥帖。”

        三人相视一笑,    仿佛自有一份惺惺相惜。

        ……

        谢婆婆一直等到吃午饭,白麓三人才说笑着从山上下来。

        堪舆师仍在不住点头:

        “想我当初还觉得白姑娘花钱无度,过于柔善,如今瞧这些短工们的伙食,才晓得是我小看姑娘了。”

        白麓:“啊?”

        只见堪舆师一脸“我懂”的表情。

        “我刚来时,便听姑娘说这些人干活不易,要多采购些肉补一补,心中还略有些发愁。”

        “后来才发现,姑娘仁厚,却并不过分心软。瞧这伙食,粗粮米面菜蔬随意吃,已然是相当厚道了。”

        “若是餐餐有肉,    待遇太好,可叫城中人怎么自处呢?咱们初来乍到,还是要站稳脚跟,再图以后。”

        “且日子太好,对于这些短工们来说,升米恩斗米仇,得来的太容易,他们反而要想尽办法拖延工时了。”

        “如今这样的餐饭,我觉得就正正好。”

        “又厚道又妥帖。”

        “后来又听白姑娘吩咐说每月杀一头猪,这才是神来之笔!我瞧着格外振奋人心,这些短工们干活从未如此积极过。”

        堪舆师这辈子也是辗转许多工地的,甭管是哪里的工程,干活时请来的这些工人们,可都没有这样高效率过。

        一切只因为吃能吃饱,且伙食还不错,加上每月一次的荤菜,激励着大家。

        白麓迷茫的眨了眨眼。

        再看时阅川,确见他也是一脸“就是这么回事”:

        “阿麓本就是有这样的品格。”

        “什么品格?”

        白麓凑过去低声问道。

        时阅川面不改色,嘴唇蠕动的弧度都很小,声音也压成一条线:“就是没有过分心软的好品格。”

        白麓:???

        说的这是什么鬼话?

        她又不是黑心工地老板,放点肉都不舍得?

        只不过关键如今牲畜养殖还没有规模化,又赶上灵潮,偶尔吃些也就罢了,    真要天天吃,整个帝都内外城——买不到啊!

        粮食同上。

        再有一个原因——

        “我那是怕他们从前没吃油水,    如今突然上荤菜,万一集体拉肚子,一不小心被传个痢疾瘟疫之类的流言,我这工程还干不干了?”

        堪舆师:……

        时阅川轻咳一声:“阿麓,咱们心里明白就行,不必说出来。”

        然而这回堪舆师可机灵多了!

        只见他一拍荷包:“不必多说,时兄,白姑娘,咱们自己人,我懂。”

        ……

        而就在这时,苦等多时的谢婆婆终于也见着了她。

        “阿麓!”

        谢婆婆越等越是心里没底儿——陈翠娘这样的女人成了家,一门心思全在男人身上,万一要冲着阿麓拿好处怎么办?

        她这找男人倒是眼光不错,父子俩都是实诚人,可再实诚也架不住人的贪心啊。

        因此一见白麓,她立刻便将陈翠娘的消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阿麓,你还是想个法子,别让她在这里做工,省得改日见到了多生麻烦。”

        然而白麓却是突然兴奋!

        “婆婆,你的意思是,她在我的地盘给我干活,累死累活,还要看到我如今的发达?”

        还有这种好事?!

        自己送上门来被打脸?

        这是什么爽文节奏!

        白麓激动的不行:“不,婆婆,不必拦着,顺其自然就好!就让她好好在这里给我打工,干辛苦的活,挣辛苦的钱。”

        想了一想,如今哪怕缝缝补补也要从早做到晚颈椎病节奏,确实没什么轻松的活儿。

        而陈翠娘那人呢?

        女儿几岁时就学会支使她干活了,后来更是只在家里做个饭绣個花,哪里还有什么别的技能呢?

        在这个工地,多合适啊!

        白麓心中着实欢喜:“哎呀,这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我老早就想炫耀出去了!”

        “区区一个陈……咳我娘,她女儿不是死了吗?关我白麓什么事?”

        “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有钱老板罢了!”

        “婆婆,劳您操心了,不用管她!”

        谢婆婆目瞪口呆。

        她是晓得阿麓挨打之后离经叛道了些,可万万没想到,如今这姑娘主心骨这么正呢?!

        不过转念一想——确实啊!

        想想陈翠娘累死累活得干着活挣着钱,有一天突然发现主家是自己女儿——

        哎呦喂,这比那戏文还精彩呢!

        心里头也确实怪爽快的!

        再一个,她不是天天说自己的女儿被酒鬼丈夫打死了吗?

        既是如此,如今干嘛又来碰瓷儿人家这有钱老板呢?

        说出来也没人信吧!

        谢婆婆高兴极了,直接解除了一个心头大患,不过还是嘱咐:

        “阿麓,我瞧这家那孩子倒是心明眼亮的,你若是不计较他们,也别刻意苛待了,回头我再点他两句。”

        “你放心,你娘这一辈子劳碌命,她享不了几个福!”

        白麓本也没什么牵挂,哪有功夫去找人家茬呢?

        只心中蠢蠢欲动:“婆婆,照你这么说,你得给人家寻摸一个泼辣些的媳妇,说话噎人一点更好!”

        谢婆婆失笑:“你还能比我更会做媒呢?放心吧,我瞧这家那小野说话就挺噎人的了,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放心吧!”

        嗯,要这么算,自个儿倒还真认识这么样的一个姑娘!

        她心里头急急的,恨不得回去就把事定下来。但来都来了,此刻只看着这满场闹哄哄的建筑环境,指了指边上那个已经打好地基的大宅院:

        “那处是打算做什么的?”

        白麓看了看:“啊,那个是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