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本将心向月明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五月十七日一大早,肖州军全军早早用完朝食,全军东向。

        在贺全的严令下肖州军几乎放弃了除了甲胄兵械干粮用水之外的一切东西,传令兵带着贺全的手谕和政事堂的文书勒令沿途郡县提供补给,

        城中曹轲也告别了曹景慧,身边百余亲卫,朝着前方追去。至于昨日的刺杀和逼税等事儿有暂代的罗阳太守处理,大战当前曹轲也没有精力再管这等事情,又有罗阳郡主在,哪怕是做做样子也非同一般。

        很快便出了城门,南子涣夏运杰由曹轲亲自派人押送京师,但是几个小吏的脑袋已经直接挂在了城楼上,郡中告示也开始通传各县各乡各村。暂代郡尉的城防指挥蓝九亨躬身站在路边,直到赵王的马队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大军一路出了罗阳郡便入了梁州傅山郡,然后过州治三川郡,再穿过荷莲郡,再过商郡便可进入辉州境内,东西九百里有余。

        张西阳骑在骏马上,紧跟着赵王曹柯,但是却忍不住不时的回头,曹柯心里谈不上高兴也谈不上讨厌,自己的九妹生就国色,有人说九妹的出生是太子妃的延续。曹柯听了很是不喜,甚至自己的父亲,太子曹胤也很不喜欢九妹。

        故太子妃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嫡长子曹柯,七年后又有了这个妹妹,但是却难产而亡,这让一向和太子妃感情甚笃的曹胤对曹景慧从内心不喜,但是郑皇曹举却不这么认为,原因是青城山上的国师天云子曾今说过此女非凡将来定可为大郑留一大才,若运作得当足以再续大郑威势二百载。

        曹举深信不疑,曹胤嗤之以鼻。

        即便曹柯自己对这个妹妹内心也是极其复杂,一方面因为父亲不喜便少言语后来知道母妃因自己而去更是自责终日寡欢,曹柯看着不忍心,但是一想到母妃又觉得多少是有关系的。

        对于大郑的江山曹柯在乎,曹胤也在乎,但是大郑的江山还算稳当,可是天人永隔的思念却是每日供奉的清香如云直上,不曾断绝,这又岂是时间可以磨平的。

        曹柯有时候想或许九妹嫁一个好人家,天家玉叶就算再不详那也是贵不可言的。

        回头看看,正巧碰上张西阳回头张望已经看不见的罗阳郡城,曹柯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天云子的预言他曾今听父亲提起过,一个女子可续大郑二百年威名?虽然大郑兵威近年来有些意外但是也还可以。

        再想想,张西阳从军不到一年半斩首便有三十多级,还曾一箭射杀敌军主帅,万军从中就算一个管两千多人的营指挥使那都是明盔硬甲,身边总有亲卫舍命相互更何况三十多万大军的统帅,可是这小子就是一箭了结。

        而且近年才十七岁吧,比自己还小两岁,便已经是队正百人将了,大郑有多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奇才了?

        还是功勋之后,他老爹可以说是用命挽大厦于将倾的人物,曾经的部下袍泽调出汾州军的每一个不照顾的,像故了的吴全,还有东南的苏帅,现在又有贺全。

        曹柯越想越觉得这小子只要能活下来未来肯定不简单。

        虽然现在只是一个队正,管百人,在整个大郑四营五军二十一州卫的近两百万人里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可是才十七岁不是,只要立功那么未来定然富贵。

        嗯,比九妹大两岁,倒是也挺合适。

        “西阳。”

        “标下在,殿下有何吩咐?”张西阳听到曹柯唤急忙回过头来应道。

        曹柯的骑术还是差点火候,在颠簸的马上说话还有些颠,“此去辉州定要好好努力,孤尽量多给你立功的机会,你要往上爬,早点封侯拜将,在大郑,只要你用命就不会亏待你的。”

        张西阳略略思索便懂了的,就一天,连马夫都知道这个刚来的小伙子居然喜欢上了罗阳郡主,打趣的有之嘲讽的亦是不少。

        听到曹柯的暗示张西阳内心很是激动,拍着胸脯大喊:“殿下放心,标下定然奋勇,多立军功,九死不退。”

        这句话把旁边的护卫们逗得哈哈大笑,有的鼓励到:“娃子,加把劲儿,多来几个首级军功,老哥哥们都等着你!”

        说完又是一阵哄笑。

        曹柯等人出发的要比贺全等人晚一些,可是人少整体便也快,不到半日便撵上了肖州军的后卫,此时肖州军正在做短暂的休息,急行军几十里路战马有些吃不消。

        军士们给战马松开腹部的肚带,拿出豆料袋子,盐水等等。

        曹柯带着人缓慢减速,身后飞扬的尘土渐渐沉了下去,问清楚贺全的中军帐之后直接过去。

        “贺将军。”有人在的时候自然不能续关系,曹柯进账后贺全刚好命人将舆图挂了起来。

        “殿下。”

        “今日行了多少里路了?”

        “回殿下,马行了六十里步行了五里,现在日头正足,待军士们吃些干粮,喂喂马,休息片刻再上路,估计今晚便可以在梁州境内扎营休息了。”

        贺全接过兵士递过来的指挥棒一指说道:“目前我们在这里柳邑,再走四十里便是傅山郡。”

        曹柯顺着指挥棒把眼神飘了过去,又顺着延伸到辉州青城郡问道:“照这个速度我们到达青城县走最近的路还得多久?”

        “从傅山郡到商郡官道大约九百四十里,按照目前的速度需要差不多八天,但是战马每天急行军六十里肯定是吃不消的,所以末将觉得可以把时间放宽到九天。”

        “而这里。”说着贺全将指挥棒向东移:“齐郡和宗北郡,走齐郡会近十五里左右的可是走齐郡需要过齐水,以附近渡口的运载能力这近两万匹战马和小五千甲士要想全部过河最少也得六个时辰,半天。”

        “半天的时间有些太久了。”曹柯直接否定道:“如果走宗北郡呢?”

        “宗北虽然要多走十五里路而且还需翻过两个小山岭,但是反而可以比走齐郡快两个时辰到达,这样的话九天之后过了商郡转向宗北然后斜指青城县,不到四百里路,加把劲儿用不了三天就可以跑完。”

        “所以十二天?”

        “或许用不了十二天,但是最快也得十一天。”

        “那就按照最快的来吧,靖人攻陷三郡已经是四天前的消息了,之前按兵不动,可一旦动起来那就是虎下山狼出涧,舟山宁崇二郡不到两天便丢了,再过十二天之后不知道靖人兵峰将会推进到什么地方,所以我们一定要快,这个还需要下来的时候跟将士们讲清楚,我们必须要抢时间。”

        曹柯拿起另一根指挥棒,定在青城县的位置:“这里,就在这里,青城郡所辉州刺史所在,我们必须得把靖人拖在青城以东,也是孤认为辉州可以容忍的最坏的程度。”

        贺全点点头说道:“是啊,别的不说齐郡境内还有两个金矿,东郭郡境内有皇家马场,专为吉幽培育良马,青城郡城里还有个夔龙兵府,这些都万不失。”

        “而且过了樟南郡就是一马平川,若樟南有失那梁岭二州都有兵戈之危,眼下岭州卫主力还跟着苏帅在海州前线。这个险不能冒,我们需要尽量前推,最好能保住樟南郡。”

        曹柯沉声问道:“可是我们兵力不足。青城是极限了吧。”

        贺全摇摇头说道:“殿下此言差矣,对于大郑的军人来说没有极限,对于肖州军来说更没有极限。”

        “兵力不足确实是个问题,但是现在夔龙兵府内怎么着也有数千新兵,他们对于四营五军来说有所欠缺,但是对于州卫来说差的就是见血,我大郑八大兵府练出来的兵打上几仗那就是一等一的精锐,就是可以数量太少了,挑起来不容易的。”

        曹柯问道:“具孤所知八大兵府的新兵训练需要一年方可卒业,距离上次结业也才三个多月吧,可行?孤的意思是守城兵士可以放宽要求,动员百姓退伍老兵,以及三班差役,至于新兵是否再等等?”

        贺全笑道:“殿下有所不知,我大郑兵雄武一方面却是因为赏罚分明甲坚兵利,另一方面八方兵府也绝不能忽视,报名从军必须得是良家子,入府测试需举石锁,然后绕校场跑五圈然后过障碍这些都必须在一个时辰内完成,一整套下来便能刷下去不少人,而且操练过程中不合格的随时刷下去,每年八大兵府都有数万人过了初试,可是每年能从八大兵府合格分配各州卫甚至各营的也就两三千人,加起来最多的时候也不够五万,殿下想想,这一番下来这士卒能是弱旅么?那一个个都跟狼崽子似的。”

        曹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谢贺将军指点。”

        贺全急忙摆手道:“殿下言重了,这一切都有操典条例,殿下只要一看便知,这天下诸国也只有我大郑有这实力挑新兵练新兵了,每年光这新兵募集训练等等便是数百万贯,虎贲之士可都是用钱砸出来的。”

        略略停顿了一下之后贺全接着说道:“殿下有雄心末将自然不能扫兴,现在整个辉州境内怕是已经动员了不少的民兵丁壮,这些人出城野战不行,但是守城绰绰有余,再辅以老兵教导,诸多城池皆可保。这样一来我们完全可以调集蒙郡、西口郡、云海郡、齐郡、宗北郡等各郡州卫驻兵、城防营以及要地备御再动员退伍老兵,这些人马加起来怎么也有三万之数,通通集中到青城郡,只要青城不失那靖人最多再拿下万安、北礼、南礼、樟北、清河五郡,但是他占的地方越多可以动用的兵力就越少,最后主动权依然在我们手里。”

        “之后便可以按照作业商定,雷霆一击之后将肖州军化整为零,疯狂袭扰敌后,殿下则坐镇青城,有三万多人守青城郡只要物资足够守个十天半个月不成问题,这个时候梁州卫、幽州卫和东北大营的援军早就到了。这个时候光披甲战兵就可以超过十万,该急的可就是他靖人了。”

        曹柯听着练练点头,虽然凶险,但是胜率还是有的,不由得赞道:“贺将军不愧是国之猛士,鞭辟入里,细致入微又不是大胆,孤当真开了眼界。”

        贺全摇摇头笑道:“末将这点道行可是不敢。”随后用下巴一指门口:“末将脑子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他爹教的。就是可惜了。”

        曹柯说道:“国朝能有故张将军这样的奋勇之士属实幸事,其壮烈也是国朝不幸,还好我们还有给他露露脸的机会。”

        “张西阳,近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