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本将心向月明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战马的冲锋彻底进入了最终的状态。

        奔腾的呼啸声如海浪般扑向前方,激起阵阵尘埃。

        马蹄声仿佛成为天地间的主宰,不可阻挡。

        被打断的松本平缸羞怒之下做出一个非常勇敢的决定——冲锋!

        当然不是无脑,虽说不明白郑军为什么会突兀的出现在此地,但是绝对是少数精锐,人多了肯定会被斥候发现,不是精锐也不可能有这么大动静。

        松本平缸自己就带着二百多雉刀骑兵,很有底气。

        辉州卫的的骑兵他松本又不是没见过无非一个人高马大甲好的外样子,但是那又如何还不如被雉刀骑兵杀了个干净,何惧之有?

        况且靖军虽然松懈后阵的士兵也不够精锐可毕竟打生打死好几代人了,哪怕是耳提面命的反应都有了。

        这不大军已经在聚集了,现在最主要的是不能让靖军冲乱后军军阵,否则混乱之下极容易导致炸营,一些不明情况的士兵很可能会有错误的认知从而为了活命选择跑路。

        松本平缸在靖国那也是出了名的勇将,号称小野早竹麾下第一人,在靖国那也是响当当的汉子,屠夫的绰号那可是凭着手中的长刀砍出来的。

        松本屠夫准备教教郑军小子怎么做人。

        “立春你立马组织防御,若被郑军破阵我一定禀告小野大将砍了你的头。”

        立春惊惧的连连称是。

        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很多时候仅仅是一息便已经决定了命运。

        松本平缸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张西阳连人带马撞上了靖军仓促之间组织的阵线。

        几百人的靖军队伍早已经被先前的连弩射的七零八落死伤狼藉,最后的一轮投枪更是亮瞎了眼。

        势大力沉的标枪串个葫芦非常轻松,有好几个靖军士兵被钉在了地上杀猪似的挣扎着,凄厉的声音把附近的靖军士兵吓得直打哆嗦,看着这群人高马大的骑士宛若从地狱中冲出来的军队。

        可是他们连扔下武器逃跑的时间都没有,也不知道该如何。

        负责指挥的大使躲过了郑军的弩矢却被一根投枪直接从脖子贯了进去扎在地上,投枪上传来的巨力轻易的绞断了他的喉管和半边脖子,连声都没来得及出便飞升了。

        靖军最先接触到的是战马的前腿蹄子,两个靖军士兵直接被踢了起来,竹甲当时被踹碎,胸前的肋骨不知断了多少跟,战马的力量踹碎了内脏,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的靖军士兵紧接着又被撞上了战马的前胸,这下彻底飞了,倒在地上软绵绵的动也动不得。

        张西阳大吼着冲过第一道防线,长刀上却没有滴血,大意了,靖军太矮还没有马高。

        不过郑军人马俱甲,光靠撞击也破了靖军的第一道防线。

        此时战马也就可以算刚刚热身完毕。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快到靖军士兵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乱哄哄的士兵还在组织第二道防线,几个队佐大使指挥着各自的士兵列阵,不远处一些士兵抬着拒马鹿角还在往过跑。

        隆隆的马蹄声仿佛强心剂让每一个靖军的肾上腺素飙升,动作快了不少,军官的嗓门也大了不少,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带着手忙脚乱的感觉。

        接着靖军士兵惊惧的看着前方,毕竟后阵的精锐不多,见过的场面也少。

        几个军官紧张的握着手中的长刀站在最前排,头也不回的大声呼喊着稳住。

        远处有零星的弓箭射过来却根本无法破甲,郑军的防御可以说密不透风,连马腿上都有一层,整个郑军这么武装的重甲骑兵也就只有肖州军了。

        也是靖人倒霉。

        指挥弓手的长弓队佐大惊,冲着部下就是一通怒吼,他不断的暗示自己是太急了,所以弓弦没有拉到位,而且太远了又是铁甲,最近的都在三十步开外,射不穿正常。

        胡思乱想之间张西阳率领人马撞上了第二层。

        这一次比第一层更加彻底,此时的战马状态几乎属于巅峰,靖人的长枪朝着战马的前胸刺了过来却发现根本刺不穿,前胸甲由精铁打造很是厚实,反倒是把长枪顶的极度弯曲而后啪的一声断裂,巨大的力量直接把靖军士兵顶的后退,接着撞上了冲锋的战马。

        每一个郑军骑兵都撞飞了好几个,这个画面就如同漫天飞絮一般,到处是飞起的人群极具视觉震撼。

        这种极致的冲锋来自于大郑最精锐的肖州军。

        靖军瞬间破防。

        靖军瞭望塔上的士兵看的一清二楚,待到反应过来时第二排的简易防线已经彻底失效。

        一百名郑军铁骑,准确的说是一百零一名郑军铁骑手持直刀呼啸而来。

        瞭望塔上的士兵再次狂摇着旗子。

        “郑人这就已经冲破第二道防线了?”

        立春川原大惊,这么快?

        可是松本平缸刚刚带着二百多人冲了上去,甚至最后十几个骑兵还在这里还没有开始加速。

        “压上去!”

        立春手握长刀朝着部下呼喝着。

        此时知道郑军冲阵的仅仅是前面的一小部分,后方的士兵只知道有人打过来了,而且人数不多,毕竟瞭望塔上只挂了一面绿色的旗子还只露出半截,说明敌人连五百人都不到。

        只不过这声势听着不小,来的肯定是精锐。

        在靖军眼里一个郑军甲士的首级代表着白花花的银子。

        于是前面的哭爹喊娘,后面的摩拳擦掌,两极分化。

        松本平缸高举着长刀,时不时的在头上打个转,大声呼喝着。

        身后的部下喊杀声动天,引来附近靖军的一片叫好声。

        雉刀骑兵队在这几个月来那就是胜利的象征。

        松本平缸的气势也随着喝彩迅速攀升,只见他怒目圆睁,须发皆张,小短腿夹着马腹随着奔驰一起一伏。

        “南国名前左番番主,名前之虎,侍大将,松本平缸来也,受死吧!”

        松本平缸大吼着朝着迎面而来的郑军冲了上去。

        那么的自信满满。

        南国岛是靖国八大岛之一,岛上原先近百诸侯最后打的不到五个,再到小野早竹名义上统一南岛,这期间松本平缸可以说闯下了赫赫威名,在南国岛上无人不知,因为兼领名前左右两番而被尊称为名前之虎。

        猛虎出击那必然震啸山林。

        虽然这猛虎比较袖珍,和迎面对冲过来的张西阳相比不免有些滑稽。

        郑军冲破了两道防线之后仗着快马迅速往里突击,沿途那是鸡飞狗跳,即便遇到一些抵抗也很是无力。

        风声呼呼过耳,一百骑兵呈锋矢阵型直直的刺进靖军后阵。

        直刀左右挥舞之间一颗颗首级凭空跃起。

        郑军毫无压力,杀的起劲。

        很快张西阳便感觉到另一股骑兵快速接近。舔舔嘴角溅上的血大喝一声:“杀啊!”

        郑军骑兵和靖军雉刀队互相撞入彼此阵中。

        但是就在双方刀锋刚刚接触的一刹那靖军士兵惊恐的发现手上传来的巨力根本无法抵挡,有的长刀直接被磕断,郑军的直刀很轻易的从脖子穿过,更多的还没有来得及挥刀便被手快的郑军劈下马。

        悍不畏死的靖军骑兵驾驶的战马试图把郑军骑兵撞倒,可是机灵的战马此时完美的发挥的小的灵巧,掏着缝儿便冲了过去,但是马上的骑士却永远的趴在地上然后被后续的骑兵踩成了肉泥。

        鬼使神差打马跟来刚刚爬上瞭望塔的田井右卫试图看清楚双方的交战,他想着有松本平缸带队还是最精锐的雉刀骑兵队,己方还有这么多人怎么也够赢了吧,田井自己从小便听过名前之虎松本在南国岛上的各种传奇。

        田井也确实看到了,而且看的非常清楚,那位被很多南国岛的小孩子视为英雄的松本平缸刚一照面便被为首的郑军军官一刀劈成了两半,战马跑着跑着松本的上半身便掉了下去洒了一地的内脏,这一幕直接把田井吓得站不住脚。

        趴在瞭望塔上朝下直吐,下边靖军士兵的谩骂也顾不得听,就看着前方,平日里把两个鼻孔当眼睛的雉刀队在面对郑军骑兵时毫无还手之力。

        郑军透阵而倒下的才三个人,而且还是最后的三个人。有两个人还互相搀扶的爬起来,背靠背凶狠的瞪着周围的靖军,然后在他们震惊的眼神里大吼一声猛的冲了上去。

        明明只有两个人却把几十个靖军吓得一哄而散,转头就跑,有的还把手中的兵器朝后一扔。

        这两个郑军顶多砍杀了四五个人,可是其凶狠让一向自喻悍勇的靖军都感到恐惧,甚至逃跑。

        而这两个郑军竟然还在这种看似绝境的情况里骑上备用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杀出重围追自己袍泽去了。

        田井腿肚子止不住的打哆嗦,这就是郑军真正的实力么?

        这还是人么?

        两百多雉刀骑在一场冲突交错过后剩下的还不到五十,往日骄傲的雉刀骑现在活脱脱的像一只鹌鹑,瞪着惊惧的目光看向郑军的背影。

        耳畔又传来郑军的高呼,雉刀骑吓得一哆嗦,有的人连刀都拿不稳,然后不约而同的打马朝着本阵狂奔。

        而周围的靖军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不知所措,有军官颤声集合着部队等待指令,茫然的靖军才得已汇聚在一起。

        立春川原还不知道前方的溃败,最先集结好的部队已经被派了出去,整个靖军后阵大约有三万多人,最外围的立春川原管着六七千,其中还是有千儿八百见过血真正战场上有过斩首的精锐。

        这千人便是立春川原的底气。

        无畏的立春走在最前方,骑着他心爱的小马,手中的长刀里映着身后的士卒。

        然后郑军的战马出现在了立春的视线里。

        “结阵!结阵!”

        立春川原骑在不安的小马上举刀高呼,宛如,宛如,宛如什么?

        真的好像一只强壮的蚂蚁对着天敌举起了手中的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