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给女侠处理伤口

第五章 给女侠处理伤口

        “啊呀!”

        正闹脾气时,庙里燕五忽然痛呼了一声,丁荒一下跳了起来,往里面看去。

        “燕五姐姐,你怎么了?”

        陈祎也顾不上男女有别,直接钻到佛台后面看了一会,便露出身子大叫:“丁荒,丁荒,快来啊,我姐姐晕过去了!”

        丁荒快步走了过去,低头一看,那燕五只穿了一件红色肚兜和短裤,露着雪白的胸背和大腿,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她身上有好几处伤口,血淋淋的十分骇人。

        手边掉了一把小刀,腿侧有个皮袋,里面的药瓶和布带散落出来,还有水葫芦也倒在一边。左边大腿的伤口上洒了一些药粉,显然是触动了伤口,剧痛之下血晕了过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呀?”

        陈祎慌了神,看着丁荒说道:“我是七岁的小孩,你是一百岁的大人,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办,你快救她!”

        丁荒弯腰观察了一下燕五的伤口,沉声道:“不要着急,抢救伤员是我的职业,我保证把她救活。”

        说着就蹲了下来,拿过水葫芦冲了冲鬼爪,又拾起地上的小刀准备动手。

        “不要,不要你……走开!”

        就在这时,燕五醒了过来,蜷缩成一团,用手捂住胸口,虚弱的呵斥:“你走开,不准看我!”

        丁荒无奈,看向陈祎。

        陈祎苦劝道:“姐姐,你快要不行了,就让他救你吧!”

        “不!”

        燕五依旧倔强说道:“我还没嫁人呢,让陌生男人看了我,怎么对得起我未来的夫君?他不能……碰我!快走开啊!你们俩都走!”

        陈祎哭道:“姐姐啊,我走开可以,但他是僵尸,不是男人,你就让他救你吧!”

        燕五把光溜溜的长腿缩到衣袍里,面色潮红道:“他生前是男人,灵魂也是男人。我死也不会让男人碰我的!”

        “我是女人,不,是女僵尸。”

        丁荒突然发声。

        “嗯???”

        燕五和陈祎同时愣住了。

        燕五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一会,突然怒道:“你骗我,你分明就是男的!女人哪有叫丁荒的?”

        丁荒一本正经道:“你听错了,我叫丁凰,凤凰的凰。我生前是个女人,现在这幅样子,男女看不出来。你不相信的话,摸一下我的那个部位就知道了。”

        “……”

        燕五目光往下移了一下,急忙抬起眼来,呆滞了半晌,又看着陈祎,不自信道:“他……你相信他的话吗?”

        陈祎撸起袖子道:“姐姐不好意思摸,我替姐姐摸!”

        “不必了!”

        燕五喝了一声,下定了决心,背靠在佛台上,把头扭到一边,握拳说道:“丁凰,你动手吧!”

        丁荒道:“我没有麻药,直接处理伤口,会非常疼,你忍得住吗?”

        “哼!”

        燕五扬起下巴,傲然冷笑道:“我又不是没有受过伤,今天只是伤口位置不方便自己动手,不然,我哪里用得着你……啊!!!”

        她正装冷酷时,丁荒突然把爪子按到大腿伤口上,登时疼的浑身抽搐,雪a白a长a腿伸的笔直,口中大骂:“你怎么不提醒我就动手!”

        丁荒无辜道:“提醒了。”

        燕五好不容易缓过劲,指着他威胁道:“我、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嗷啊!”

        丁荒又一刀割掉了一片皮肉,语气平静道:“你的伤被毒物污染了,处理起来很麻烦。体内毒物我也没办法清除,但暂时也不要紧,伤口的腐肉必须立刻切除,不然会迅速溃烂。”

        “嗬!嗬!嗬……”

        燕五已经说不出话了,双臂搭在佛台上,翻着白眼直喘气。

        丁荒见她还在咬牙坚持,捡起半截树枝说道:“咬住这个,不然会崩坏牙齿,咬断舌头的。”

        “你的当我是母马吗?”

        燕五破口大骂,恨恨道:“你……你这个臭僵尸!没人性的死屠夫!你是故意……欺负我!等我伤好了,我……嗷!嗷嗷嗷!”

        丁荒从没做过不进行麻醉的手术,被她叫的心慌,影响了手上动作,便道:“实在忍不了,我可以把你打晕过去。”

        “我……能行!”

        燕五大汗淋漓,双目圆睁,一把夺过树枝咬在嘴里,用眼神示意他继续。

        “唔!!!”

        “唔唔唔!!”

        “呜呜呜呜!!”

        ……

        佛台这边,陈祎听到后面低声闷吼,心惊肉跳,不住念叨:“姐姐你能行的!我听过女人生孩子的叫喊,比你叫的还惨,你比那些孕妇强壮的多,你一定能坚持活下来!”

        惨叫声实在太瘆人,他实在听不下去,干脆捂住耳朵不敢再听。

        过了不知多久,佛台后面似乎没了动静,陈祎放开手一听,燕五果然不叫了。

        他非常担心,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伸出脑袋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地上血流了一地,燕五也浑身是血,歪躺着一动不动。而那僵尸丁荒,正在伏在她身上,咬住她的脖子吱吱咕咕的吸血!

        “你……你竟然……”

        陈祎暴怒,一下扑到丁荒背上,抡着小拳头乱砸,边打边嚎啕大哭:“哇啊啊,你骗了我们!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僵尸,我们这么信任你,你却吃了我燕五姐姐!哇哇哇,我打死你!”

        丁荒一动不动继续吸血,任他在自己身上闹腾,过了好一会,才起身把他揪到一边,语气平静道:“我在救她。”

        “救?”

        陈祎一愣,继而抡拳乱打,怒吼道:“你还要骗我,当我是不懂事的小毛孩子吗?哪有吸血救人的!”

        丁荒伸长胳膊把他控制住,又把咬断的树枝从燕五嘴里掏出来,说道:“我已经把她的伤口处理好了,但她失血太多,还是非常危险,必须紧急输血。我就把自己的血输给了她。”

        “你是说……你刚才不是吸血,是输血?”

        陈祎惊疑道:“可是你是僵尸,你的血,我姐姐怎么能用?”

        丁荒耐心解释道:“我有两种吸血方式,一种和活人一样,直接喝到肚子里,当饭食吃。另外一种,则是用獠牙吸血。”

        他张开嘴,指着自己的獠牙说道:“牙上有个空心小管,直通腹中的一个血囊。血囊有保鲜之能,这样就可以将新鲜血液保存下来,当备用粮吃。”

        “之前我喝够了血,很饱了,正好血囊里鲜血也多,便通过獠牙倒流出来,再刺入你姐姐的颈部血管输送给她。”

        他舔掉嘴边血迹,擦了擦手爪,自语道:“她失血超过一千毫升,我的血囊里只有三百毫升,全部给了她。但那三百毫升全是纯血,应该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