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变身大狼狗

第六十八章 变身大狼狗

        “!!!”

        一个好好的人,瞬间就变成了驴大的狼人,丁荒和姥三秤都惊呆了。

        “丁丧大哥,你……”

        姥三秤一脸懵逼,惊叹道:“原来你是只狼妖赶尸人啊!”

        丁荒却知道是怎么回事,忧急心焦,对毒鬼婆喝道:“他不想做狗,快把他变回来!”

        “不要担心,会变回来的。”

        毒鬼婆对狗人丁丧嘘了一声,丁丧好似神智不清了,四脚着地乖乖跑了过来,在她面前蹲下,讨好的直舔舌头。

        “嗯,乖狗狗,好狗狗,不要动哦。”

        毒鬼婆摸了摸狗头,一手抓住狗人后颈的长毛,抬腿跨了上去,狗人丁丧也没有反应。

        “起来!”

        毒鬼婆在狗人身上骑稳了,一声喝呼,狗人站了起来,不但不反抗,还跃跃欲试的摇尾巴,似乎很享受被人骑乘。

        “丢人啊!”

        丁荒看到狗人一副舔狗模样,暗暗叹气,为这个不争气的孙子感到脸红。

        “哎呦我的丁丧大哥,你怎么这么、这么……嗨!”

        狗人丁丧的样子连姥三秤都看不下去了,失望的扭过头去。

        “哈哈哈,这么乖的家犬我还没有见过,长相也英俊,是什么品种啊?“

        毒鬼婆却很是开心,轻轻抚摸着狗毛笑问丁荒。

        丁荒无语半晌,回道:“可能是二哈吧。不对,唐朝好像没二哈。”

        “二哈?哈哈,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毒鬼婆笑了一声,脚跟一磕狗人肚皮,木杖一指,叱道:“二哈,我们走!”

        “呜哦哦哦!”

        狗人仰天长嚎,撒开四蹄狂奔起来,四只白色脚爪脚不沾地,像一辆摩托车一样,‘嗡’地一声就消失在树根之间。

        “喂,孙子慢点!”

        丁荒急忙追了上去,用最快速度奔跑。

        他的速度也不慢,和普通的狗差不多,很快也不见了身影。

        “哎哎,祖爷爷等等我们呀!”

        姥三秤捡起丁丧丢下的钱袋,也慌忙去追,却跑的太慢,被远远甩在后面,距离越来越远。

        他追了一段路见追不上,喘着粗气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集市,对黑旄僵尸说道:“不追了,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鬼市,干脆逛到散集了再回去吧。”

        “啊呜。”

        黑旄僵尸叫了一声。

        “你要我赶紧撵上他们?”

        姥三秤把手中钱袋提了起来,看了看,说道:“他们跑的比骑马还快,我们跑死了也撵不上。反正果州城里也有住处,我们到那里和他们会合就行了。”

        他嘴里说着,眼睛四处乱瞅,看着摆着各种东西的摊位,咽了口口水,对黑旄僵尸笑道:“我们再看看,说不定还有你能用得上的好东西呢。”

        “啊呜。”

        黑旄僵尸又叫了一声,往丁荒离去的地方看去,神态很是焦急。

        “你是想说,这不是我的钱,花了会被丁丧打是不是?”

        姥三秤故意理解错它的意思,眼中放着贼光说道:“我发现了,摆摊买东西的有些是妖怪,妖怪特别蠢,还不会算数,最好骗了!也许,我们不需要钱,就能买到很多东西!”

        说完就把钱袋系在腰上,朝一个嘴角长着弯曲獠牙的黑大汉的摊位走去,搓着手笑道:“嘿嘿,我给你演示一下,什么叫做空手套白狼!”

        ……

        丁荒一路狂奔,总算在果州城外的林子里追上了毒鬼婆,见她已经下地了,狗人却不知去向,忙问:“我的同伴呢?”

        “唔,那边不是吗。”

        毒鬼婆朝身后努了下嘴。

        丁荒看到树丛在动,跑过去一看,就见一个苍白的果男正在草里痛苦的呻吟,急忙抱起他大呼:“丁丧,丁丧,你怎么样?”

        “我……我……浑身都疼。”

        丁丧睁开眼睛,瞳孔里充满了血,皮肤上全是网状血痕,扭动身子痛苦的叫道:“骨头好像……断了,肉也撕裂了,皮就像火烧一样疼!”

        丁荒怒了,对毒鬼婆大喝:“喂,他是怎么回事?”

        毒鬼婆头也不回的看着城池,风轻云淡道:“犬狗血脉之力爆发,改变了骨骼皮肉,然后又变了回来,当然痛了。没关系的,睡上半天就好了。”

        丁荒只好咬住孙子手腕,把纯血输给他一些。

        “臭婆娘,把大爷当狗骑了一路,老子要把你……”

        丁丧的伤势很快愈合了,却又虚弱无力,脏话还没骂完就晕了过去。

        “喂,僵尸,快点。”

        毒鬼婆催促一句,拄着木杖大步往城门走去。

        丁荒把自己掩息袍内的衣服脱下来给丁丧套上,背着孙子赶了上去,和毒鬼婆一起进了城。

        此时天已经大亮,那毒鬼婆先在一处茶摊上坐下,抿着茶水,态度傲慢道:“是哪家的孩童?”

        “丑话说在前面,从大榕寺出来的人,办事都是要收费的。我使用巫术为人驱咒,要付出巨大代价,所以要价不可能低。他家若出不起钱,就不是我不守信用了。”

        “呵呵。”

        丁荒笑了笑,说道:“钱不好说,整个果州,没有比那孩童家里更有权势了。“

        “哦?”

        毒鬼婆茶碗一顿,转脸想了想,问道:“可是果州刺史之子?我听说过关于他们父子的一些事情。”

        “对,就是那孩子。”

        丁荒把塌下来的孙子往上抬了抬,说道:“你跟我先去我家,我把同伴放在家里,再陪你去州府。”

        “去见刺史。”

        毒鬼婆毫不容让,拿起木杖,起身就走,对丁荒道:“你付钱。”

        “一听是刺史之子,态度立刻积极了,原来是个势利眼!”

        丁荒心中冷哼,扔了一把铜钱在桌上,背好孙子又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府衙,从左手的侧门进了捕快办公的院子,又朝专门分给不良帅的房屋走去。

        刚到门口,就有一个独眼大汉迎了出来,殷勤说道:“大帅,大帅你来了,小人张茂见过大帅。”

        “燕捕头呢?

        丁荒直接问道。

        张茂点头哈腰道:“燕捕头刚开完晨会,说有客人来了,在后面会客呢。大帅,要不要小人去通报燕捕头?”

        “好,说我有急事,叫她立刻过来。”

        丁荒招呼毒鬼婆进了屋,命两个待命的不良人招待毒鬼婆,把丁丧放到里屋床上,又回来陪着毒鬼婆,等待燕五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