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僵尸客栈公然食人

第十五章 僵尸客栈公然食人

        果州府衙,后院客堂内。

        陈光蕊父子团聚,一番惊喜畅谈后,相貌清瘦的果州刺史打发了儿子去睡觉,撤了筵席,清退了仆人,和捕头燕五对坐密谈。

        “燕捕头,你可认出截杀你的贼人,是何来头?”

        灯烛之下,陈光蕊神情严肃,面上怒色积聚。

        燕五已经换了一身赭红公服,头戴幞头,剑眉星目,如一英俊男子,拱手道:“禀大人,截杀公子的贼首诨号白煞无常。”

        “此贼来历不明,两个月前突然现身果州,领了一群山贼在了北面的牛腿岭占山为王,劫掠殴打过往商贩,倒也伤人不多。因其为害不烈,在周边众多贼人中名声不显,因此官府也没有派兵围剿过。”

        她露出不解之色道:“这白煞无常作恶不多,猥琐谨慎,原本以为是个胆小的山贼。属下见到他杀出来时,都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这贼胆子如此之大,竟然敢截杀大人公子,着实出人意料。”

        “哼,没有胆小胆大,只有获利够不够多!”

        陈光蕊冷哼一声,面色冷峻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命人暗中查过,有人出了一大笔钱要劫我祎儿。各路盗贼都知道利害,无人敢接,最后被一个无名之辈接走了,原来这个白煞无常。”

        燕五耻笑道:“这么烫手的钱都敢接,看来,那白煞无常是个蠢货无疑!”

        “唔,此贼的确够蠢,才不晓轻重,被人利用。”

        陈光蕊点点头,又一抬手,铿锵道:“白煞无常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笔钱是何人所出?”

        “这人不顾官场规矩,动用下作手段来对付本官,其后肯定还会做出更加激烈的举动。此鬼祟之徒异常危险,我们一定要尽快将之揪出来!”

        燕五表情凝重,起身拱手:“大人有何指示,属下赴汤蹈火,定为大人办好。”

        “燕捕头,你我二人,不必拘谨。”

        陈光蕊笑了笑,伸手请她坐下,摇头叹道:“我一个外来主官,想为果州百姓做点实事,却遭到本地官吏豪强的一致抗拒,步履维艰,一筹莫展。”

        “如今连我家眷性命都遭到了威胁,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有人打算对我下手了。可叹我手下能信用者,只有燕捕头一人,你又无分身之术,奔波劳碌,四处灭火,这次又为救犬子险些丧命,我心中有愧啊。”

        “唉,还是可用之人太少,我纵有千般策划,也无力实施,若是你父亲天南神捕也能来助我就好了。”

        燕五面有难色,抿了口酒,小声说道:“我父亲他……有机会的话,我会为大人劝说父亲的。”

        “尽力即可。”

        陈光蕊摆摆手,为她斟了一杯酒,又道:“哦,对了,你们在荒山破庙遇险时,出手相救的那位神秘高手,你可能请他前来,我要当面道谢?”

        “啊!那人呀!”

        燕五表情一愕,低头看着地面,踌躇不决。

        她当然能听懂陈刺史想要招揽人才,可是……那个‘人’是能招揽的吗?

        “那位神秘人……他……他……”

        燕五迟疑了好一会,才抬头说道:“那人的武功自不用怀疑,可能比我还要高过一筹。”

        “只是他修炼的是非常邪门的邪派功法,性子极怪,亦正亦邪,还要吸人血吃人心。此人随时都可能失控,要是招进府衙来,我不敢向大人保证会不会闹出祸事来。”

        “这样啊!”

        陈光蕊很是失望,捋着长须思虑片刻,对燕五道:“如此,便罢了。燕捕头最近把心放下,养伤要紧,其他事情,待伤好之后再说。”

        “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燕五笑道:“还是托那位神秘人的救治。”

        “那人会一种疗伤巫术,对我施展之后,本来要一月才能养好的伤势,才过了大半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最多明天晚上,就能彻底痊愈。大人肩负重担,劳心劳力,属下也无心将养,有差使还请尽管下令。”

        “这般最好!”

        陈光蕊很是欣喜,又叹了一声:“可惜如此奇才,不能为我所用,着实遗憾。”

        “我……”

        燕五欲言又止,沉吟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陈光蕊敬了她一杯酒,郑重说道:“那就劳烦燕捕头在江湖上多多打问,争取尽快查出幕后主使之人。尤其是那白煞无常,一定要活着回来,加以拷问!”

        “属下遵命!”

        燕五拱手施礼,又和对方交谈了一会,便告退出来,站在府衙门口,望着北方的大山陷入了沉思。

        “要不要……还是……算了吧。”

        良久之后,她叹了口气,手里扶着剑柄,转身往自己住处而去。

        ……

        就在燕五离开府衙门口不久,两个人影也从不远处悄悄路过,很快转进了另外一条街巷,正是刚从山上跑下来的丁荒和白煞无常。

        他们到达果州城时,已是后半夜,城门早就关闭了,二人从城墙残**翻越进来,来到城南角落里的一间偏僻客栈。

        “邦邦邦!”

        “开门!开门!”

        客栈也关门了,一串褪色的红灯笼在风中飘摇,白煞无常粗暴的敲打店门,大声叫喊。

        半晌,才见一老汉端着油灯打开门,哈腰笑道:“我是小店店家,客官要住店吗?实在抱歉,本店已经客满,还请……”

        “你说什么?”

        白煞无常大怒,一把揪住店老板的衣领,威胁道:“我不管你怎么办,立刻给本大爷腾一间上房,不然我放火烧了你的猪窝!”

        店家见他目露凶光,知道是个惹不起的凶徒,急忙摆手道:“大爷,大爷不要急,我把自家卧房腾给大爷可行?”

        “这才像话嘛。”

        白煞无常把一锭银子按到他额头上,松开手笑道:“呵呵,本大爷从不强买,除非别人不卖!”

        “是是,大爷请进。”

        店家擦了把汗,急忙抓过银子,带着二人穿过门厅,往后院走去。

        丁荒的听觉和嗅觉异常敏锐,耳朵抽动了两下,鼻子嗅了嗅,便大概知道店里住了多少人,性别年龄如何。

        出乎意料的是,他还发现最里面的一间客房里居然住着一个活人和两具尸体!

        其中一具尸体没有老老实实的躺着,而是趴在地上,啃食另外一具尸体,活人则恍若无事般在一边看着。

        “又是一个赶尸人和僵尸!”

        他很是无语,暗暗摇头道:“僵尸横行,公然食人,这是什么鬼世道?”

        看了眼前方的白煞无常和店老板,两个人似乎没有发现异状,便没有点破,记清了那间屋子的位置,没有再去理会。

        二人进了屋,白煞无常要酒要菜,店家半夜开火一时供不上,只能送来两坛美酒,两只烧鸡和半扇熟羊肉先行凑合。

        丁荒尝了尝肉,皆味如嚼蜡,恶心的吃不下去,酒倒是能当水喝,却解不了饥饿,鼻端又嗅到那间客房里的血腥味,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僵尸大爷,想喝血了?”

        白煞无常蹲在椅子上瞅着他,疑惑道:“你昨天喝了许多人血,还吃了两颗人心,按说撑七八天都没问题,怎地才过了一天一夜就饿了?”

        “你别管!”

        丁荒暴躁回应,问道:“我吃不得普通食物吗?”

        “对啊。”

        白煞无常点头道:“你是僵尸嘛,躯体不类凡人,只能喝鲜血吃生肉。”

        丁荒无语,忍着饥渴不去看他桌上肉食。

        白煞无常见他神情复杂,偷偷发笑,又道:“你不想吃人,要不,给你要两只活鸡来,先垫垫肚子?”

        “不用,我忍得住。”

        丁荒喝了一声,扭过身子,抓起酒坛自顾自的喝酒。

        白煞无常看着桌上酒肉,想吃又不敢吃,故作可惜道:“这些本来都是我为大爷你点的,你却吃不了,唉,浪费了,浪费了。”

        “你想吃就吃!”

        “嘿嘿,多谢大爷。”

        白煞无常得了允许,立刻动手,左手鸡腿右手羊排,饿死鬼般往嘴里塞。

        丁荒看的来气,一拍桌子,瞪眼问道:“你也是半尸之身,凭什么你能吃,我不能吃?”

        “唔唔唔……”

        白煞无常使劲咽下嘴里食物,急忙回道:“半尸之身,顾名思义,就是将一半身体化为僵尸形态。”

        “我只是将躯壳和心脏半尸化了,其他内脏还是活人的。特别是男人的那个东西以及和它相关的一嘟噜脏器,我还留着享乐呢,宁死都不会尸化。”

        “我没这功能……”

        丁荒感到了深深的自卑,双腿下意识加紧了,再次无语。

        白煞无常埋头吃喝,他在旁边喝了会酒,被这厮的吃喝声搅扰的烦躁,实在忍不住,把酒坛墩在桌上,沉声喝道:“不要藏了,把你同伙也叫出来吧!”

        “大爷说的是前院那个家伙吗?”

        白煞无常却不惊慌,一脸不屑道:“那厮手下只有一只最低等毛a僵,也好意思出来现眼,同为赶尸人我都嫌丢人。哪像你是灵尸铁……呃,咳咳。”

        他见丁荒目有愠色,忙打住话头,恭恭敬敬的说道:“前院的那个家伙也是个赶尸人,我一进门就察觉到了,但他不是我的同伙。”

        “那家伙实力低微,连半尸之身都不是,豢养的僵尸也只是普通的黑a毛a僵尸。就这点本事,竟然敢在城中客栈吃人,啧啧,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看他这幅无知做派,应该是刚出山的,没见过世面的赶尸人,肯定发现不了我们,大爷别管他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