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世界一僵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被猪碾压

第八十九章 被猪碾压

        “居然是猪八戒!”

        丁荒听到那巨型野猪的名字,便知道了对方是谁了,心中更是惊惧。

        猪八戒这货,别看他在取经队伍里表现的偷奸耍滑,像个打酱油的,其真实身份却是天庭正神,统领八十万天河天兵的天蓬元帅!

        即便被贬落凡间变成猪妖,    也能和孙悟空过上几手,取经路上的各种大魔巨妖也打的有来有回,绝不是个无能之辈。

        他们五个低级修行者,修仙界最底层的存在,岂是这种恶妖的对手?

        就像刚建的新手号,还在新手村里晃悠,就遇一个满级boss,    估计一个照面就全灭了。

        “该怎么办?”

        丁荒知道自己一伙绝不是猪刚鬣的对手,脑中警报大作,    理智催他掉头逃跑,可是情感又让他无法放弃陈祎。

        灵壳童落在兔子精手里还好说,一旦被这猪刚鬣抓了去,绝无可能再救出来了。此猪可不是电视剧的滑稽小丑,它可真会吃人!

        “速速救人!”

        他来不及多想,大喝一声,快步闯进法阵,直朝兔子精卯二姐冲了过去。

        大兔子被困在很小的一个区域,又要挟持肚子底下的人质,没想到他会突然冲进来,慌忙扔出一颗粪球反击。

        “噗啦!”

        只是一颗粪球而已,丁荒一爪便打碎了。

        兔子精今天扔了太多的粪球,没能及时搓出第二颗,被他直冲到身前,合身扑了上来。

        卯二姐急忙人立起来,右爪遮住陈祎,左爪变成砂锅大的拳头,    ‘呼’地一声迎面捣来。

        丁荒早就知道它会使此招,顺势往地上一滚,滚到大兔子脚下,一下抱住了它的后腿,一口咬了上去!

        “哇呀,臭僵尸咬我,找死!”

        大兔子疼的惊叫一声,像惊马一样跳了起来,前脚着地,猛踢后腿。

        它的后腿又长又粗壮,猛力一蹬,力道异常巨大,把丁荒蹬得在空中乱甩,嘴里獠牙都差点扯断了。要不是手爪尖利,死死抠住兔子皮肉,一下就被踢飞了出去。

        “不要磨蹭!快抢孩子啊!”

        丁荒用尽全力抱紧了兔子腿,对身边同伴放声大呼。

        燕赤霞四人互相对视着,一时都不知如何是好,怕打到他,急忙收回各自的法器。

        他们看出大野猪厉害,    却不知道此猪的实力已经不是厉害了,而是恐怖,还以为自己一伙人可以同时应付两只妖怪。反而认为丁荒此举太过莽撞,怕逼急了兔子精会杀死孩子,所以都在犹豫。

        “快……啊呀!”

        丁荒大急之下,一个不防,手爪在兔子皮毛上打了滑,一下被大兔子蹬飞了出去。

        “僵尸小子,捉住剑!”

        他从燕赤霞头顶飞了过去,燕赤霞这才反应过来,举起大剑迎上。

        丁荒在空中探出双手,一把握住剑身,燕赤霞大吼一声,大剑用力一抡,把他又扔了回去。

        整个过程说着慢,其实只是一眨眼而已。

        大兔子把丁荒踢了出去,双腿刚一落地,又被丁荒抱住了大腿。

        “唔嗯?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没踢走?”

        卯二姐叫了一声,眼中露出疑色,以为自己看错了,扭头过来查看。

        它动作一慢,终于给了丁荒机会,双腿立了个马步,身子一矮,抱紧兔子大腿用力一掀,一下把大母猪一样肥大的兔子精给掀翻了出去!

        “咕咚!”

        大兔子滚到了一边,亮出肚子下的陈祎,丁荒也不管护体金光是否伤人,一爪抓去。

        “嗡!”

        陈祎身边金光大亮,金龙闪现,就像罩了一个透明的玻璃钟,丁荒手爪撞到上面立刻被弹了回来,竟然丝毫不能深入!

        “嘶!怎么这么结实?”

        丁荒的手指、手腕都撞脱臼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面前的陈祎,一边思索对策,一边对上骨头。

        “大威天龙!封!”

        这时,铁头和尚念动了佛法,目放金光照在陈祎的金钟罩上。

        就见一条金龙于金光中现形,游了两圈,长鸣一声,化成碎光没入陈祎胸口。

        丁荒见机极快,再次伸手去抓,谁料那大兔子躺在地上,双脚脚朝他蹬来。

        丁荒不顾她的攻击,继续伸爪向前,终于抓住了陈祎的衣服,却也被大兔子一脚蹬在肩头,向后翻了几个跟头跌倒在地。

        “噌!噌!”

        “邦!邦!”

        “呼啦!”

        燕赤霞、铁鹅和尚和夏侯秋月的攻击也同时发出,都往大兔子身上招呼,燕五也挺剑挡在丁荒身前。

        “吱哇哇哇!我的灵肉哇!”

        兔子精眼见夺不回猎物,发疯乱跳,屁股对准了丁荒,口中尖叫:“得不到,就毁掉!”

        嘶吼之间,一大坨带着血丝的紫黑光球从毛茸茸的屁股里挤了出来,足有两三百个之多,同时又有大股血水跟着冒出,咕嘟嘟喷向五人,其中一大半都给了丁荒。

        “我去,一次拉这么多,血都拉出来了!”

        丁荒见光球涌来,躲避不急,也怕伤着陈祎,不敢起身,便把孩子护在身下,趴在地上用后背硬接。

        “嗨呀!”

        燕五横在他前面,也被这么多光球惊到了,却不想退却,叱咤一声,剑光闪闪,迎向来袭光球。

        可是这次袭来的粪球实在太多,又加了兔妖血液,黏稠不易击破,她根本抵挡不住,只绞碎了几颗粪球就被粪球打到面前。

        “啊呀!”

        燕五闻到臭味,也猜到是粪便了,一下绷不住了,用左臂遮住脸,下意识的低头躲闪。

        “金刚护体!”

        眼见她要被光球湮没了,只听铁鹅和尚一声大喝,一道金光射到她身前,变成了一扇光幕,与陈祎身上的大威天龙佛印效果相当,将一大堆粪球全都挡了下来。

        丁荒见状,立刻提着孩子跳到阵外,挥手大叫:“野猪杀来了!快逃呀!分散逃走!”

        四人还是不以为意,依然在围攻大兔子,都皱起眉头看着他,对他突然变得胆小很是不解。

        燕赤霞举剑怒喝:“喂,僵尸小子,你怕死就先带孩子走,这里有我们挡着。”

        夏侯秋月也大声叫道:“留下了一同迎敌,赢面才大,分散逃走,难道要把我们其中一两人留给两只妖怪杀死吗?”

        燕五和铁鹅和尚则没有说话,都一脸疑虑,一个看向发狂的兔子精,一个盯着冲来的大野猪,眼中惧色越来越浓。

        “你们几个蠢……”

        丁荒气急,差点骂出来口,好不容易忍住火气,把陈祎扔给燕五,吩咐道:“你还年轻,你先走,要死我们四个老家伙先死!”

        “你也算老家伙?”

        燕赤霞嗤笑一声,也劝自己女儿:“僵尸小子虽然怕猪,但也说的对,小五速去!”

        “燕家姑娘,你走吧。”

        “侄女带孩子先走。”

        夏侯秋月和铁鹅也同声催促。

        “几位前辈,保重!”

        燕五知道轻重,也不执拗,把陈祎夹在肋下,一声不吭往城池方向奔去。

        “吱哇嗷!把灵肉给我留下!”

        大兔看到着陈祎被带走了,一下急了眼,欲要冲去追燕五,还是被铁鹅三人困在阵中无法突围,便对大野猪大叫:“野汉子,不要过来,先去追那个逃走的女人!”

        “哼哧哼哧!”

        大野猪猪刚鬣已经冲到百步之外,听到她的话,大声叫道:“不去!”

        “捉什么女人,我现在欲a火a焚a身,等不及要和你交a配,凡人女人和普通母兽都没用,只要你的阴冢兔之身才能消我欲a火。”

        卯二姐恨得直咬牙,怒吼道:“你娶我,只是为了交a配吗?你这猪妖,我看错了你,还以为你追着我不放,是只痴情的猪呢!”

        “痴什么情!”

        猪刚鬣粗暴叫道:“我们是妖怪,只有欲,没有情。你现在是我的老婆了,赶紧和我回洞里双修!”

        卯二姐跳脚尖叫:“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配合你,看你怎么双修!”

        “噌!噌!噌!”

        在它们说话之时,燕赤霞的飞剑已经放了出去,隔着几十步距离,先飞到高空,再直落下来,借助下坠之力,威力十分巨大。

        “噗!噗!噗!”

        三柄飞剑先后扎在大野猪的背上,被竖立的刚毛一阻,然后又像戳中了厚厚的皮革,没有继续深入,无力的斜在猪鬃里。

        “竟然能用肉身当我飞剑!”

        燕赤霞大吃一惊,戟指一指,放出雷光收回飞剑,同时放出了剑匣里的三只飞剑,射向野猪面门。

        “老婆,快跟我回洞,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鏖战之法,保你满意!嗷嗷嗷!”

        猪刚鬣都没有看几人一眼,只是把脑袋略偏了一下,性致勃勃嚎叫着,直朝大母兔子冲来。

        “噗!噗!噗!”

        三支飞剑又扎在猪脸上,这个位置没有猪鬃保护,只有纠结如毡的脏毛,但还是没有没有戳破一点皮,直接弹飞到地上!

        “!!!”

        燕赤霞三人惊呆了,铁鹅急忙把手一扬,正常纠缠大兔子的四腿木鱼跳了起来,划出一道红光,迎头砸向猪妖鼻子。

        “唔哼?是灵山木蛙!”

        猪刚鬣闻到木鱼的气息,总算投过去了一眼,又不屑冷笑道:“原来是只死了几百年的木蛙干尸啊,哼哼,佛门的秃驴竟然也开始炼尸了!”

        说着把猪嘴往上一拱,正和四脚木鱼碰在一起,它的猪嘴毫发无伤,木鱼却飞到了几丈高的空中,直落到几十步外的草丛里,没有了动静。

        “怎……怎么可能!”

        铁鹅惊的下巴都掉地上了,手中铁棒槌都落了下来,差点砸到自己脚面。

        “血脉!蛰伏!”

        二人出招时,夏侯秋月在蓄力,终于攒足了灰气,木杖一指,一条烟龙喷到大野猪身上。

        大野猪被喷了一脸,咳了两声,怒道:“凡人老婆娘,胆敢放烟呛你猪爷爷,去死!”

        说话间陡然加速,庞大的身子带着一溜虚影,一个猪突就越过了十几步距离到了夏侯秋月跟前,猪嘴一挑,夏侯秋月就惨叫着飞上天去了。

        “妖孽,看槌!”

        铁鹅和尚见老巫婆被打飞,眼睛一下红了,双手高举铁棒槌,一步抢到野猪身边,抡槌砸向野猪鼻梁。

        “咚!”

        猪刚鬣让他砸中,就跟挠痒痒一样,反嘴又是一挑,把铁头和尚也挑飞了。

        旁边的燕赤霞咬破手指,在大剑上迅速画符,口中厉喝:“天地借法,雷击剑!”

        只见他剑上青白电光滋滋作响,往空中竖起摇动了几圈,头顶凭空出现了一条条分叉的电丝,都往剑尖上汇聚过来,将一把大剑变成了缠绕着无数电丝的电剑!

        “嗨呀!”

        他马步跨立,双手持剑,距离三五步远,一剑斩向大野猪,电剑上的电丝变成了一道粗长的电鞭,甩向野猪头顶!

        “哼哧哼哧。”

        猪刚鬣饶有兴趣的瞅着电鞭,嘲弄笑道:“居然是太清正法!吼吼,可惜,只学了点皮毛,这点雷电,给我薅毛都不够!”

        “啪!”

        电鞭抽到大野猪脑袋上,放出一声爆响,炸出一股黑烟,无数电丝缠在猪刚鬣身上滋滋作响了几下,很快也消弭了。

        “看着太清老君的面上,饶你一命,滚吧!”

        大野猪往前一突,又一嘴把燕赤霞也掀飞了。

        场中就剩下一个丁荒了,站在一旁不敢动也不敢出声,猪刚鬣直接无视了他,性奋的扑向母兔子。

        “走开,不要挡我!”

        谁想那卯二姐骂了一句,四脚一腾,从野猪身上跳了过去,去追燕五了。

        燕五一个凡人,又带着孩子,怎么可能跑的过它?丁荒想拦它也拦不住,急忙大叫:“猪刚鬣,你老婆跑了,快追呀!”

        “嗯?跑了?”

        大野猪转过身子瞅着他,眼中放着凶光说道:“你在说什么?敢污蔑我的女人,我吃了你!”

        丁荒指着大兔子,一副关心它的模样,焦急叫道:“嗨,你真是个实心肠的汉子,不知道女人的诡诈心思。”

        “那卯二姐根本就不想嫁给你,只是为了脱身才哄骗你而已,现在自由了,当然要赶紧逃离你。不信你叫她等等你,她若是真的等你,那就算我污蔑,你吃我。”

        猪刚鬣眼神动了,狐疑着看了看跑开的大兔子,高叫道:“老婆,你等等我,我们有事一起办,赶紧办完练双修。”

        卯二姐急着追灵壳童,哪里有心思陪他双修,一声不吭,头也没回的继续追击。

        “呜嗯嗯嗯……又被女人骗了!”

        猪刚鬣满眼怨气,嘴里发出低沉的咆哮,鬃毛竖了起来,后脚在地上刨了几下,猛地冲了出去。

        “臭婆娘,敢骗我,让我抓到,看我怎么玩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