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大胆的计划

第三十六章 大胆的计划

        “啊!我感觉精力充沛的都快撑爆身体了!”

        大榕寺外老林子里,丁丧用力伸展双臂,满脸舒畅的叫道:“那两颗阴石榴里的阴气精纯至极,吃了它们,比我辛苦吸纳一个月的尸气还多!”

        “以前我耗尽尸气也只能释放一次缝尸术,现在我轻轻松松就能连续释放三四次!哈哈,祖爷爷,你要不要在身上砍道伤口,试试我的缝尸术?”

        “要试拿你自己试。”

        丁荒怼了一句,说道:“阴气又不是尸气,你一次吃下这么多,不怕撑死了?”

        “没事的。”

        丁丧抬了下手,仔细解释道:“阴气是一种阴性天地灵气,尸气则是阴气和死气融合而成的特殊灵气。”

        “你我的尸身,并不能直接吸收阴气,而是要在体内先转化成尸气。这个过程效率低下,绝大部分阴气都逸出身体了,只有极少量才能变成了尸气。而且我也随时可以将体内阴气排出来,并不会被阴气撑死。”

        他指着自己肚子说道:“不过那两颗阴石榴中的阴气实在太精纯了,我舍不得浪费,所以拼命转化。现在体内的尸气已经十五分饱了,再多一丝,真就会被撑坏!”

        丁荒责备道:“吃饱就行,何必如此贪婪?万一撑爆了,好事变坏事,你白煞无常会成为他人的笑柄。”

        丁丧回头叫道:“你给我了,我难道还能不吃?阴石榴如此宝贵,不吃多可惜!”

        “给你你就吃?”

        丁荒骂道:“你不会先收起来,等需要的时候再吃!”

        “呃……我当时怎么没想到呢?”

        丁丧一愣,摸着肚子笑道:“不过我还是不后悔,谁知道那娘们让不让我带出来呢,还是入肚为安。”

        提起小倩,他的表情严肃起来,认真说道:“我看你好似真对那小倩动了心。”

        “我再次提醒你,和那娘们亲近的男人,全都被她吃了,你以为你是僵尸她就不会吃你吗?一个傀儡鬼而已,躯壳再美,里面也是一只丑陋的阴鬼,不值得拿感情和性命去冒险。”

        “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不用你操心。”

        丁荒烦躁起来,说道:“倒是你这个色a中饿鬼,面对那小倩居然能保持清醒,着实让我高看一眼。”

        “嘿嘿嘿。”

        丁丧挠挠头,得意的笑道:“她若是活人,甚至是活的精怪,一个媚眼就能把我魂勾去。唯独傀儡之身,器物而已,能感兴趣才见鬼了,我当然兴趣缺缺。”

        “她是什么傀儡之身?”

        丁荒问道。

        丁丧道:“我不是很确定,不过据我观察,好像是用活人血肉和木精之芯制作的。总之,你把她当木偶看待就是了。”

        “唔,木偶。”

        丁荒随口应了,闻着纱巾上的香气,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没有再说话。

        丁丧瞅着他的脸,贱笑道:“嘿嘿,祖爷爷,一看到你那张美人脸,我对你就瞬间没有敬畏了。”

        丁荒活动了一下手爪,语气淡漠道:“是吗?那我得让你重新找回敬畏。”

        “哎,别别!”

        丁丧急忙闪到一般,笑道:“说笑而已,我哪敢对祖爷爷不敬。呵呵,我要恭喜你,终于可以露脸了,凭你的美貌,不知会迷死多少发a春少妇。哈哈哈!”

        丁荒懒得理他,在群狼窥伺中默默走着,丁丧抓紧腰间钱袋,愉快的哼着小曲。

        二人迎着昏黄的夕阳,大步前行!

        ……

        果州城门关闭的前一刻,丁荒祖孙扳着门缝钻了进来,总算赶回了城中。

        “我,我受不了了,我想骑马!我要坐车!”

        丁丧汗透衣衫,抹着额头汗水,弯腰哀嚎:“十几里地啊,跑的比驴马都快,我们是人,不是牲a口!”

        丁荒也剧烈喘息着,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拍了拍孙子的后背,低声说道:“周围人都看着呢,赶紧走。”

        二人脚步沉重,转移到一条没人的巷子口,丁丧扶着膝盖说道:“你这个计策,肯定行不通!信不信,燕五和那陈刺史,绝不会同意的,甚至还有可能把我们当奸细抓了。”

        “所以要单独和燕五谈,不成立刻就走。”

        丁荒摘下面纱,看着巷子外的大街,问道:“你确定燕五的家就在这里?”

        “嗯,我以前探过。”

        丁丧点点头,蹲在地上说道:“衙门捕快这个时候应该散班了,燕五估计也快来了,我们抓紧时间缓口气。”

        丁荒背靠着墙,摇头道:“你能缓过体力,我只能靠喝血补充。”

        丁丧会意,对他笑道:“等办完事,我们再去一趟那个地方。”

        丁荒舔舔獠牙,迟疑了一下,说道:“不,是屠宰牲畜那条街。”

        “你会后悔的。”

        丁丧撇嘴冷笑。

        等了不长时间,丁荒便看见一个捕快心事重重携剑走来,急忙蒙上面纱,走出巷子招手:“燕捕头,请过来一叙。”

        燕五一看是他,略显吃惊,左右看了一圈,装作熟人的模样打招呼:“哦,是丁……丁居士啊,你找我有事?”

        嘴里说着,已经走到跟前,低声问道:“丁荒,你为何这么快就来了?问出消息了吗?”

        丁荒道:“燕捕头,找个方便地方谈吧。”

        燕五看了眼他身后的丁丧,摆头道:“跟我来,到我家去。”

        她的住处就在旁边,是一所僻静的小院子。燕五打开门锁,当先推门进去,让二人进来,又细心的上了门栓,领二人进了侧房。

        房间里素净简朴,只有一铺和一套旧桌椅。

        燕五点亮桌上油灯,没有丝毫客套,坐下就问:“事情办的如何?快说!”

        丁荒说道:“赏金中间人哪里,问不出消息。不过,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引那幕后之人现身,只是需要你和刺史大人的配合。事关重大,特连夜赶来告知燕捕头。”

        “还要劳动刺史大人?”

        燕五眉头紧皱,沉吟片刻,道:“如果能成,我想刺史大人会愿配合的。”

        丁荒道:“我这个计划,有些复杂,一旦发动,牵扯甚大,会轰动州府,不过对刺史没有危险。”

        燕五越听神色越凝重,身子前倾道:“把你的计划,备细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