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女帝没空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青嵐

第二十八章 青嵐

        如今凉州城此行一无所获,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可失望至于,宁遥当即便查出了这青楼的不对劲。蔡筱云给的玉牌明明应该想做什么都可以,可这个青嵐却说查账本需要蔡筱云特制的令牌。

        蔡筱云是个贪财的,又是个铁公鸡,素来一毛不拔。她唯一肯花钱的地方,便是造江南的园子,花重买来玉李奥雕刻玉牌已经够稀奇了,觉不可能会再花钱去打造一副令牌。

        如此看来,不是青嵐有问题,便是别人有问题。

        于是,夜里,宁遥早早的便吸了灯,渐渐放缓了呼吸,待到她的气息调整到了同睡着后一样的气息,没一会儿,便有人摸进了她的房间。来人左翻右翻,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宁遥的身上。

        于是,来人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宁遥面前,就在那人伸出了手欲探入宁遥衣内,宁遥便忽然睁开了眼睛抓住了来人的手,没几招便点住了来人的穴道,拔下了那人面上戴着的面罩,却惊讶的发现面具下的,是青嵐的脸。

        见自己被宁遥发现,青嵐倒也不闹,只是一脸的认命。

        “如今被你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青嵐看着宁遥狠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宁遥对着她的眼睛,“你半夜潜入我房间,为的是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来验验你的那块玉佩究竟是真是假。”青嵐看着她的眼睛,不卑不亢,“这玉牌楼主只给过一个人,那便是当真的镇南大将军宁遥,她可不长你这样。你怎么保证,你的那块玉佩不是假的?又怎么证明你没有背叛楼主?”

        听了她的话,宁遥一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反问道:“好说,楼主有多小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玉料子一般,雕工一般,最多也就一百两。就着,当初她付钱的时候,还抱怨了许久,足足脱了三年才将银子给人家结清了,可有此事?”

        “不错。”青嵐的语气透了些无奈,对宁遥的信任又加了几分,却还是没有完全信她,接着又继续试探道,“那你又怎么证明,你不是别人派来的细作?”

        “好说,比如,我知道楼主其实医术了得,却从不肯显露半分,不为别的,就因为她嫌麻烦。在比如,她先前一直待在蜀城,还同叶钊私交甚密。还有……”

        “行了行了,别说了,我信了我信了。”青嵐听她如此说只觉得十分无语,全然信了宁遥的话,又接着道,“这么说,楼主可是收到了我传给她的密信才派了你来的?”

        密信?宁遥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蔡筱云只偷偷同她说叫她务必到这青楼里呆上一段时日,却没提什么密信的事,难道是为了试试这个青嵐?

        又或者,是这青楼有问题。

        “楼主只要我来此,并未交待其他。”宁遥如是道。

        “楼主没有告诉你,定有她的道理。”青嵐思索了片刻又看向了宁遥,“你既然是她信任的人,告诉你也无妨。只是还请先替我解开穴道,我好取东西。”

        语毕,见宁遥依旧不为所动,她又接着道:“你武功和反应速度都远在我之上,我不是你的对手,再者,我已经确认了你的身份,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

        听她如此说,宁遥再三思索,决定也验验她的身份。思及此处,她当即将手抱在了胸前看着青嵐,眼睛死死看着她的脸道:“我又该如何确认你的身份呢?”

        “我永远都不会背叛楼主的!”

        “空口无凭。”宁遥看着她的眼睛里没有半分情感,“这种理由,我听多了。”

        “楼主与我,是救命的恩情,我怎么会背叛她?”

        说着,青嵐的眼中瞬间盈满了眼泪,宁遥看了依旧冷着一张脸。

        “农夫与蛇的故事所说不算人尽皆知,可我还不至于没有听说过。”

        “你不懂。”青嵐的眼神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连声音都变得轻柔了些,“我是最早便跟在楼主身边的人,跟着她的时候,我才六岁。”

        “我原是燕京人士,我六岁那年,越国连连干旱,粮食欠收,饿死了不少人,齐国借机来犯,攻下了不少越国的领土,便是那段时间,燕京被齐国占领了。”往事不堪回首,再此提起,不过徒增伤感,“你没生在哪个年代,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家破人亡。”

        说着,青嵐眸中的眼泪,便落了下来。

        她便是在那样的情景之下,被蔡筱云救了的。即便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可她却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是怎么被蔡筱云救下的。

        齐国人高大威猛,生性好战,燕京城破那日,她站在死人堆里,看着高大凶残的齐国士兵对自己举起了弯刀,吓得呆在了原地,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忘了。她忽然便闭上了眼睛,在内心奋力的祈求,祈求天神派下一个人来救自己。

        就在那危机时刻,那位齐国士兵却忽然倒在了地上,随后,她便看见了一个人。

        她看到,一个十五六岁左右大小的女子一袭红衣英姿飒爽,手执弓箭还保持着射箭的姿态站在那里,宛若神祗,她仿佛能看到,那个女子在发光!也就是那时,她坚信,那个女子是天神派下来救她的神仙。

        在看到自己之后,神仙姐姐便变了脸色收起了满身的杀气,放下了手朝自己跑了过来,不顾自己满身污垢,用衣袖替她擦了脸,然后开了口,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她却什么也答不上了,抓着她衣摆,问她是不是神仙派下来救她的?

        听了她的话,蔡筱云只笑了笑,随后抬手点了一下她的鼻子。

        ――是不是神仙派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这丫头嘴甜的很!

        没过多久,马蹄声便近了。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她和蔡筱云都变了脸色,不同的时,她那时是满脸的惊恐,而蔡筱云,却异常的镇定。

        当时领兵攻城的人里,便有如今令人闻风散胆的齐国大将军高昌,只是那时,高昌还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参将而已。当时齐国的领军者,是当时在齐国战功显赫的征南将军高度。高度显然认识蔡筱云,还十分的尊敬她,并未叫手下的人为难他们,甚至亲自送她们出了城。

        后来,青嵐才知道,那个高度是看上了蔡筱云的美貌,同越国皇帝下了聘,欲娶她为妻。好在但是蔡家位高权重引得先帝猜忌,此事才没成。

        青嵐就那么跟在了蔡筱云身边,跟着蔡筱云四处游历,结识了许多人。镇北大将军陈牧镇南大将军叶钊,名医吴江,左相之女颜言……因着蔡筱云的关系,她和他们,也算熟络。

        后来,蔡父意外身亡蔡家败落,先帝驾崩新皇登基,颜言嫁入皇宫成为淑妃,她还是跟着蔡筱云。

        蔡家败落,没多久,诺大一个蔡府,便只剩下蔡筱云和她。蔡筱云说,即便她们是女子,也能自力更生,拼出一番事业来,于是她们从零做起,当了所有值钱的首饰,开始做买卖。

        蔡筱云很是聪明,总能做出一些新奇古怪的东西专门卖给高门贵族,设计了许多好看的衣服款式和胭脂水粉,钗环珠宝,引得那些达官显贵的小姐姑娘们不惜花费重金,只为求其一二……

        她是个有天赋的,赚了不少钱,又逐步扩张了势力,克服了诸多困难,渐渐成了富甲一方的商贾之人。后来,蔡筱云便开了青楼,收留了许多无家可归的的人,教她们才艺让他们能有个吃饭的地方。

        蔡筱云的青楼,只谈风月,不谈其他,与别的青楼很是不同,客人们也都是些文人才子,平日里弹琴听取观赏歌舞,后来慢慢的,便成了收集情报的地方。

        再后来,颜言死了,陈牧被污蔑叛国,蔡筱云便叫她来掌管凉州城的势力,没几年,叶钊也被污蔑叛国,被判了死刑。至此以后,蔡筱云身边,便只剩下了一个她。

        她知道,蔡筱云受叶钊之托,为他保住了女儿叶蓁蓁和义女宁遥,她知道宁遥和蔡筱云的计划,知道她们要报仇,于是,她也决定要报仇。

        只要是蔡筱云要做的事,她都会义无反顾的为她去做,不为别的,只因没有蔡筱云,就没有她,更因为,在蔡筱云身边,她学到了,女人靠自己也可以活得很好,女人并不是生来就要依靠男人的。

        蔡筱云对于她来说,就是她的神。

        “这世上谁都会背叛蔡筱云,只有我不会。”青嵐冷静了下来,再次看向了宁遥,“要是有朝一日,你背叛了她,我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你。”

        看着青嵐,宁遥的心里无端的涌出一股不祥的情感。她对蔡筱云的执念太深,只怕将来会引出祸端。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替蔡筱云解决这个麻烦。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宁遥便抬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楼里发生了什么事,严重到你要给楼主写信的地步?”

        “楼里混进了别的势力的细作,只是我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先上秉了楼主。”青嵐揉了揉酸疼的肩膀,舒展了一下身体,边压着腿边道,“既然你来了,那边和我一起查吧。”

        瞧着她这般模样,宁遥忽然便放了心。也是,青嵐毕竟是自幼跟在蔡筱云身边长大的,行事作风与之相似也是常理之中的事。

        “你因何断定混进了别的细作?”

        “我之前拦截了一只从楼里飞出去的信鸽,上面写着齐国的文字。”青嵐换了个压腿的姿势,“齐国的文字我只能看懂几个,上面写着什么居庸关什么幸存之类的,具体写了什么,我便不知道了。”

        听了这些,宁遥心下一惊。看来齐国也已经知道了镇北军有幸存者了,她原以为线索断了,还要再花些时间慢慢寻,如今看来,只有找到那个细作,便能得到最新的线索了,答应了她也没什么坏事。

        随即,她点头应道:“帮你可以,不过我只有三天的时间。”

        三天之后,张维带领的使队已经快进入金城郡地界了,她得在他们到达之前赶到,这样才能在皇帝的人动手时顺势而为,救下他的性命。

        “三天,三天也行。”

        三天的时间里,宁遥在青嵐的配合下暗中查着青楼里的众人。查来查去,最后将目标定在了一个负责打杂的丫鬟上面。

        丫鬟叫兰儿,自从家中遇难,到凉州城投靠亲戚,却不想亲戚早已经搬走了,花光了盘缠无地容身,恰逢青嵐贴出了招工的告示,便到这应聘,做了个负责打扫的下人。

        “楼主说了,要是有人来楼里讨活路,只要能凭自己的双手劳作,便都留下。”在一间阁楼之内,青嵐透过半开着的窗户缝看着正在干活的兰儿,摇着团扇憋着嘴,“兰儿是半年前投身到这里的,说是攒够了盘缠就离开。她倒是能干,一会儿也不见闲着。”

        “怎么会是她呢?”青嵐啧了一声,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你瞧她一直做事到现在,却气息稳定,而且走路无声,能做到这一点,至少轻功不错。”宁遥有条有理的分析着,“而且,她能影藏这么久不叫你察觉她会武功,武功必定不比你差。”

        “是吗?”青嵐显然还是不信,又问道,“你找到证据了?”

        “你不是说她不识字吗?寻个机会叫她收拾收拾书房,不是就知道真假了吗?证据自然也就有了。”

        “那……那要真是她,凭她的功夫,我可留不住她。”说着,她斜眼看着宁遥,见她依旧看着兰儿,便拿着团扇替宁遥扇了扇,扇了几下,见宁遥回头,又赔了个笑脸,“大人,热不热,我替你扇扇风。”

        “无事献殷勤,说吧,想我怎么帮你。”

        “大人功夫这么好,抓人的事,自然是要多多仰仗大人了。”青嵐丝毫没有身为长辈的自觉,而是将事情都顺着由头都推给宁遥。

        宁遥一时有些无语。

        跟着蔡筱云,学什么不好,偏将她那游手好闲避重就轻的德性学得炉火纯青。

        “你未必比她差,何不自己动手?”

        “能者多劳嘛,你功夫那么好,自然是你来了。”

        “我答应你就是。”宁遥无奈的摇头叹气,最后还是应下了青嵐的请求,“不过,我只帮你抓人,天黑之后我便得走了。”

        “行,只要抓到人就行。”

        不用再自己动手,青嵐便欢天喜地的离开了阁楼,宁遥则依旧在阁楼里呆着,没一会儿便听到了青嵐故意扯着嗓子训斥下人的声音。瞧着她和那些下人玩闹说笑的模样,忽然便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同蔡筱云见面时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