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叔离婚请签字在线阅读 - 第373章 我的恋恋,能活着回来吗

第373章 我的恋恋,能活着回来吗

        晚上八点,唐以宁带着儿子赶回来直接就进了叶声声的家。

        但客厅里,只坐着叶彻抱着孩子,奶妈在旁边守着。

        没看到声声跟她说的那个小女孩,唐以宁走向叶彻问:

        “声声呢?”

        “她在楼上给小孩子换衣服。”

        声声让人送了几套小孩子的衣裙过来,现在正带着那孩子在房间换。

        虽然声声也给他解释了小女孩是谁。

        可叶彻总觉得声声太过多管闲事。

        一个跟她不熟的别人家的小孩,她竟是因为不放心小孩一个人在家,就把人带到家里来。

        要是别人家的小孩在他们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他们是要负责的。

        这么多年了,声声怎么就是改不掉她那喜欢管别人闲事的坏毛病。

        唐以宁示意身边的儿子。

        “小北,跟叶叔叔先待着,妈妈上楼看看。”

        唐小北点头,朝着叶彻走过去。

        自从小恋恋出事后,他就非常的寡言少语。

        除了拍戏,连面对自己的母亲跟舅舅他都不爱说话。

        这会儿也是,他走向叶彻的时候也没开口喊他,就坐在旁边低着头。

        唐以宁刚上楼,就看到声声牵着一个小女孩从房间里走出来。

        她望着那个小女孩,眼前一亮。

        确实是个长相极佳的孩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演戏的天赋。

        “声声……”

        唐以宁笑着出声。

        叶声声看到是以宁姐来了,低头对着身边的小孩子道:

        “小柚子,这个是唐阿姨,喊唐阿姨。”

        小柚子马上乖巧地喊道:“唐阿姨好,我叫云西柚。”

        唐以宁蹲下身拉过孩子上下打量,外形实在太符合他们现在要找的小女主角了。

        这长相,灵气动人,尤其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

        起身看向叶声声,唐以宁问她: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身边有朋友的孩子是这般大的?”

        叶声声道:“这事儿我回头跟你说,我们先下楼去吧。”

        看向身边的孩子,叶声声示意她。

        “走吧小柚子,阿姨带你下楼见一个帅气的小哥哥。”

        “好。”

        三人下楼来,看向客厅方向。

        叶声声指着叶彻旁边的唐小北,跟身边的小柚子说:

        “喽,那个就是我跟你说的小北哥哥。”

        小柚子抬眼看过去。

        真的有个穿着干净,长相特别好看的小哥哥。

        只是小哥哥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她脱开阿姨的手,径直朝着那个小哥哥走去。

        站在小哥哥面前,小柚子主动朝他伸出手,声音甜甜地喊:

        “哥哥你好呀,我是小柚子,很高兴认识哥哥。”

        唐小北掀起眼皮看了身边的小女孩一眼。

        也只是一眼,他就避开目光,继续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闷不作声。

        唐以宁走过来教育儿子。

        “小北,柚子妹妹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人。”

        唐小北这才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女孩。

        下一秒,他生气地对着妈妈喊:

        “她才不是我妹妹,我只有恋恋一个妹妹。”

        再看向小柚子,他毫不客气地凶道:

        “你给我走开,别叫我哥哥,我不是你哥哥,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回哪儿去。”

        头一次主动跟小哥哥说话,被拒绝不说,还被凶了。

        小柚子忽然有些伤心,可怜巴巴地缩回手低头站在那儿,不敢吭声了。

        “小北。”

        唐以宁很生气,对着儿子凶了起来。

        “你怎么说话的,十来岁的人了还不懂事是吧?”

        叶声声也忙上前拉过小柚子抱在怀里,好声哄着:

        “小柚子别难过,小北哥哥跟你开玩笑呢,别在意好不好?”

        小柚子点着脑袋,懂事道:

        “阿姨我不难过,阿姨我现在可以去写作业了吗?”

        “好,阿姨带你去写作业。”

        生怕孩子多心,叶声声忙牵着她去餐厅那边坐着写作业。

        唐以宁靠近儿子,压低声音教育道:

        “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之前妈妈怎么跟你说的。”

        “我有说错什么吗?”

        唐小北红着眼睛迎上妈妈的目光,生气道:

        “我就是不喜欢别人,我就是想我的小恋恋妹妹,你们不让我在声声阿姨面前提,我不提就是了。

        可是你们也别想带个跟小恋恋妹妹一般大的人来讨好我,我不会喜欢她的。”

        “谁说我们带别的妹妹来讨好你了,你不喜欢别人,别人还不喜欢你呢,回家写作业去。”

        真生儿子的气,唐以宁对着他呵斥。

        唐小北也不想留下,起身夺门而出。

        见儿子走了,唐以宁方才看向餐厅方向的声声跟那个孩子。

        再看向面前的叶彻,她坐下问:

        “你知道这个小女孩的父母是谁吗?”

        叶彻全程没说一句话。

        原因是声声还在跟他赌气,他不敢再惹她,便就一直保持沉默。

        这会儿唐以宁问他,他才出声道:

        “不过是新城小区的那边一个不怎么熟悉的邻居家的孩子而已。”

        唐以宁皱眉,“不怎么熟悉的邻居家的孩子,会让声声带过来?”

        “谁知道呢。”

        叶彻也看向餐厅方向。

        见声声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却陪着别人家的孩子在写作业,他是很在意的。

        甚至没办法理解她的行为。

        明明跟那个邻居不熟,但却帮他带孩子。

        想到那个邻居他在地下车库也见过,生得过于英俊好看,他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

        “我去问问她。”

        唐以宁起身朝餐厅里的两个人走过去。

        她把声声叫到一边,悄悄问她:

        “这不熟悉的邻居家的孩子,你干嘛带回来啊?你没看到叶彻有些不高兴吗。”

        她知道的,叶彻看到那般大的小女孩,肯定会想到恋恋。

        恋恋是他心里的痛啊。

        本来就无法忘记,无法从愧疚中走出来,这会儿声声又带个跟恋恋一般大的小女孩回来。

        这会让叶彻心里更难受的。

        听了以宁姐的话,叶声声往客厅方向看了一眼。

        见那个男人抱着儿子确实一脸不高兴,她收回目光又看向餐厅正在埋头写作业的孩子。

        “我知道管别人的闲事不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得知她一个人在家,我就莫名地很担心。

        我害怕她出事,实在放心不下我才接过来的。”

        唐以宁还是不能理解。

        “别人家的孩子你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你就不怕你带她出来,她出什么意外她的父母来找你算账吗?”

        声声明明不记得以前的事,不记得小恋恋的。

        为什么她潜意识里,对跟恋恋一般大的孩子这么上心。

        会不会因为有那个小女孩的缘故,声声慢慢地就会想起来恋恋的事?

        这样不行啊。

        声声要是想起恋恋,她会疯的吧。

        想想之前她知道恋恋离开的状态,要不是慕容起催眠她,真的谁都救不了她。

        “这孩子聪明懂事,只要在我的眼皮底下她就不会出事。”

        叶声声垂下眼眸,叹气道:

        “你们怪我多管闲事也好,莫名其妙帮别人带孩子也罢,反正孩子现在在我身边,我就一定会照看好她。”

        “那你跟叶彻好好谈吧,他挺在意你这么做的。”

        丢下一句,唐以宁朝着小柚子走过去。

        叶声声再看向客厅里抱着儿子的男人。

        她听以宁姐的话,朝他走过去。

        挨着叶彻坐下,她一边逗着襁褓中的孩子,一边道:

        “你也不能理解我把别人的孩子带回来,对吗?”

        叶彻紧盯着她,答非所问:

        “你这么做的目的,只是单纯地担心这孩子?”

        叶声声迎上他的目光,“你以为呢?”

        “没有别的想法?”

        他指的是孩子的父亲。

        不能怪他多想,毕竟现在的声声对他没感情。

        说不定她见那孩子的父亲生得年轻帅气,起了别的心思也不一定。

        “我能有什么别的想法?”

        叶声声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叶彻不跟她争辩这事儿。

        或许就只是他多想了吧。

        他尽可能压低声音,劝道:

        “明天一早把孩子送回去可以吗?以后我们不住那里,看不见也就不会担心了。”

        叶声声,“……”

        明天就送回去?

        小柚子的父亲说,他忙完一个星期才有空接孩子。

        那送回去小柚子岂不是要自己度过一个星期。

        叶声声觉得自己还是不放心,拒绝道:

        “明天不行。”

        “为什么?”

        “我得等她父亲自己来接。”

        听到这话叶彻心里忽然一阵酸楚涌来,不爽极了。

        “你是想让她父亲欠你一个人情吗?”

        然后好由此结识,为以后打下基础。

        叶声声实在听不懂他的话,辩解道:

        “什么欠我人情,我是考虑孩子的安全问题,她爸要一个星期才回家,送她回去她就得一个人待在家里。

        你说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一个人在家,你放心吗?”

        “可那是别人家的孩子。”

        叶彻压低声音提醒。

        就生怕餐厅那边的孩子听见,心里会多想。

        叶声声见这男人是真生气了,她忽然欲言又止。

        她当然知道那是别人家的孩子。

        她也知道她不该多管闲事。

        可她就是放心不下啊。

        她也讨厌死自己的这种烂好心了。

        “声声,你要是喜欢女儿,那我们就再生一个。

        但是……

        你不要把别人的孩子留在身边,好吗?”

        叶彻在恳求她。

        他们的恋恋,是无人能替代的。

        尤其看着跟恋恋一般大的小女孩,他就会想起恋恋出事那天发生的事。

        她还那么小,却承受了她本不该承受的一切。

        他这个做父亲的命是捡回来了,可是他的女儿没回来。

        这是他一辈子的痛。

        声声要是一直把别人的孩子留在身边,他就会天天痛。

        天天想到女儿在哪儿,她是不是已经去了天堂。

        她走的时候浑身是伤,应该很痛很痛吧。

        她在天上应该也会想爸爸妈妈吧。

        要是看到爸爸妈妈身边有了别的小女孩,她该有多伤心啊。

        叶声声坚持,“我就留她在我身边一个星期,可以吗?”

        叶彻拒绝。

        “你跟她待在一起越久,感情就会越深,到时候她一有事你就去找她,更没办法跟她撇清。

        就明天一早,把她送回去。”

        见叶彻态度坚决,叶声声也不爽了。

        “你凭什么教我做事?你是我的谁啊?你不是回公司当你的总裁去了吗?

        管好你的公司就好,我做什么不需要你的同意。”

        她抱过儿子递给奶妈,“带着小团子去休息吧。”

        奶妈抱过孩子赶忙离开。

        叶声声不想再搭理身边的男人,去餐厅陪小柚子。

        叶彻望着她的背影,心口狠狠一扯。

        他是没资格管声声做什么。

        要怪就怪他自己没能力把女儿救回来。

        怪他害死了女儿。

        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回到声声身边,左右她的自由。

        心里真的好难受。

        难受的让他没办法正常呼吸。

        起身来,叶彻一声不吭朝着大门口走。

        唐以宁见他要离开,示意身边的叶声声。

        “声声你跟他说了什么?大晚上的他怎么还出去啊?”

        叶声声也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

        见叶彻关门走了,她不痛快的回了一句:

        “他爱走不走。”

        小柚子停下写作业的动作,抬头看向叶声声低低地问出声来:

        “阿姨,柚柚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呀?要不你送我回去吧,我不想让阿姨因为我跟叔叔吵架。”

        虽然她刚才没听到叔叔阿姨在说什么。

        但是见叔叔阿姨脸色都不好,她能猜得出来的。

        自从叔叔回来后,也没怎么跟她说话。

        不像阿姨这般喜欢她。

        她知道,叔叔不喜欢她,那个叫小北的哥哥也不喜欢她。

        她突然就不想留在这里了。

        可她越是这么懂事,叶声声就越心疼她。

        “你不要胡思乱想,阿姨喜欢你,你就该出现在这里。

        再说,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你跟别人吵架呢。”

        她抬手揉揉孩子的小脑袋。

        “快写作业吧,你就安心住下来,等到你爸爸忙完来接你为止。”

        小柚子不得已点头答应。

        旁边的唐以宁也无法理解声声的作为,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道:

        “那声声,我先过去监督小北写作业。”

        “好。”

        刚出门的唐以宁见叶彻驱车要离开,她忙走到车窗边问他。

        “你去哪儿啊?生声声的气了?”

        叶彻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双眼赤红。

        “我不是生她的气,我只是没办法原谅我自己,如果我当初有点责任心,我的恋恋就不会出事。”

        想起他那可怜的女儿,他又没忍住让泪湿了眼。

        “以宁,你说我的恋恋,她能像我一样,奇迹般的活着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