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吃人僵尸的踪迹

第三十七章 吃人僵尸的踪迹

        “邦邦邦!”

        “开门开门!”

        夜半时分,城南悦来客栈的大门被人粗暴敲响。

        “唉,哪来的催命鬼,这个时候来住店。”

        老店家叹了口气,提着灯笼打开门一看,登时一愣,竟然又是前夜来住店的那两个凶徒!

        “二位客官,你又来晚了,今天客又满了。”

        他苦着脸说了一句,在对方发怒前,急忙又道:“不过没关系,我的卧房,这就腾出来给客官。”

        “哈哈,算你识相,大爷赏你的。”

        丁丧扔了一小块碎银子过去,大步走了进来,一挥袖子说道:“卧房你留着吧,今晚我们不住店,有点小事要问你。”

        店家松了口气,接住银子,点头哈腰的道:“客官有什么尽管问,小人知无不言。”

        丁丧四下里看了一圈,低声问道:“前日你家店里死了人,有流言说是僵尸食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店家脸色一变,紧张叫道:“唉呀,客官不要听周围那群眼红嘴欠的街坊胡说八道啊,不是什么僵尸食人,就是两个外地来的客人杀了同伴毁了尸首罢了。”

        “这不,官府已经贴出告示,公布真相了,现在正在缉捕杀人犯嘛,不然这许多客人,哪里还敢再来我家住店?”

        “哼哼,老家伙,是什么东西杀了人,你心里比我清楚。”

        丁丧瞅着他的眼睛冷笑,又问:“那两个外地客人长什么模样,你还记得吗?”

        “这个……”

        店家为难道:“官府捕快不让小人对人说起,不然就收拾小人。”

        丁丧又扔了一块银子,威胁道:“大爷给够你脸了,再有下次,不是银子,是刀子!”

        店家捡起地上银块,在衣襟上擦干净,左右看看,带他到院子角落里,小声说道:“大爷,有些话小人没有跟捕快说,但见你是江湖上的好汉,瞒不过你的眼,就和你直说了。”

        “那两个住店的外地人……不,是三个,进店来的时候是三个,被吃的那个是从乡下买的穷妇。”

        “剩下两个,一个穿的像西川一带的山民,头上裹着蓝布,年纪不大,又矮又壮,一脸愁相,到哪都背着个箩筐。另外一个……”

        他的目光转向门口的丁荒,面露惧色道:“另外一个的衣着装扮,和你这位同伴很像,不过是一身灰色麻衣,蒙的严严实实,又脏又臭,看不到脸。”

        “那个穿麻衣的好似非常狂躁,动不动就像要扑人的狗一样,低声咆哮,对人发怒。那山民不停喝骂他,才勉强把他管束住,住在客房也动不动就发疯,非常吓人。”

        他又看了眼丁荒,咽了口口水,心有余悸道:“那麻衣人的疯狗样子,也怪不得之后杀了人,大伙都怀疑是僵尸食人。”

        “此人开始怀疑我了。”

        为了让店家安心,丁荒走到门口灯笼下,拉下面巾,让他看清楚自己的脸,然后又蒙上。

        “呃……”

        那店家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绝美男子,一下看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对丁丧连连弯腰致歉:“小人该死,实在该死。大爷的同伴只是衣袍像,其他一点都不像。”

        “哈哈哈。”

        丁丧笑出声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的眼神不错,耳朵也不聋,听到那两个人说什么了吗?”

        店家道:“除了那山民的喝骂和穿麻衣的疯子乱叫,小人只听到过一句有用的。”

        “小人在给他们送完酒菜后,在门外听到山民说了一句:你忍一忍,明天我们到野人滩就好了。”

        “野人滩?”

        丁丧神色一肃,问道:“是城东南五里外的渡口所在的那片河滩吗?”

        店家道:“就是那里。”

        丁丧精神一振,又问:“死人的客房没人住吧?带我们去看看。”

        “那间房被官府暂封了,自是空着。”

        店家没有动脚,指着前面说道:“前排最里面的那间就是,门没有锁,客官随便看,不要碰里面东西,别被捕快看出来就行。”

        丁丧不再多言,朝丁荒点头示意。

        二人走了过去,丁丧根本没理会店家的话,一把推开房门,直接踏进屋,到处乱翻。

        “喂,不要让人家难做。”

        丁荒站在门口责备孙子一句,也跟了进来,查看地上的血迹。

        “我们给燕五那边说过了,不会有麻烦的。”

        丁丧毫不在意,一边寻找一边用力嗅着,地面、桌椅、盆罐、床铺,到处都要闻一闻。

        丁荒正在嗅血迹,见状怒喝:“你会嗅血吗?又不是狗,你闻什么闻?不要闻了!”

        丁丧使劲揉了揉鼻子,疑惑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想闻,感觉闻过之后才安心。”

        “诶,找到了!”

        他忽然停下翻找,手里举着一小撮黑色毛发说道:“这应该就是那只黑旄僵尸身上落下的。”

        丁荒见那毛发又长又硬,还有卷曲,非常可疑,问道:“僵尸的毛发有这么长吗?”

        “不是黑旄僵尸的还能是谁的?”

        丁丧非常肯定,送到他面前说道:“毛a僵的毛发长短不一,这绝对是那只僵尸的。你赶紧记住它的气味,我们的时间不多。”

        “……原来我才是狗!”

        丁荒无语,接了过来,先用鼻子闻了闻,不能确定来源,把心一横,塞进嘴里嚼了起来。

        毛发里残存着极少的血液,蚊子都尝不出来,但他是血液专家,嚼了几口就尝出了血液的味道。

        “呸!”

        他吐掉嘴里渣滓,点头道:“没错,不是活人的毛,也不是兽毛,血液里有死气,是僵尸!”

        说完把黑袍一掀,快步走出房间,沉声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去野人滩!”

        ……

        与此同时,燕五也连夜赶到刺史府,风风火火直入后院,待看到窗户上陈刺史的伏案书写的影子,脚步不由的慢了下来。

        “陈刺史一介书生,有无胆略行此险计?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便是我害死了他!”

        她在门口愁躇起来,眉头紧皱,手掌握紧松开,久久不能下定决心。

        “燕五姐姐!”

        一个豆芽菜突然从后面跑来,惊喜叫道:“爹爹不让我出门,我都快憋死了!姐姐是来看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