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本将心向月明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坂木伸司宕机了。

        或者说一众靖军都宕机了。

        我们这次是选择了一个什么样的对手开战啊!

        这是坂木伸司此刻心里最直接的疑问和不安。

        民不畏死何以以死畏之。

        民畏死而慨然赴死呢?

        何人可破?

        攻克坚城的那点喜悦如今是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成全他们吧!”坂木伸司不想再停留,下令不留活口,可是即便是最底层的士卒都没能再肆无忌惮的发泄内心的狂暴了。

        青城县外吉竹健一郎高挺着胸脯走进靖军大帐之内,小野早竹端坐在主位上,眼角带笑。

        没成想到负责看押粮草的后军竟能有如此斩获,郑军肖州军的队正。

        肖州军是什么吉竹健一郎在第一时间便打听清楚汇报了过来,大郑六军的名声他们现在也算是清楚了不过具体多牛逼没有具体的对比还不好想象。

        还听说十年前最强大的汾州军,那个被郑皇称为诸军之冠的至强之军被团灭了,惹得在座的靖军将领一阵哄笑,都被灭干净了还有什么资格被称为天下至强。

        不少靖军将领都大呼遗憾,若不然定要会会这汾州军看看这天下至极的名头到底应该属于谁。

        汾州军没了那最厉害的不就是肖州军了么?

        如此一来此次献上来的东西不就是缴获了肖州军的东西?

        四舍五入下来那不就相当于打败了肖州军么?

        诸将讨论的眉飞色舞,连带着看着帐中被打成死狗一般模样的牛高也带上了戏虐之色。

        一并送来的还有百余匹健马,还有数十套肖州军专属的重甲,这等甲胄是辉州卫和各地备御所根本无法相比的。

        之前张西阳带兵突袭后队又往来拼杀的时候也扔下了一些尸体,缴获的战马和重甲被当作宝贝一般紧急送往了大后方。

        小野早竹看着眼前一水的重甲,不时的用手摸一摸,手掌滑过上面的刀痕还有点割手,这盔甲的防御力当真不知道甩自己身上穿的多少条街,还有那马,扛着二百多斤都可以飞奔往来,这样的神驹得多少人力物力,可郑国居然敢让这样的部队派个三四百人就这么孤军深入。

        靖军将领不屑的认为郑人不懂战争,哪像他们战场上埋了不知道多少代人,说是还在娘胎里就会打仗也不为过,在靖国即便是小孩子都会杀人。

        小野早竹对出现的这股重甲骑士还是相当重视的,抓来的郑人交代了大概,肖州军有好几千人,如果都是这样的装备那就相当恐怖了。

        部下们只需要当时的快意,统帅也不能被当下的胜利所迷惑。

        况且己方真的是胜利的么?肖州军损失了二百多人可是己方光战死就超过了三千人,更别说负伤的被打散的,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切实统计,这等战力若是来那么三千人那就相当恐怖了。

        小野早竹被称为智勇双全之将脑子还是很足的。

        入侵郑国差不多两个月了,这头古老的雄狮却没有做出预料之中的反应。

        到现在为止郑国的援军依旧没有消息可是散出去近百队精锐探子传回来消息的越来越少。

        基层军官不知道这种事,而大部分高层军官根本不管这种事,可是小野早竹知道这必然不是好兆头。

        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说不定所有祈祷不会发生的事情就会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比如郑国的援军。

        好歹带甲百余万的强国,怎么可能没有实力顾及此处?小野早竹想起当初自己极力反对却被训斥的往事又不免有些唏嘘。

        眼见部下们越说越离谱,连日来的胜利和享之不尽的郑国女子给这些将军们带来莫大的满足感的同时也带来了错觉。

        征服郑国就像征服这些郑人女子一样肯定会遇到激烈的反抗,但是最终的胜利一定属于自己。

        就像青城县,也必定会被拿下,事实上青城县也却是摇摇欲坠,城内未被杀绝的靖人探子四处作乱,要不然也不至于让青城县在被围城第二天就感觉到了粮食的紧张。

        城内四处火起,靖军细作探子一点也不怕晚上睡觉尿炕,逮着能烧的就是烧,在萧如贵调拨了一部分精锐搜城之后这个举动更加的疯狂。

        城外的靖军依旧在奋力攻城,城上城下到处都是尸体,萧如贵就站在城头上不敢后撤,眼下情况危急,他必须随时掌握清楚靖军的动向和城防情况然后立即做出反应。

        在上上下下运送物资的队伍里已经多出了不少的健妇,萧如贵实在是感觉到人手不足,不得已而为之。

        初次上城见识了残酷的青壮只要不能在第一时间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那就会很快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这也是青城县不断飙升的伤亡数字的主要原因。

        萧如贵双目望着远方,他在期盼援军,从日出等到即将日落。

        靖军甚至已经数次爬上了城头又被畏死却嘶吼的青壮抱着跳了下去。

        青城县的城墙最少也有三丈多,跳下去就算死不了也别想再站起来,城下又都是靖人。

        邓济深匆匆忙忙的爬上城墙,还不小心和一个抱着空水桶的妇女撞了一下,把这位刺史大人差点顶了下去。

        “萧将军。”邓济深感觉很尴尬,最起码面子是没有了。

        萧如贵点点头,未曾发现脸上的神色有什么波动,看着还像以往一般。

        这让邓济深稍稍松了口气。

        他很惭愧自己今天的失态,此刻更是亲自带着一批丁壮赶了过来。

        “萧将军,这一千丁壮先应急,其余各处老夫各派了数百人,想必可暂时稳住局势了吧。”

        萧如贵大喜过望,有一千丁壮那自然是帮了大忙,连连道谢。

        就算这些丁壮不能一个换一个,最起码的躲在墙垛后面扔个滚木礌石,烧个热水金汁不也是可以的么,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人力都是宝贵的,能让经验丰富的战兵多一口喘息那都不定会有什么奇迹。

        萧如贵也是无奈,当兵的都没了哪里还来的脚下的国土,相反丁壮哪怕绝了只要有一个士兵在那城头上插着的都是郑字旗这座州城就算没丢,辉州卫就不会像海州卫那样沦为笑话好几年。

        “邓大人,我军器械消耗甚为严重,很多铠甲需要及时修补,还有直刀,箭矢,这些都需要邓大人劳神了。”

        邓济深一听心里的窘迫也少了几分,只要自己还有用就行,连忙保证应了下来,转身便开始去寻城里大户的晦气。

        他如今才算是看开了,城能不能守得住是一回事,守得住青城县里这些大户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些大户背后的人肯定也得找自己算算帐,天见可怜,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怎么跟你们算这些东西,而如果守不住了所有人都有可能活下来,大不了挤狗窝,吐着舌头也能讨口吃的,可是他邓济深绝对活不了,靖人不可能让一个刺史这么一个封疆大吏活着。

        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早死不如晚死的哲理性原则邓济深让整个青城县内的大户预热了一下什么是兵过如洗的恐怖。

        这一举动直接让某些为富不仁的大户当天便端着碗趴在了街上,结果在第二天两个倒霉鬼就咽了气,一个是被愤怒的百姓围殴致死,一个是被靖人细作一刀枭首。

        新调派上来的一千丁壮果然起了大用处,先是老兵带着,一个带五六个,调往最紧张的地段,很快便把靖军赶了下去,见到自己的武勇的丁壮瞬间信心爆棚,抄起附近的器械便往下招呼,愣是打出了一波局部的小高潮。

        这个时候的丁壮已经是无暇操心自己这帮人还活着多少,反倒是小野早竹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郑人竟然还有余力。”

        良久后小野早竹叹道:“收兵吧,今日是拿不下这青城县了。”

        旁边的将领也没什么反对的意见,天很快就要黑了,总不能点着火把攻城打仗,那样不仅仅失去了可以压制城头的弓手,士兵手中的刀一个不小心报废的都不知道是谁。

        萧如贵听着熟悉的声音和士兵们的欢呼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想到竟然又被老子撑过了这一天,当真是凶险万分。

        认真起来的靖军也却是当的上强军之名,其悍勇着实有几分气势,但是郑国的城池可不像靖国那种手脚都能爬上去的土围子。

        靖军虽然退去但是士气却并未受到多少损失,即便是最底层的士兵都能看的出郑军力弱了,若是天再晚几个时辰这青城县是谁的还不一定,要不是后面那一拨回光返照这青城县早就对他们敞开了大门。

        靖人确实认为这是回光返照,就像濒死的人会突然红光满面的做起来握着某一个人的手双目严肃的交代清楚的一般。

        城内邓济深竟然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聚集了五百多青壮,他发誓哪怕榨干整个青城县也绝对不能让靖人得逞。

        萧如贵开始巡视城墙,这是每天必须要要做的事情,青城县周长十几里,走一圈花费的时间可不少,可是萧如贵必须保证自己能被士兵看到,让所有的士兵坚信他们的将军还在,没有逃跑,更没有放弃他们,他与他们同在。

        军心需要不断的安抚以缓解连日来的巨大压力。

        萧如贵还得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微笑不能消失,哪怕假笑也得笑着,顺便找几个士兵拉拉家常,慰问慰问然后在别的士兵羡慕和尊崇的眼光中大声的控诉靖军的恶毒然后提提朝廷的援军快到了最后发表决心,惹来所有士兵的高声附和才算成功。

        这一切轻车熟路,甚至如果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安排谁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配合演戏都有详细的规定。

        大半圈走下来都已经很累了,但是萧如贵却突然瞪大了眼睛。

        不远处一阵马蹄声传来,很快几十个郑军士兵出现在眼里。

        萧如贵看一眼就知道那是肖州军,也只有肖州军才有如此精良的装备和战马了。

        至于说有可能是靖人假扮?

        呵呵!

        简直笑话!

        靖人爬上去连脚蹬都够不着。

        肖州军啊,援军快到了,必然是快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