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苦境:佛狱靖玄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雄心不一

第三百九十五章 雄心不一

        集境坠落苦境的所在……

        墨倾池三人一脸澹漠的带着三教众人纷纷来到了此地。

        「集境,有客来访…」

        「这便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

        上来便是王炸,冷漠的话语,颇有一种大军压境的错觉。

        「我们需要就集境无端坠落苦境的事宜,展开会谈!」

        一侧的道门代表与墨倾池一模一样的态度,极尽的冷漠。

        「阿弥陀佛…」

        「妄动干戈,非贫僧所愿,但集境想法要是不单纯…」

        「那莫怪这慈悲之下,是伏魔之像了……」

        佛门代表更是简单粗暴,一副主战派的模样,言语之中,丝毫没有将集境放在心上的姿态。

        「吾之军权,辉煌天下!」

        就在这时,沉稳的男声响起,澎湃的压力骤然袭向众人。

        「嗯…」

        墨倾池神色冷漠的直接将这股气浪震碎,而后眼露不屑之色。

        「如此做派!」

        「看来堂堂的集境军督是想走武皇的老路了啊!」

        「但…我们可不是一页书…」

        道门代表见状,足下一踏,直接将气劲暗藏于下,随即反攻向正在注视众人的烨世兵权。

        「嗯…」

        佛门代表闻言,亦是选择暗中出手,联手攻向烨世兵权了。

        「轰隆隆…」

        一声惊爆响起,烨世兵权虽寸步未移,但面色却稍见凝重了。

        「军督身体可是有碍?」

        「为何突然沉默不语?」

        墨倾池看着沉默的对方,通过刚才的交锋,已经摸清根基了。

        如果对方真有异心的话,那么众人完全有能力把他杀死在此。

        「三教果然不简单…」

        「你们来此是为了什么?!」

        烨世兵权刚刚交手的瞬间,就感受到无数气机锁定了自己。

        其中不乏一些令自己无比忌惮的高手气息,果然,苦境是地大物博,内心的侵略欲望愈加强盛了。

        「很简单…」

        「就集境坠落苦境的事宜,要求你们为这些百姓做出赔偿罢了!」

        道门代表扫视了一番烨世兵权后,才继续出声解释一语。

        「嗯??」

        「赔偿!」

        「凭什么?」

        烨世兵权听到这要求,神色霎时阴沉了下来,对方凭什么敢如此跳脸,言夸口之语。

        「集境的坠落,原本可以避免,但为什么依旧出现了?!」

        「不要告诉我…」

        「一个仅次于苦境的境界,会对抗不了小小的邪灵前锋…」

        「你觉得这理由…」

        「是我们信,还是你们信?!」

        道门代表听到烨世兵权的质问后,不由意味深长的解释道。

        毕竟去集境的也就是一部分邪灵先锋,大部队都在苦境,只是如此,集境居然还能坠落下来。

        这里面要是没有一点暗藏的缘由,自己说起来都不相信。

        「苦境之人…」

        「就是如此张狂么!」

        烨世兵权听到此语,不由挑了挑眉,这苦境对待自己的态度怎么与自己事先设想的不一样。

        不该是戒备之中带着凝重么,为何感觉仿佛吃定了自己。

        「张狂,是分人的!」

        「你我双方,本就欲刀戈相向,又何谈其他的了…」

        「我们可是三教的代表…」

        「

        圣帝不出来也就算了…」

        「但…」

        「却安排了个小人物阻拦…」

        「说起来张狂,你们集境才是独一份的狂妄啊!

        」

        道教听到这里,面露不屑的一笑,而后出声反问道。

        毕竟自己这些人可是三教的代表,烨世兵权,又算得了什么。

        除非对方可以直言整个集境由他做主,这是以主人的身份前来。

        「嗯?!」

        「来势汹汹…」

        「客人没有客人的样子…」

        「主人又何必有主人的样子…」

        烨世兵权听到对方的质问,再看看众多三教人员,眉间不由一皱,而后选择软化一下态度。

        「善客是客,恶客岂非客!」

        佛门代表闻言,双手合十,口诉的慈悲的讲出这句话。

        「……」

        烨世兵权听到这句话,也是陷入到沉默了,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到自己仿佛步入一个怪网里了。

        「集境军督…」

        「关于赔偿之事,我需要你们集境给一个很合理的回答!」

        「要知道…」

        「苦境多灾与阴谋频发,也不会缺了能覆灭一境的危险!

        」

        「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

        墨倾池看着冷漠的烨世兵权,而后冷漠的扔下一语,便带着众人准备转身离开此地了。

        毕竟此行的结果已经验证了,集境根本没有太多的高手。

        既然没有与三教高层匹配的人马,那么就没必要虚以委蛇了。

        「哈……」

        道门代表闻言,对于此行的结果有点不满意,毕竟儒门势力只因为几场战争就可以快速的扩张,这要是不眼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在背后有靠山,还有大义加身,下坠的集境就成了香饽饽。

        再加上来这里的基本都是主战派,能分刮,也不会有人推辞的。

        「阿弥陀佛…」

        佛门代表见此,心中也是有点遗憾这个结果,十分的不满意。

        「………」

        就算看着众人离开后,烨世兵权紧锁的眉毛也是没能舒展开来,毕竟刚才的对话氛围,仿佛在对着一群饿狼在讲道理一般。

        「奇怪…」

        「三教怎么会成这种模样…」

        「难道是我情报有误…」

        思前想后,也是不明白,为何这些人说话这么露骨,难道真是有很确凿的把握,吞吃集境么?

        「看来,需找寻合作者…」

        「集境一方,不占优势…」

        烨世兵权对于此事的解决办法只有找寻合作者,联手一同抗衡来自于苦境三教的压力了。

        位于最远处山峰的众多三教高手冷漠的注视这个结果。

        「这种被主导的结果…」

        「你们儒门掌教这根本不打算与集境好好的谈一谈啊!」

        为首之人,面带好奇的对着正在注视着下方的令主询问道。

        「谈?!」

        「呵,一定会失败的谈话,为何要浪费精力进行下去…」

        令主闻言,摇了摇头,面有不屑的看了一眼烨世兵权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此地,不见了踪影。

        「看来烨世兵权野心不小…」

        「有意思…」

        「集境的资源么…」

        为首之人听到这句话,眼中闪过一抹深思,烨世兵权如此的作为,已是越俎代庖,但圣帝却一直没有动作,很是诡异。

        也许集境圣帝已经无法压制住自己的手下军督了。

        亦或另一种可能性,这位明面上的圣帝已经是死亡了。

        「嗯……你们讨论吧…」

        「我先离开了…」

        道门的一位剑界先天看着互有思索讨论之意的众人,眼中闪过一抹不喜,扔下一语,便离开了。

        「呵,北芳秀倒是高傲…」

        为首的道老看着率先离开的倦收天,冷漠的出声一笑。

        「唉,算了吧…」

        「没必要动气…」

        「大家能聚集在此,只是因为集境的问题已经干扰到中原了…」

        「往常有一页书或者素还真,还可以解决这些麻烦…」

        「如今没人解决…」

        「只能我们来了!」

        另一个先天闻言,不由摇了摇头,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但其内心的真实想法,却是没有人知道的。

        「呵,一页书与素还真…」

        「怎么,这天下没了他们,难不成还要直接停摆了不成!」

        「依我看…」

        「你们这是养尊处优惯了…」

        道老听到这里,只余不屑的一笑,对于一页书或素还真眼中颇是满满的不屑之意。

        「话不能这么说…」

        「突然少了两个挡箭牌…」

        「我们也觉得别扭啊…」

        儒门先天闻言,摇了摇头,毕竟这也不能怪自己这些人废了,实在是素还真与一页书太能干了。

        也许在以前,大家还有些许意见,但习惯之后,却意外的发觉世间要是在多几个蠢人就好了。

        「是么……」

        「我倒是觉得,本该是大家分享的利益,为何会进入一个罪人!」

        「这里面的私心是否太重了!」

        道老听到这里,立马对着儒门先天质问墨倾池的缘由了。

        「你什么意思!」

        「我尊你一声道老,可是看在你年岁已高的情况下!」

        「我可提醒你,有些东西是大家共同的底线,贸然触之…」

        「情面…可会不值钱的!」

        儒门先天闻言,神色霎时冷了下来,怎么,这令主一走,就觉得自己老到能压得在场众人了。

        「道老…」

        「最近的天下可不太平啊…」

        「三教的老人也是越来越少了,要是突然出点问题…」

        「可会让人遗憾的…」

        另一个道门先天看着愈加紧张的氛围,突然出声道,但对方的立场却是不帮道,而是帮儒。

        「吃里扒外…」

        「丢人…」

        道老看着已显众失之的的自己,扔下一语,便直接化光离开了此地,不见了踪影。

        「老不死…」

        儒门先天扫视着已经不见踪影的道老,眼中满是杀意,要不是看在掌教的意思上,三清界在与厉族有所关联的一刻就合该覆灭了。

        承蒙掌教之恩,才得苟延残喘之机,结果今日敢这么说话,真是个不知所谓,找死的老东西。

        「抱歉……」

        「关于此人,三清界会给儒门掌教一个满意解释的…」

        道门先天对于儒门先天的评价,也是无奈,说实话,儒门掌教对于自己有大恩,要不是碍于立场问题,自己都会出手击杀的。

        「还是禄主说话,知礼数…」

        「我相信你的为人,毕竟可是掌教出手恢复了你的容貌…」

        「没有他,如何会有你啊!」

        儒门先天闻言,点了点头,看着如此知恩图报的禄主,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枉费自己掌教帮助这人恢复了容貌。

        「儒门掌教之恩…」

        「我定不会忘……」

        「三清界尚且还有事情未完成,我就先回去了,请……」

        现如今的玉清界领导,曾被厉族扒了皮取代的禄主点了点头,立马转身快步离开了此地。

        「唉,三清界真是一群饭桶…」

        「自家领导被取代了…」

        「居然这么久都没人察觉…」

        「可笑…」

        儒门先天看着离去的禄主,回想起此人的经历,不由幽幽一叹。

        说起三清界,还有一个明峦也是,人家好歹是扒了皮,摇身一变成了海蟾尊,这明峦之主直接就是根本不掩饰的蒙面人模样。

        剩下的士兵不知道,堂堂的副峦主也不知道,真是荒诞至极。

        与此同时,学海无涯之内…

        靖玄已经收到了墨倾池的回应了,心知在三教的压迫之下,烨世兵权必然会选择有利的盟友。

        但身为一个侵略者,能选择的合作者除了死国,也没了。

        「嗯……」

        「也许可以设计一番……」

        想到这里,突然就发现这烨世兵权对于自己好像有点用了。

        「出色的人选…」

        毕竟烨世兵权也算是个很有能力的存在了,正所谓能力越大,野心就会越大,是个好打工仔。

        虽然兵甲武经对自己一点用也没有,但对于玉辞心来说,武经的合一,是会带来功体的提升。

        另一边,死国之内…

        靖玄所操控的神之子正在与天者进行着交谈,大部分是关于死国的后续问题,一者抱有侵略之心,一者则是处于半演半拖的姿态。

        「神子,阿修罗复苏了…」

        「需带你前往一见么……」

        天者感受到阿修罗复苏之后,立马对着靖玄出声询问道。

        「无妨,他来了…」

        靖玄闻言,摇了摇头,看来阿修罗好像很是不满的样子。

        一从长眠中醒来,就立马直奔死国而来了,有点意思啊。

        「天者,我需要一个解释!」

        「为何要迫害魖族…」

        「当初你答应我的根本不是这样的,你为何要出尔反尔!」

        阿修罗一上来就战火滔滔,大有与天者直接开战的节奏。

        「放肆,阿修罗!」

        「天者之前…」

        「摆清你的位置!」

        地者闻言,立马挺身而出,神色冰冷的挡在了天者身前。

        「阿修罗,我与天者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么!」

        靖玄看着准备打起来的众人,思索片刻后,立马出声阻止道。

        「嗯,你就是神子??」

        「天者口中,死国的未来!」

        「我希望过去的战火不会重新在死国的大地上燃烧起来!」

        阿修罗闻言,心知事实已经如此了,就算自己说更多,也不能改变了,所以只需一个解释便好。

        毕竟在对待死国上,自己也是知晓一点关于死国的弊端,但这不是天者行使暴权的理由!

        「天者啊…」

        「看来,你与阿修罗的矛盾好像不是你说的那么轻巧啊!」

        靖玄看着阿修罗离开后,再看看神色各异的天地双者,而后意味深长的出声询问一语。

        这个阿修罗好像与剧情中的

        有点不一样啊,没有那么愚笨啊。

        「………」

        天者听到神子的询问,突然陷入到莫名的沉默之中了。

        免费阅读..

        /129/129718/31482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