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血手玛丽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加布里埃尔的联络

第三百二十四章:加布里埃尔的联络

        “怎么你会想着来这里参加会议?”

        玛丽和薇薇坐在距离那个会议室有一小段距离的房间中聊天。

        这是龙给两人安排的空间,开会之前会议室不能坐人。会议马上开始,龙现在去协调各方代表了,玛丽和薇薇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

        “龙先生告诉我,战争一触即发,现在已经到了翻牌的时候了。”

        薇薇笑着说道:“正因如此,我才会来参加这次会议。”

        “我要帮革命军造势,让革命军成为沙漠联合的官方力量,有与世界政府抗衡的名义。”

        “两个同为世界联盟的庞然大物手下的军队碰撞,和革命军反对世界政府是两个性质的问题。”

        “原来如此……”玛丽沉思道,“最后的决战即将开始吗……”

        “是的,龙先生是这么和我们说的。如今海贼之乱已经平息,世界开始安定。如今是最好的时候,世界政府的力量在大海贼时代遭到了极大损耗,而玛丽阁下在海军中的声望也已经达到了鼎盛。”

        “此时不战,一旦拖延下去,局势就会往世界政府方向倒转。和平的局势有利于处于明面上的势力发展,若是长期维持这种状况,没有了海贼掣肘,世界政府就可以把未来的重心往革命军方向倾斜。”

        “而cp的渗透能力也防不胜防,一旦在革命军起势之前,沙漠联合、革命军、埃德维德圣三者之间的合作被发现,事情就会不堪设想。”

        “因此,我们必须抓住这个唯一的空窗期,向世界政府发起攻击。这是革命军成立以来最好的一次机会。也许,这也是改变世界的唯一机会。”

        “喂,薇薇……”

        就在薇薇滔滔不绝地叙述时,玛丽愣愣地打断了薇薇。

        薇薇疑惑地抬头看向玛丽。

        “怎么了,玛丽阁下?”

        “你现在成长了好多啊……”玛丽上下打量着薇薇,“居然能说的这么头头是道,我都有点不认识你了。”

        “哈哈……”薇薇不好意思地低头,“毕竟也当了一个联合的主席这么久了,当然也有了一点政治经验了。”

        “这可不是一点。”

        玛丽诧异地说道:“论战略眼光,现在的我不如你了。”

        “……唔,恐怕从一开始就不如你吧。我只是单纯的能打而已。”

        “咳。”

        玛丽尴尬地摇了摇头,随后认真地问道:

        “不过薇薇,我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你。”

        “请说。”

        “沙漠联合成立至今不过区区半年多不到一年。你对于联合成员的掌握是否强硬?要知道沙漠联合的不少成员国同时也是世界政府的成员国。”

        “当然。”

        薇薇点了点头,“沙漠联合在半年多的时间中多次出兵保护其他非成员国,在世界上名声显着。”

        “而在龙先生的帮助下,革命军也时常会以沙漠联合的名义对于成员国无偿进行保护。”

        “革命军的战斗能力虽然无法媲美海军本部,但在外行动的部队却能不分伯仲。绝大多数成员国都相信沙漠联合拥有足以与世界政府分庭抗争的实力。”

        “联合部队和革命军为沙漠联合提供了足够的军事力量,而沙漠联合不向成员国征收重税,对于绝大多数国家来说都是好事。”

        “不管是残暴的统治者,还是温和的统治者,他们都更倾向征税较少的沙漠联合。营求民心这件事,我早在联合建立之初就开始准备了。”

        “一旦开战,我不能保证所有成员国都会站在我们这一方,但我可以保证,绝大多数成员国会呈现一种暧昧的状态,既不会帮助沙漠联合也不会帮助世界政府。”

        “而以半年的成绩与八百年的巨腕博弈,这已经是极限了。”

        “空,空……”

        玛丽微微叩动着自己面前的桌子,而薇薇也不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玛丽。

        许久后,玛丽才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然后身体朝后一仰,躺在了椅背上。

        “啊,够了,我不想了。我的脑子就不适合想这些。”

        “反正薇薇,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有人阻挠你了,告诉我,我去帮你揍他。我也就只能帮你做这个了。”

        “那就谢谢玛丽阁下的。”

        薇薇歪了歪脑袋。

        “都说了,叫我玛丽就好。”

        玛丽拍了拍脑袋,下一刻,电话虫响起。

        “嗯?”

        她眉头一挑,站起身来,走向门外。

        “我去接个电话。”

        “好。”

        玛丽推开门的同时,龙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和她擦肩而过。

        他看着远去的玛丽,疑惑地回过头来,顺手关上了门。

        “她这是去干嘛?”

        “有人电话找她。”

        薇薇笑了笑,随后微正脸色。

        “龙先生,您已经把事务处理好了吗?”

        “啊,一会萨博会引导入场,基本的准备我已经做完了。”

        说罢,龙坐在薇薇边上。

        “革命军能在这个时候拥有对世界政府宣战的力量,薇薇阁下,你功不可没。”

        “过奖了。”

        “这一点也不为过。”

        龙摇了摇头。

        这半年来,革命军的每一个突破性发展背后,都有薇薇的身影。革命军的人数指数性膨胀,也是靠薇薇以沙漠联合的幌子蒙蔽了世界政府的耳目。

        经济腾飞,信息交流,思想传播,借助沙漠联合这个载体,革命军整体实现了大腾飞。

        而这一切绝非毫无代价,薇薇时常工作到深夜的事情,龙也略有耳闻。实际上,薇薇勤政并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是关注时事一些的领导者都知道。

        也正因此,一个同样的疑问也萦绕在每一个了解薇薇的人心头。

        “薇薇。”龙抿嘴问道,“你为什么要如此拼命呢?甚至赌上了自己的性命。”

        “这一战要是败了,你也会万劫不复的。”

        龙眯起眼睛:“我知道,玛丽曾经解放过阿拉巴斯坦,你自然会因为阿拉巴斯坦而帮助玛丽。但你这么做某种程度上,也是在给阿拉巴斯坦,不是吗?”

        “……”

        听到龙这么说,薇薇沉默了。

        许久以后,她才摇了摇头笑笑。

        “龙先生,我最早的确是希望帮助玛丽,才建立了沙漠联合,希望可以帮助玛丽阁下建立她梦想中的世界。”

        “但是执政了一段时间,了解了世界之后,我的心态与当初自然也有所不同了。”

        “我一样要帮助玛丽,但是理由和当时已经有所不同了。”

        “噢?具体说说看?”

        龙饶有兴致地询问道。

        薇薇轻轻地将手合在了一起。

        “龙先生,你觉得玛丽是一个怎样的人?”

        “……很复杂。”龙稍作思考就回答道,“但总体而言,她是个总是做出出人预料事情的人。”

        “没错,她是个会让人吃惊的人。”薇薇点头,“就像我最开始遇到她时那样。”

        “原本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居然能有那样的力量,而她所说的那一番话更是激发了我的斗志。”

        “我当时就想,啊,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有这样一个超乎常理,但所作所为又是理所当然的人。”

        “龙先生,这个世界需要这样的人。”

        “需要这样的人……”龙半眯起眼睛。

        “她……的确可以带来变化。”

        薇薇低眉看着桌面,语气舒缓。

        “她的选择几乎没有出过错,即使偶尔失误,也并不意外。毕竟说到底,她也是血肉之躯。”

        “也许她并不能代表完美的正义,但现在看到她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我深信她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更适合代表【正义】。”

        “她是我的主心骨,而她有能力,也有必要成为更多人的主心骨。”

        “她能带动大多数人前进,而我们也可以给予她足够的力量,让她的前方永无障碍。”

        “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我要做的事情。”

        薇薇深深地看着龙:

        “让她贯彻她的正义,解放越来越多的【阿拉巴斯坦】,为所有人,也为她自己,建设一个【正义】的世界。”

        “……”

        龙深吸一口气,轻轻抚掌。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他看着目光决然的薇薇,忍不住感慨道:

        “你和玛丽,真是新时代的一对绝代双娇。”

        龙深深地看着薇薇。

        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玛丽的帮助反倒在其次。

        她这样的性格,即便没有玛丽,也会遇到其他人。

        而如今她一个没有太多实力的弱女子,能和自己谈笑风生,考的是她自己的政腕啊。

        ……

        走上了天台,玛丽才接通了电话。

        知道她电话的人很少,因此玛丽接电话都得避开其他人。她现在可以说是处在一个夹缝中间的位置,稍有不慎都相当危险。

        电话虫变化片刻,一个打扮得和黑玛丽相当相似的电话虫模样出现。

        “冕下。”

        “嗯?”

        玛丽一听这个称呼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加布里埃尔?现在找我有事吗?我现在正在龙这里,等下还有个会议要开。”

        “是埃德维德圣那边有什么新的需要了吗?”

        “不,我是来问冕下……”

        加布里埃尔此时正处在玛丽乔亚,在检查完周围没有监听后,她才在自己的住所内拨通了给玛丽的电话。

        “我和主君每天晚上都会互相联络,传递情报。但是昨天晚上,我整晚都没能联系上主君。”

        “不但是主君,就连主君身边的麦吉克圣大人,也无法联络。”

        “因此,现在才来联系冕下。敢问冕下这里有主君的情报吗?”

        “埃德维德圣那家伙失联了?”

        听到这个消息,玛丽也勐地皱起眉头。

        不过回想起自己曾经在好感系统中看到过的,埃德维德圣那四皇级别的战斗力,她还是摇了摇头。

        “放心吧,那家伙实力很强,估计只是暂时有什么事情,比如处在什么电话虫的信号无法穿透的地方,所以无法联络你而已。”

        “电话虫这种东西有未接储存吗?到时候或许埃德维德圣会打电话回来。”

        “未接储存是什么东西?”

        “好了我知道没有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就行。”

        玛丽耸了耸肩,随后安慰道:“好了,加布里埃尔,你也不需要太担心他。那家伙的实力哪怕是我也没把握拿下,这世界上有能有几个人威胁得到他的呢?”

        “大概吧……”

        加布里埃尔显然还是有点不安。

        玛丽听出了加布里埃尔的情绪,低声问道:

        “加布里埃尔,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玛丽乔雅。”

        “唔,你是在圣地那里给埃德维德圣他刺探情报吗……圣地里还有其他自己人?”

        “是的。主君在玛丽乔亚经营许久,他有独特的情报网。”

        玛丽点了点头,走到了天台边上,背靠着栏杆,稍稍摘下了挡在眼前的白布。

        “加布里埃尔,问你一个问题。”

        “冕下请说。”

        玛丽顿了一下,香波地群岛上的回忆涌上脑海。

        “你曾经说过,你永远不会背叛我和埃德维德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嗯?……”

        加布里埃尔愣了一下,随后常年冷若冰霜的脸颊露出了一抹澹澹的笑容。

        “冕下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因为冕下的母亲于我有大恩,所以我将性命托付给了冕下和主君。你们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

        “如果我和埃德维德圣是敌人,你又会帮谁呢?”

        玛丽忽然问道。

        “这……”

        “不要担心,我没有要和埃德维德圣为敌的意思。”玛丽侧过脸,“但是十年前,他那时对我做出的事情可是相当决绝。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呢?”

        “……冕下恢复记忆了吗?”

        “嗯。”

        “……”

        加布里埃尔沉默了片刻,才说道:

        “冕下,在那一瞬间,我曾经有过和尹万一样,背叛主君,帮冕下逃脱的意思。尹万和我一样,都是曾经被冕下的母亲救下性命的人。”

        “但是,在下最后并没有这么做。”

        加布里埃尔轻声说道:“主君用一个小动作暗示了我,他给你注射的并非真正的毒剂,而是一管其他的药剂,为的就是掩人耳目。”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玛丽紧接着问道。

        加布里埃尔抬头看向天花板,颇为怀念的说道:

        “就在你们逃离玛丽乔亚的那一晚,主君将我单独叫离了玛丽乔亚,在远离世界政府耳目的海边,告诉了我其中道理。”

        “世界政府一直在豢养天龙人,是因为天龙人中,每百年可以出现某种合适的载体。世界政府不知出于什么目的需要这种载体,而冕下,正是这百年中的载体。”

        “主君用这样的办法来使冕下【假死】,迷惑世界政府的目光,才使冕下一直能平静的生活。”

        “而尹万……”

        加布里埃尔闭上了眼睛,没有接着说下去。

        玛丽沉默了许久,最后不知道是在嘲讽他人,还是在自嘲的笑了笑。

        “到头来,一切都因为【我】而起,因为【我】结束啊……”

        /91/91743/21115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