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灵壳童暴走了

第八十三章 灵壳童暴走了

        “世间僵尸,绝大多数都是凡人所化,是因为凡人魂魄强大,死后遗留的残魂也能驱动身躯。兽类灵魂弱小,身死魂灭,因此能化僵尸者极少。”

        丁荒对姥三秤讲述道:“兽类僵尸最早的元祖是奢比祖尸,奢比祖尸乃是一只猿妖所化,    他的血脉能融其他妖兽之血脉,后世的兽类僵尸皆自他而起。”

        “又因拥有兽类血脉的僵尸都会表现出长毛的特征,所以被称为旄僵,也就是说,所有的旄僵都有妖兽之血脉。”

        “只不过大部分旄僵的妖兽血脉稀薄,妖兽特性无法激活,    只有在机缘巧合下血脉突然强化,    才会激发出妖兽形态。”

        丁荒低头看着脚下乱爬的黑旄僵尸,继续说道:“那些尸鳖幼虫所生的千年僵尸,    很可能也是一只和大黑拥有同一种妖兽血脉的旄僵。因为血脉纯度高,所以激发大黑的妖兽血脉,就是不知是哪种妖兽。”

        “哦,原来是这样啊!”

        姥三秤恍然大悟,拍腿叫道:“我们姥家一直都以为,旄僵兽化是失控征兆,所以一旦僵尸出现这种情况,就会立刻将之销毁,原来是血脉激发了啊!”

        丁荒点头道:“血脉激活时,估计都会出现方才你面临的失控局面,没有相关知识的话,的确无法应对。你们姥家人其实也没做错,只是见识少了而已。”

        姥三秤蹲了下来,摸着黑旄僵尸的后脑,又喜又忧道:“我能感觉到,大黑明显变强了,但是,    我不想看它变成兽类。”

        丁荒伸出一根手指,划破了大黑的肩膀,蘸着血闻了闻,笑道:“是猿猴之血,前两天你们刚给我吃过一只。呵呵,猿猴也能站立,你多训练它站着不要趴下就行了。”

        姥三秤一喜,急忙命令大黑站起来,才发现大黑的双臂变长了半截,双手超过膝盖一个手掌,活生生一只黑旄长臂猿。

        “看它的样子,以后更擅长攀援翻腾了,你要发挥它的特长。”

        丁荒安顿姥三秤,同时心中有了灵感:“如果我能抓一只拥有马妖、鹿妖、牛妖血脉的僵尸,再激活它的血脉,那以后不就有了坐骑了吗?”

        他越想越兴奋,决定等陈祎病好了,观音的任务完成后,立刻去办此事,一定要给自己弄一匹僵尸坐骑来。只靠双脚走路太痛苦了,轿子也只能在城里坐,    还是坐骑最好、最方便!

        “大黑的情况还不稳定,狗熊精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不要乱跑,就在家里待着。”

        丁荒吩咐了姥三秤一声,来到侧屋打算吸收一点尸气,补充刚才的损耗,可是躺到床上心神不宁,心焦口渴。

        昨天喝了一个人的血,将之提炼成纯血之后,身体又有点缺血了。他总感觉要出事,必须让自己达到最好的状态,于是便招来张茂,点头示意。

        张茂是个混江湖的老人精,一声不吭就出去了,片刻之后,送来一罐人血和一颗人心。

        丁荒早就没有了吃人的厌恶,只要不吃无辜之人,他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的吃人心喝人血。

        很快吃喝完毕,他在床上躺平了,聚精会神提纯血液。

        刚提炼了一会,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丁荒,灵壳童降世了,灾厄亦至,速去营救!”

        “啊呀!”

        丁荒听到这个声音吃了一惊,猛然睁开眼睛,就见一团白光飘在眼前,穿过墙壁到屋外去了。

        观音的声音又在脑中出现:“跟着我的神念分身,速去营救灵壳童!”

        “总算来了!”

        丁荒惊喜交加,一下跳起来,撞开房门,看见白光往城中方向快速飞去,急忙跟在后面,发力狂奔。

        他刚奔出院子,又见府衙上空亮起一团白色闪光,就像一颗烟花绽放,持续几息方逝。

        “燕赤霞的雷光示警,府衙那里也出事了!怎么两件事偏偏都凑到一起了!”

        丁荒大惊失色,一时不知该去追观音神念,还是先去府衙救助陈祎。

        心中愁躇不决,脚下却依着惯性继续跟着光团奔跑,跑到巷子口时才发现,光团飞行的方向和府衙所在方向竟然是一致的。

        丁荒惊愕之下,心中冒出个不好的念头,但还是不敢相信。一直追到正北大街上,眼看着光团飞进了府衙大院,才确信了自己的判断——陈祎就是灵壳童!

        “他娘的观音,直接告诉我灵壳童是谁,让我早做准备,事态就不会如此恶化了!非要故弄玄虚,让我手忙脚乱,应付不及!”

        他心里大骂,口气不悦道:“观音大士,我在灵壳童身边已久,你为什么不早告知于我?”

        白色光团也不恼怒,语气平静道:“灵壳童降世时间提早了许多,不知是何原因所致,吾亦无法预知,只能临到事发时才告知你。”

        “是毒鬼婆和铁鹅和尚驱邪引发的吗?”

        丁荒心中明了,急忙往侧门所在的巷子里跑去。

        “哎呀,孩子被劫走了!”

        刚拐过弯,就听院内有人惊呼,然后便见一个金光灿灿的小人从头顶飞了过去。

        那小人飞的极快,丁荒一个急停,仰头去看时,只看到一团黑气托着金色人影,从屋檐上一掠而过,划出一道金光投东北方向去了。

        “丁荒,你来了!”

        又一道青白光芒飞到,燕赤霞浑身萦绕电光出现在墙头,看见丁荒,急急说道:“孩子跑了,快追!”

        二话不说,用力一跳,身子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一跃好几丈,像只大跳蚤一样,几次跳跃就跳到了百步开外,追着金光去了。

        丁荒正要转身,又见一个青色人影纵上墙来,在墙壁屋顶上纵跃,也跟着燕赤霞去了,空气中留下一句话:“丁荒跟上来,祎儿被恶鬼劫走了!”

        “知道了!”

        丁荒回应一声,却没有轻身功夫在屋墙上跳,只能沿着街道奔跑。

        刚跑出不远,又听上方有扑扑风声,抬头一看,一大团灰气从头顶飞过,里面传来毒鬼婆的声音:“僵尸,嗅味跟来,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都会飞,就我在地上跑!”

        丁荒很是郁闷,眼见前面几个人影越飞越远,自己只能绕路奔跑,只恨自己没有翅膀飞不起来。

        “喂,僵尸,等等我!”

        他正郁闷着,又听到铁鹅和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头一瞧,终于看到一个和他一样用两条腿在地上奔跑的修行者了!

        只见和铁鹅老和尚左手拎着西瓜大的朱红木鱼,右手提着棒球棒一般的铁棒槌,脚步沉重的赶了上来,焦急叫道:“僵尸,发什么楞,快带路!”

        丁荒回头看了他一眼,边跑边问:“法师,他们都飞走了,你为何不飞?”

        铁鹅和尚落后半步跟着他,羞恼说道:“老衲不会飞,那又怎样?”

        丁荒笑道:“我要尽全力奔跑了,法师能不能跟上我?”

        “你还没尽全力?”

        铁鹅和尚吃了一惊,顿了顿,抱怨道:“燕老**女和那老巫婆,明知我不擅奔跑,却撂下我不管,我又不擅长追踪,跟丢了如何是好?”

        “喂,僵尸,我知道你会嗅味跟踪,你不要跑太快,正好为老衲带路!”

        丁荒没想到这和尚如此粗鲁无礼,想来还是厌恶自己的僵尸身份,心下不喜,冷淡说道:“我急着去救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立刻加速,一下就把铁鹅和尚甩开一截。

        老和尚见他不听自己的,又追不上他,气的在后面大骂:“你这可憎的僵尸,要不是燕老鬼他们护着你,我一棒槌砸得你身魂俱消!”

        丁荒越听越气,不再理会他,在无人的街道上全速奔跑。

        这个时候,观音神念分身也出现在他前方,为他引路,倒是省了嗅味的力气。

        “啊!那是什么?”

        铁鹅和尚在后面看到光团,惊叫一声,语带敬畏道:“佛气化形!僵尸!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会有如此精纯之佛气在身?”

        丁荒冷笑不语,一个冲刺就跳上城墙,城上守卒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跳了下去,跟着光团往苍茫平原上追去。

        铁鹅和尚也跃上城墙,眼看着追不上了,举起木鱼高呼:“僵……丁良帅,等等老僧,老僧有要紧事要告诉你,你不听会害死那孩子的!”

        丁荒听到他的呼喊,脚步一滞。

        他虽然不喜欢这老和尚,但也知道对方是个正派之人,绝不会诳言骗人,便放慢了脚步等对方过来。

        铁鹅和尚直追出两地多地,才追了上来,喘着粗气说道:“丁良帅,你的佛气,是……”

        “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

        丁荒打断他,头也不回的说道:“有什么要紧事?”

        铁鹅和尚瞅了眼前方飞行的光团,使劲咽了口唾沫,说道:“你知道那孩子为何突然遁走吗?”

        丁荒摇头,道:“快说吧,再卖关子我就不等你了。”

        铁鹅和尚面露惊悚之色道:“我方才解开了封印,老巫婆也抓住了那只恶鬼。”

        “本以为此事已毕,谁想那孩子头顶突然凭空出现一道刺目金光,照在孩子身上,瞬间就将没入孩子体内。与此同时,那恶鬼也力量暴涨,挣脱了老巫婆的控制,将孩子一下卷起,飞遁而去。”

        丁荒也听的心惊,暗暗思忖道:“金光入体,应该就是观音说的灵壳童降世,而那恶鬼,则是伴随而生的灾厄!”

        “那施放恶鬼之人,竟然预知了灵壳童所在,提前布下了这个局。也不知我们的作为,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铁鹅和尚见他沉思不语,又道:“孩子一飞走,燕赤霞父女和老巫婆就惊慌失措的追了出去,我发现情势不对,稍稍落后思考,想提醒他们都来不及。”

        “哪里不对了?”

        丁荒急忙发问。

        铁鹅和尚说道:“在那孩子突然醒来的一刻,我看到他眼中的慧光,又见他招手放出金光,才让那恶鬼脱困的。也就是说,不是恶鬼裹挟了孩子,那孩子召唤恶鬼带着他离开了府衙!”

        “啊!还有这种事情?”

        丁荒听完,心中又惊又疑,忙问:“你确定吗?”

        铁鹅和尚道:“我看到那一幕只是一瞬而已,不能十分确定,但如果情势真是这样,其中必有隐秘。燕老鬼杀气太重,被他追上孩子,定会施出杀招斩杀恶鬼,若孩子和恶鬼是一伙的,很可能会伤到孩子!”

        丁荒疑虑丛生,脚步又慢了一些,问道:“你可知那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

        铁鹅和尚摇头道:“我也一头雾水,从来没听过这种怪事!”

        丁荒把目光投向观音神念,用心念问道:“观音大士,灵壳童为何会与恶鬼一起遁走?”

        神念沉默了一会,答道:“吾本体不在此处,只靠一道神念分身难以探查原因。不过,灵壳童肯定受到了灾厄的影响,这也是我要你救助他的原因。”

        “明白了!”

        丁荒不再多问,振作起精神,对铁鹅和尚说道:“我要走了,路上给你留下记号,你注意着点,应该不会迷路。”

        说完便加快速度,全速奔跑,一阵烟把铁鹅和尚甩的不见了人影。

        有观音神念引路,丁荒不用分心寻找,专心奔跑,一路身影如风,好似一只暗夜里疾奔的黑狼。

        他的速度本就不慢,只是在城中复杂的环境下不如会轻功和能飞的燕赤霞三人便利,一旦到了一马平川的平地上,反而比前者更快。

        一直追到北方山脚下,终于看到的了金色、白色的光亮,一前一后,拉出两道蜿蜒的线条,往林子里钻了进去。

        丁荒很快追到林子边上,却见光团提升了高度,盘旋了一圈,忽然往另外一边绕去。

        他明白观音神念在高处观察到了前方的运动轨迹,要抄近路,毫不犹豫跟了上去。

        沿着树林边从南边绕到东边,光团停了下来,丁荒也立住脚往林子里看去,果见一道金光冲了出来!

        “祎儿,你要往哪去!”

        他迎头截住,对着金光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