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游:奶妈如何征战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同一个世界

第二百零五章 同一个世界

        洛杨将食盒打开,里面还有最后两盘食物。

        “我听人说被活活饿死的滋味可不好受,我们还是先吃东西吧!”

        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节约口粮的必要了。

        女子与他对坐分食,忽然似想起什么,从包裹里居然掏出一壶老酒。

        洛杨瞪直了眼睛!

        “你一口吃的都没有却没忘记带酒?”

        “食物只是裹腹,酒却可以宽心,相比之下还是酒更重要!”

        “哼!”

        洛杨冷笑。

        “叫你姐你真把自己当姐了?小丫头你能有什么烦恼?”

        女子并未反击,仰头往嘴里开灌,晶莹的酒液呈抛物线流向她的黑纱,动作娴熟,眼神迷离,是那样的享受。

        这是洛杨继霸江南递手,燕男裳抽烟之后第三次在女人面前失态,这女子的姿色洛杨其实是见过的,不能说丑,但也进不了美人志。

        不排除她病入膏肓之际会减大分,但最多也就是个姿色不错的女孩儿。

        可就是这个女孩儿的洒脱让洛杨觉得,美人志上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拍马不及。

        在他看来这与修养无关,更与姿色无关,那是一种用经历沉淀出的气质。

        “有些人的命生来就伴随着挣扎。烦恼?呵,太奢侈!”

        女子饮罢将酒壶扔给洛杨,这个举动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对饮才有趣不是吗?”

        洛杨嘿嘿一笑,也学着女子给自己灌酒。

        尽管他对酒文化并不怎么了解,但这独特的酒香还是一口就认出了汾酒的味道。

        “这酒……”

        “怎滴?”

        “太香了,你会喜欢这种酒实在是出乎意料。”

        女子在想着要不要跟他解释,洛杨看她犹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我既然对饮,又有何不可说呢?你看,我们都是藏头之人,谁也不曾见过谁的真面目,这样都不能将心事诉说一二,何其悲哀?”

        “也没什么,这种酒香可以冲淡某些苦涩而已。”

        “瞎说,游戏里的味觉怎么能冲淡药苦味。”

        女子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是药苦味?”

        洛杨顿觉不妙,只好装作高深的样子道:“这世间明知是苦味也必须吃的除了药还能有什么?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是不需要药了,再去缅怀这种苦味就没必要了吧!”

        “只是一种习惯,而且这种东西会上瘾的。”

        “行吧,你开心就好。”

        女子将酒壶要回又灌了一大口。

        “我以为你会苦口婆心的劝我呢!”

        “那倒不至于,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说教别人的资格,毕竟我自己都活不明白。”

        “哪不明白了?其实我发现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好像和谁都能聊得来,但是你并没有向谁吐露过心事,那他们是怎么信任你的呢?”

        洛杨皱眉。

        “你到底跟踪我多久了?”

        女子有些不好意思。

        “也没多久,那位要求我平时对你多加留意,看看你到底在干些什么勾当,我也只是偶尔去查一下,结果发现你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柴。”

        “过分了啊!我这叫无欲无求自逍遥,你回头转告一下那位,甭打我主意了,我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野心。不会成为她踏平世界的绊脚石,大可放心。”

        女子并未承认,但也未反驳。

        她明亮的眼睛静静的看着洛杨,随后说道:“就脑子这一块你是我见过最好用的。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回答什么?”

        “装傻你也很在行。”

        “真没什么啦,就因为我从来不生害人之心呀!你不也一样,即使是敌对势力还不是一样不防我。”

        “鬼扯,谁说我不防你了?至少我现在把你杀了你依然调查不出我的信息。”

        “你真提醒我了,待会我快饿死的时候劳驾您送我一程!”

        提到死亡这个话题女子的兴致忽然就降低了不少。

        “到时候再说吧,你如果肯回答我一个问题的话我就考虑杀你。”

        洛杨怒道:“我怎么就那么贱,求着别人杀我。”

        女子无所谓的耸耸肩:“或者你也可以考虑其他的死法,就算撞墙也得先找面墙吧!要不就跳下去,如果你有勇气克服恐高症的话。而且跳下去也不一定是摔死,要是在半空中饿死那死的才叫憋屈呢!要不你试试跪地上磕头磕死自个儿?”

        洛杨哭丧着脸:“别说了,还是说说你的问题吧!”

        “你是从什么时候学会社交能力的?”

        “现实中吗?”

        女子点点头。

        “干嘛好奇这个?”

        “因为我的前半生都在为一个可笑的问题而努力活着,这个问题占据了我所有的小心翼翼。以至于当这个问题突然消失的时候我跟这个世界早已经格格不入了,就当作是请教吧!”

        洛杨伸了个懒腰,抓耳挠腮。

        “大概是我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吧,当再也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时候开饭,该去哪吃饭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想要知道这些信息就必须脸上挂着笑容,毕竟伸手跟人要饭总不能板个脸吧!”

        “孤儿?”

        女子颇为诧异。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从孤儿院出走会有一些生活保障金并且也有工作安排,怎么也混不到拉杆要饭吧?”

        “嘿嘿嘿嘿!这就是社会给我上的第一课,我这种天才怎么能干洗盘子的活儿?我去那家饭馆吃了一顿饭并且大闹一场,结果出来发现面子没了,钱也没了,连工作都没了。”

        洛杨伸出手指比了个OK。

        “三天啊!三天没吃饭是什么感觉,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年我发的毒誓:只要谁肯给我一口吃的,我给他搓澡都行。”

        “噗嗤!咳咳咳咳咳咳!”

        女子的形象崩塌了。

        “然后呢?”

        “在地上捡了半个面包后我就顿悟了,脸这种东西真的没有面包香。你别小瞧要饭,这可是一门学问!刚开始的时候没人给我东西,我也不敢喊。后来撑不住了,我就央求人家施舍一点,人家看我可怜多半都会给点吃的。住的就不好搞了,谁会收留一个臭要饭的?再后来也学聪明了,得迎合人家的喜好。首先得洗干净,没人喜欢一个浑身发臭的家伙靠近自己。然后还不能太干净了,不然没人相信你是一个叫花子。得是衣服干净脸上带灰,小手干净裤子破洞,这样外形就设计好了。最后就是察言观色,你得通过眼神看出来谁比较好欺负,只要你够可怜,甭管要什么他都不忍心拒绝。千万不能找凶恶之人,否则他能把你糟蹋的想上吊。”

        洛杨说着说着就掏出了旱烟袋。

        “咱别的能耐没有,装孙子是一绝。接触的人多了,我也琢磨出一套自我保护的办法。他总不能伸手打我笑脸吧,要抓住人家喜欢的一面多说多聊,忌讳的一面一定不能提,只有这样你才能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交到朋友。”

        “你……不会觉得累吗?”

        洛杨吐出一道烟圈,幽幽说道:“有些人生来就在这世界挣扎,矫情?太奢侈……”

        女子闻言怒道:“混蛋!你现在可没有一点恭维我的意思!别忘了你呆会还要求我杀你!”

        “你还用人恭维?我不知道你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消沉,但你看看自己吧。一身的极品装备是多少人的梦想,你用自己的天赋轻轻松松就能挣到多少人一辈子都求不得的财富。而现在呢?你在要求一个乞丐恭维你,你还要怎样嘛?”

        洛杨的声音多少还是有点提高。

        女子显然没有想到,她一句玩笑,换来的却是对方两败俱伤的嘲讽。

        wap.

        /89/89741/21115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