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本将心向月明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焦自珍亲自冲在第一线,高举的大旗显示着为将者身先士卒的勇气,这也算是郑国的传统,在郑军之中将领的阵亡率也是相当高的一个数字,原因大部分在于此。

        除了极少数的关系户之外绝大多数的基层军官都是通过有战功的士兵和低级军官中挑选出来送到兵府学习完之后得到的晋升,同甘共苦身先士卒是每一个军官上任前的誓词,也是郑军刻在骨子里的传统。

        焦自珍身上精良的甲胄和明显有别于普通士兵的华丽盔樱一下子就成了靖军重点照顾的对象。

        正在第一线缓过神没多久的由佐博亲自操起一张长弓朝着焦自珍放箭,他认得出就是眼前这个郑军将领率兵轻易的击溃了自己的防线,眼下正是雪耻的好机会。

        郑军的旅率是有一个什的亲卫编制的,这些士兵是整个旅中最精锐也是装备最精良的,他们的首要任务便是保证自家主将的安全。

        焦自珍跑到哪里都始终有亲卫竖着盾牌挡在最前面,最大限度的护卫其四周。

        由佐博恨得咬牙,连续数箭都被郑军亲卫挡了过去,还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郑军的反击相当犀利,抬手就是一阵连弩,若不是由佐博躲得快很可能就成了由佐博刺猬了。

        郑军虽然仅有数百人但攻势却是异常猛烈,打起仗了完全是不顾伤亡的样子。

        贺全举着千里镜脸色,这有些微的不自然,焦自珍是一员悍将,对于战场的把握也很是到位,但却喜欢擅做决定。

        这种情况让贺全刚刚准备举起的大手显得很是尴尬。

        “李度!”

        一个络腮胡大汉转身出来应道:“标下在!”

        “你带麾下人马速速接应,相机行事。”

        “标下领命。”

        李度率领千余人下马,以最快的速度列队整装,随后便稳步压了上去。

        肖州军皆是上马可追敌,下马可步战的狠角色。

        肃杀之气在空中弥漫,肖州军以队为单位分成前后十个阵朝着靖军的寨子压了过去。

        铠甲上泛着冷色让远在寨墙上的靖军士卒都能感觉到一丝寒意。

        刀兵未临,杀气已降。

        漆山侯一盯着支援上来的郑军,又看看远处模糊的郑军轮廓深知此时已经是生与死的关头。

        双方不管是在装备还是士气还是士卒本身上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而这种差距目前只能靠人命来看齐。

        靖军士兵在郑军强有力的连弩下很难对正在攀爬的郑军造成有效的威胁,双方很快便在寨墙上鏖战在了一起。

        失去了箭弩威胁的靖军士兵狂呼的冲向郑军,张着大嘴呼着臭气,再加上源源不断的涌上来的预备军,一时之间竟也打的不相上下。

        肖州军的士卒即便再精锐也有双拳难敌四手的时候,很快便出现了伤亡。

        焦自珍钢牙几乎咬碎,身边的亲卫在短短一盏茶的时间里便少了一半,虽然倒在他们面前的靖军尸体最少也是五六倍,但靖国鬼子又怎能比得上同生共死的兄弟。

        “弟兄们,血不流干誓不休兵!杀啊!”

        拥挤的寨墙上肖州军的士卒们呐喊着,并且试图结成小阵。

        双方在狭窄的过道上不断的用生命争取那一丝丝可能。

        一个靖军士卒闭着眼睛哇哇乱叫地冲了过来,双手一伸抱住一个肖州军士卒,后腿猛的使力便将怀中的敌人扑开,随即朝着寨墙边退去。

        肖州军士卒反应不可不快,立即反手一刀便将此人捅了个对穿。

        可是靖军也是经过了多年征战,可以说是真正的悍不畏死,军中更是不乏求死的脑残,认为战死者可以上天堂。

        最终两人双双砸了下去,还顺便滚了葫芦将正在攀爬的几个肖州军士卒撞了下去。

        寨墙也就丈许来的高度,即便对于靖军来说都显得没有安全感更别说人高马大的郑国肖州军。

        跌下来的靖军抬起有些晕乎的头,晃一晃,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死,但是紧接着又发现周围围满了一整圈的大汉,个个眼中透出别样的光芒。

        完犊子了!

        寨墙上的靖军士卒们大受启发纷纷玩起了相扑的起手式,抱着如果打不过那就一换一的想法发起了猪突冲锋。

        顿时各种嚎叫声甚至盖过了厮杀声。

        靖军士兵的悍勇在郑军的各个对手当中也是名列前茅,一时之间竟然让肖州军有些后退。

        山岗上的贺全看的脸色铁青,这种情况对于肖州军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左右,拿鼓槌来!本将要亲自擂鼓助威!”

        焦自珍刚刚把直刀捅进扑过来的靖军士兵肚子里便听到鼓声一变,转头望去又哪里看的清楚,但是所有的肖州军将士都很清楚那是他们的都指挥使在亲自擂鼓了。

        再想想旁边还站着的赵王殿下。

        “天道为郑!杀啊!”

        肖州军将士们狂呼着buff加成冲向了扑来的靖军士兵,直刀上下翻飞之间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化作了军功首级,虽然靖军有明显的人数优势但是在肖州军高昂的士气和凌厉的进攻下只能勉力抵挡。

        李度此时也杀了上来,整个寨墙似乎都有点无法承受这种重量,双方士卒相互交错,两刻钟后终于有郑军小队突击到了寨墙之下。

        虽然很快被靖军人潮淹没但是却为后续的袍泽开辟了道路。

        这是一场鏖战,鲜血洒满了整片整片的寨墙,浸染了脚下的土地,士兵们一脚踏上去都能溅起血色的泥点。

        漆山侯一已经率领大部分亲卫转移到了后方,此时他手里能直接指挥的仅剩下由佐博所部六百余人和自己身边不足两百的亲卫,总数不足千人。

        就在两个时辰前自己手里还有八千精锐,如今太阳还没落山便已经折损到如此程度。

        难道天不佑我大靖了么?

        能被选出来充当中军先锋,这八千人自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是野战打不过,骑战怼不过,就连守城都败得如此迅速,如果郑军皆是如此那大靖百万大军来这里做什么?

        漆山侯一开始自我怀疑了。

        副将和由佐博在旁边焦急的催促询问:“阁下!阁下!”

        猛烈的摇晃让漆山侯一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问道:“何事?郑军杀过来了吗?”

        “现在还没有,但是前面的兄弟们拖不了多久了,下一步如何还请阁下早做决断!”

        漆山侯一抬头望去双方的士卒依旧在拼杀,刀来枪往,不时有人倒下但绝大多数都是己方的士卒。

        结成小阵的郑军交叉掩护,长刀纷飞间稳稳的向前推进,留下一地的尸体。

        “阁下,不能再等了,如果等到前军溃败那就一切都晚了!”

        由佐博很希望漆山侯一下令全军冲锋,可是他知道那样没有多少意义,郑军虽有伤亡但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而己方的伤亡已经开始影响军心,即便这千把人填上去也不过是延缓失败的时间,在外面的山岗上郑军最少也有两个旅的预备队。

        理智之下莫不如先后撤与大队人马汇合,依托地势或伏击或围击。

        漆山侯一深呼吸几口气沉下心来没有让他失望:“传令全军交替撤退与后续大军汇合。由佐博!”

        “嗨!”

        “你部还有多少人?”

        “回将军阁下,还有六百敢死之士。”

        “很好,本将再调拨一队亲卫给你,你来负责大军断后。”

        由佐博的眼中闪出坚定的神色:“阁下放心,郑军若想过去只能踏着末将的尸体过去!”

        “你是本将最为器重的将才,在我大靖军中能如你一般有独当一面潜力的人不多,断后之事本将只有交给你方能放心,但是切记,若事不可为则不为,你一定要活着回来,留得机会报仇雪恨!”

        一番话下来把年轻的由佐博感动得无以复加:“将军阁下放心,我由佐博这条命是将军的,是我大靖的,必留有用之身以血今日之耻!”

        “好!本将没有看错你。郑军是凶狠,但本将就不信所有的郑军都是如此,我等在临海郡,在舟山郡,在宁崇,在阜通,在万安……哪一处的郑军不是不堪一击,甚至望风而逃不战而降!”

        “郑国号称第一强国,有几支能打的很正常,但是我大靖男儿亦是英雄!我们打了几辈子的战,我们吞了靖武,占领了韩济,我们有数以百万的虎贲之师!”

        “今日暂退,来日必可从百万之军攻破平京,届时钱财女子任取之!”

        附近的靖军士卒听得热血沸腾,郑国的富庶让他们惊叹,郑国的女子让他们垂涎,而郑军的战力根本不值得拥有如此富庶的土地和如此迷人的女子。

        当然除了眼前的这支铁骑。

        靖军在漆山侯一短暂的鼓动下重新提起了士气开始有序的后撤,甚至还有一些骑兵绕了出去引导溃兵。

        由佐博很快将漆山侯一调派来的亲卫与自己的部下整合完毕。

        八百精锐列阵挡在当中,附近有退下来的靖军士兵有的绕开军阵向后逃去,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自觉的补充到军阵后方大口的喘着粗气,握着兵器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和着脸上凶狠的目光。

        李度率领本部开始朝着寨墙下方整队留下伤亡比较大的焦自珍率人清理寨墙上的残敌。

        而这一过程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

        曹柯在山岗上看的心驰神往,大郑雄狮依旧如天兵一般悍勇,染血的直刀划过溅起的血滴此刻成了他眼里最美的景色。

        大局已定贺全将手中的鼓槌扔给旁边的鼓手示意其发起冲锋。

        激昂的鼓声中两个旅的肖州军冲下了山岗,靖军的寨门也已经被郑军打开,宛如褪去了保护壳的王八一般。

        “结五人梅花阵!”

        李度在阵中大喊,一伍一伍的肖州军相互掩护朝着靖军的军阵杀了过去。

        呼喊声让由佐博的耳朵都感觉震得有点疼。

        寨墙上的抵抗已经微乎其微,在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数优势后残存的靖军士卒所面临的无疑是一场不可逆转的屠杀。

        不时有靖军士卒狂呼着想要同归于尽,只是可惜了,胳膊不够长。

        曹柯用千里镜清楚的看到好几个靖军士兵被己方轻描淡写的用长枪挑起来,长枪仿佛承受不住重量一般被压的弯曲,上面的士兵或是死死的握着枪杠或是张牙舞爪随后被扔了出去,死的透心凉。

        “未曾想敌兵虽如小儿一般却也如此不惧死也!”

        即便是赵王曹柯都忍不住出声赞叹了几句。

        此时贺全走了过来刚好听到笑着回道:“靖和听闻都已经打了上百年的战了,又吞并了靖武韩济,有些许悍勇之辈很是正常。”

        “但是那又如何,敢犯我大郑天威虽强必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