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死囚当食粮

第七十六章 死囚当食粮

        丁荒自在刑场上给姥三秤和黑旄僵尸接脑袋,直到现在,一直都在消耗纯血,却没有一点人血摄入。

        这期间他只喝了一罐禽兽血液,禽兽血液的效力大概只有人血的一两成,只能给身体提供些许能量,纯血也没提炼出来几滴。

        现在他血囊里的纯血已经一丝不剩了,感觉身体异常饥渴,就像沙漠一样干涸,急需鲜血灌溉。

        丁丧听到他主动要人血喝,很是意外,笑道:“祖爷爷,你不吃禽兽血,是改变心意了?”

        丁荒沉默了一会,说道:“我的纯血全用光了,没纯血就救不了大黑。更重要的是,这几日可能会有大敌来袭,我必须养精蓄锐,以最好的状态迎战。禽兽之血难以补充体力,不得不吃人血。”

        “你再去牢里看看,有没有要处斩的死囚买一个,或是去抓个罪大恶极的坏人来取血。”

        “哈哈,罪大恶极的坏人?”

        丁丧回头抓住姥三秤,笑道:“这鸟人不就是嘛?祖爷爷你这就把他吃了,省的再给我们惹祸。”

        “我、我……”

        姥三秤一缩脑袋,慌忙解释:“我一个多月没洗澡了,身上又臭又脏,吃我,会污了主人尊口的!

        “你不要多嘴!”

        丁荒喝止他,认真嘱咐孙子:“能找到吗?实在找不到,那就继续喝禽兽之血吧。切记,绝不能伤害无辜!”

        “不过禽兽之血能提炼出来的纯血很少,没有足够数量的话,可能救不了大黑,以后再有人受伤,也是个隐患。”

        “啊!这怎么能行?”

        姥三秤叫了一声,积极说道:“我知道哪里有坏人,主人稍等,我这就给主人去抓几个回来!”

        “滚你的蛋吧!你想抓周围的邻居吧?”

        丁丧骂了他一句,对丁荒笑道:“祖爷爷放心,该死的人多的是。就在果州大牢里,关了近百个果州土豪和他们的同伙,都等着处斩呢。”

        “那些人作恶多端,每个都是该杀之人,保准让你吃的顺心。以你现在的身份,不用花钱,随便就能让刽子手杀两个给你吃。剩下的死囚也让刽子手不要急着杀,就留在牢里给你当食粮,至少能吃好几个月。”

        丁荒对此丝毫也不感到高兴,只觉得失落,抬手道:“那你快去取吧。”

        “嘿嘿,我们现在是官了,哪能自己动手?”

        丁丧笑了笑,手指放嘴里,吹响了刺耳的呼哨。

        不一会就见两个泼皮匆匆走到门口,扫了眼地上的黑旄僵尸,战战兢兢的问道:“丁、丁副帅,有什么吩咐?”

        丁丧趾高气昂道:“你们两个,速去牢里提个死囚出来,就在你们的院子里宰了,把人血干干净净的收好,和尸体一起送到这里来,不要耽搁。”

        “小的遵命。只是……”

        一个泼皮犹豫着说道:“提死囚这种大事,小人担心……担心牢子们不给小人面子,不听小人传的话,误了大帅的要事。”

        “就说是不良帅大人的指示。”

        丁丧指着丁荒说道:“你们知道不良帅大人是什么来头吗?哼,刺史大人的有两个心腹,一个是燕总捕头,一个就是我们的不良帅大人!你们把丁大人的背景告诉牢子,看哪个敢为难你们,我带人去吃了他!”

        两个泼皮听到此言,态度一下嚣张起来,拱手说道:“小人这就去牢里提人!”

        二人信心满满,快步离去。

        丁丧回头解释道:“隔壁院子里,住了几个不良人,是张茂安排过来伺候我们的。以后有事,使唤他们去做就行。”

        丁荒望着两个不良人的背影,问孙子:“你什么时候成了不良副帅了?”

        “嘿嘿。”

        丁丧咧嘴笑道:“这果州不良人以后就是咱们丁家的地盘了,副帅不副帅的,还不是祖爷爷你一句话。”

        “孙子我一身本事,当个小队长太屈才了,张茂那厮都能当副帅,我不能比他低啊,也当个副帅玩玩。我当第一副帅,张茂第二副帅,祖爷爷,你看如何?”

        “行。”

        丁荒爽快答应了,说道:“既然你喜欢当官,以后不良帅的事务都由你统领,我给张茂说,让他向你汇报。”

        “哈哈哈,好呀,终于能过过当官的瘾了!”

        丁丧大喜,对祖爷爷躬身施礼,认认真真的说道:“属下一定不负大帅所托,把手下不良人管的像看家的狗一样听话!”

        “我也要当副……呃”

        姥三秤也跟着大叫,忽然反应过来,急忙低下头不出声了。

        “你还想和我平起平坐?”

        丁丧很是生气,大声斥道:“现在我掌管不良人。姥三秤,你这鸟人什么本事都没有,只会添乱。本帅宣布:撤了你的小队长职务,做一个普通喽啰!”

        “啊?”

        姥三秤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我是姥家第一个当官的,还想着光宗耀祖,回去炫耀呢。这就丢了官?丁丧你太过分了!”

        “哈哈哈哈!”

        丁丧得意大笑,一振衣袍,威势十足道:“什么时候把本大爷……把本帅丢的钱还回来,本帅再考虑提拔你当官。”

        “不要闹了。”

        丁荒坐到椅子上,吩咐孙子:“这几日,多调人在果州城内外监视,注意往来的陌生人,特别是修道者,一有发现,及时报给我。”

        “属下遵命。”

        丁丧拱手应声,踌躇满志,出门去又招来几个泼皮,指手画脚的指使。

        “呼!”

        丁荒呼出一口浊气,头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同时放出一道灵魂触手感知周围。

        现在是大中午,所处地方又不在养尸地,所幸院子建在城中洼地里,又阴又潮,屋里还能找到几缕稀薄的尸气。

        他没时间去山上破庙里吸纳尸气,只能吸一点算一点,放开灵魂触手把所有的尸气全都笼罩住,一丝不剩的全部吸纳!

        两个泼皮的效率很高,只等了一顿饭的功夫,就听外面马车辚辚,人声喧哗,估计是押着死囚来了。

        又过来一会,就听隔壁院子里一声惨叫,紧接着,丁丧就大步走进门来,左手抱着一个大陶罐,右手拎着一颗人心,笑道:“祖爷爷,饭食来了!”

        丁荒没有矫情,一口吞下人心,就着人血咕嘟嘟喝了下去,然后就开始专心致志提炼纯血。

        一个多时辰后,他站起身来,眼冒血光,满身血煞之气,走到黑旄僵尸身边,将纯血从獠牙上逼出来几滴,滴入黑旄僵尸肚子上的伤口里。

        纯血对僵尸的医疗效果更胜活人,黑旄僵尸本身的恢复能力也比活人强的多,浑身伤口很快就长好了。

        它慢慢翻过身来,五体投地的趴在的丁荒面前致谢。

        “这大黑,比姥三秤更懂事!”

        丁荒暗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放到桌上道:“这是从大榕寺买回来的东西,一罐尸鳖幼虫,一块尸脑灵芝。我用尸脑灵芝,尸鳖幼虫给大黑。”

        说着就把陶罐递给姥三秤,自己拿起尸脑灵芝,嘱咐道:“吃下之后,立刻让大黑消耗吸纳其中之力,你知道怎么引导它吗?”

        “啊?这个……我……”

        姥三秤一脸茫然。

        “这厮偷来的僵尸,懂什么引导之术?”

        丁丧嘲弄一句,对他说道:“认真听我的命令,再传达给大黑。”

        “嗯!明白!”

        姥三秤戟指在胸,口中默默念咒。

        丁荒不再管他们,自己坐到一边,趁着体力精力充沛,把尸脑灵芝吃了下去,再次进入空冥状态,感应此物在体内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