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禁欲大佬他沦陷了在线阅读 - 第398章 她不爱聿执,她只想报仇

第398章 她不爱聿执,她只想报仇

        聿执进来的时候,见许言倾在沙发上坐着,聿漪也在。

        他走了过去,一只手掌按在许言倾肩膀处,很自然地挨着她坐下来。

        “晚饭吃过了吗?”

        “嗯。”许言倾扫了眼那个垃圾桶,里面塞满了她包的饺子。从剁馅到擀皮,手到现在还痛着。

        聿执手指在她脸上轻抚,像逗小猫似的,“看着不大高兴。”

        聿漪实在看不得自己弟弟这副模样,一脸不值钱的样子。

        “我刚拿了些上好的燕窝过来,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少吃不值钱的玩意。”

        聿执听着,她话里话外像是藏着什么讯息。

        “什么东西不值钱,比如呢?”

        聿漪唇角含了抹笑,似有深意地睇了眼许言倾。

        “比如包子啊,饺子啊……你打小就不怎么喜欢吃,我们家里也不经常给你吃这种。”

        这话,很显然是说给许言倾听的。

        聿执轻握住她的手,“你前两天说的那个电影,我找到了原声碟,要一起看吗?”

        许言倾知道,聿家的人不肯接受她。

        但不接受就不接受呗,并不代表着聿漪能这样羞辱别人。

        许言倾没有回答聿执的话,却是抬头看了眼聿漪。

        “姐姐,难道食物还分贵贱吗?就跟人一样是不是?你把燕窝当粥吃,你就高人一等?”

        聿漪没想到许言倾居然会有这样的态度,明明上次她灰溜溜地走了,难不成这次还敢拆穿她不成?

        “许小姐别误会啊,我可没扯到人身上,我就说我弟弟吃惯了好东西而已……”

        聿漪想着,许言倾肯定是忌惮她的,毕竟她想进聿家的门,她怎么都不敢得罪她吧?

        但聿漪眼前的身影突然站了起来,许言倾走到垃圾桶的面前,将丢在里面的袋子跟盒子全部拿出来。

        饺子已经软塌塌地挤在了一起,都挤坏了。

        她从垃圾桶内拿出两个,将它们摆回盒子内。

        聿漪睨了眼聿执的脸色,见他一张面孔沉窒到极点。

        “怎么回事?”

        无人回答。

        聿执起身时,周身的凛冽之气似乎割到了人,他走到许言倾的身边,攥住她一只手臂,想将她拉起来。

        “别捡了。”

        许言倾手里还抓着两只,馅都掉出来了,她眼神有些委屈,蹲在那,就这么盯着聿执看,“可是多浪费啊。”

        “你拿过来的吗?”

        “嗯,洗洗弄弄花了半天时间呢。”

        聿执蹲到她身边,这才看到垃圾桶内装了很多。

        “谁干的?”这问题,问得有点多余。

        “姐姐应该也是不小心的,算了,我改天再包吧。”

        聿漪听得心里痒痒的,要不是聿执在,她恨不得让人撕烂了许言倾的嘴。

        “不小心?”不小心能掉得一个都不剩吗?

        聿执将垃圾袋整个拎起来,似乎是新换的,除了那些饺子之外,没有旁的东西。

        “没事,直接冰起来,明天我当早饭吃。”

        许言倾见他站起身,喊了佣人过来,将手里的垃圾袋直接递给她。

        聿漪见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她方才做过什么,已经一目了然了。“不就是几个饺子,你要喜欢,我改天搬一箱给你。”

        “你走吧。”

        “什么?”聿漪的语调不可抑制地往上拔。

        “以后也别给我送这送那的,我这儿什么都不缺,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跟你说过的话?上次姐夫的那一巴掌,还不够是吗?”

        这简直没给聿漪一点脸。

        许言倾听到巴掌两个字,也多看了她两眼。

        聿漪牙关咬下去时,仿佛能听到牙齿打架的声音。

        聿执喊了佣人出来,“把刚才那些燕窝拿过来,让她带回去。”

        “聿执,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嫌你手伸太长的意思。”

        聿漪被气得脑子发懵,说话自然不会太好听。

        “也就你自己觉得这女人有多喜欢你,你问问别人,哪个不知道她另有所图?”

        有时候污蔑别人,只需要靠一张嘴。

        许言倾往聿漪面前站了步,“你说说,我图什么?”

        “倾倾……”聿执知道她接受不了这样的话,想将她拉回来,“我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这还需要说吗?你不爱聿执,你八成是为了给你妹妹报仇……”

        “住口!”聿执怒斥出声,他发了火,“回你自己家去!”

        聿漪一怔。

        许言倾盯住了聿漪那张错愕的脸,“我就是喜欢他,才和他在一起的,没有一点别的原因。”

        聿执也搞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会说许言倾从来都不爱他,难道真的是旁观者清吗?

        聿漪一气之下,拿了包就离开了。

        许言倾盯着聿漪的背影望去,她只是想让她明白,她要真想和聿漪作对,聿执大半是会站在她这边的。

        她就想简简单单和聿执谈场恋爱,怎么就这么难呢?

        聿漪回到车上后,抬头望了眼别墅方向,她手重重地敲在方向盘上。

        确实,只要有许言倾在聿执的身边,就连她的日子都会很难过。

        翌日。

        黄顶总算把许言倾拉去了喝酒,还专门挑了豪门会所这个地方。

        “姐妹,宗觞死后,你表现得太平静了,有什么情绪你都要释放出去,这才说明这件事真正过去了。”

        黄顶想让她彻彻底底从以前的噩梦中走出来。

        “来,喝酒!”

        方妙彤知道她来了,抽空也来说了会话,但很快就被叫走了。

        许言倾一边喝着酒,一边同黄顶吐露真言,“顶顶,我不是不想庆祝,我总觉得像做梦,宗觞死的太突然……”

        可能是幸福来得太快,就忍不住去怀疑它的真实性了。

        许言倾喝多后,黄顶不敢把她送回家,就干脆将她丢到锦绣天第去了。

        聿执将她接在手里,闻到了满身酒气。

        “怎么喝这么多酒?”

        黄顶生怕被聿小爷误会,可别以为他是个狐朋狗友。

        “我们为了宗觞的事,出去庆祝庆祝……”

        聿执剜了他一眼,吓得黄顶落荒而逃了。

        许言倾攀在聿执的身上,被他带到楼上,她醉意熏熏的,说话时舌头发软,话语打了结一样。

        “我高兴呀,确实高兴,顶顶说得没错,要释放……”

        聿执将她放到了床上,帮她脱衣服,“释放什么?”

        许言倾竖起两根手指头,将其中一根指头往下按。

        “我最恨的两个人,一个……已经死了,我开心,好开心好开心。”

        一个?

        聿执握住了许言倾的另一根手指,“还有一个,是谁?”

        他问完这话,语气有些轻颤,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