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本将心向月明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六月三日清晨。

        天色将晴未明,张西阳等人早早的用完干粮然后做了最后的计划部署核对,还有最不舍也最平淡的告别。

        “团率,老牛,后会有期!”

        朱贵是最先出发的,带上王智行一共二十一人二十六匹战马,大家坐在马上脸色刚毅,抱拳打了个圈随后拍马转身。

        牛高等人整理好装备之后也拍马告别:“团率,后会有期了!”

        “后会有期!”

        大家都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对于军人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祝福,没有建功立业和斩将夺旗的期盼,只希望来日还可以坐在一起喝酒吹牛,而不是坟前流泪忠义祠里上香。

        每一次的分别都有可能是天地人间,但是军人不得不习惯于这种相离。

        站在山岗上注视了片刻,牛高等人的背影在晨辉中显得有些清冷,张西阳拨转马头轻声说道:“走吧兄弟们,该我们了。”

        战马四蹄飞舞,踏在清晨的乡野里带起点点泥星。

        同样的六月三日清晨小野早竹的帅帐之内,一张不大的案几上饭团和味增汤还有一小碟的咸鱼被推在一边,取代他们的是一套纯铁打造的盔甲。

        小野早竹此时正捧着头盔笑的见牙不见眼。

        墨色的光泽有一种厚重的沉实,手掌抚摸过去还能感觉到金属那种特有的质感,很不舒服,但是小野早竹感觉到这种感觉很让人上瘾,桌子的上的铁甲是按照靖人的身高来做的,比起郑甲来说小了好几号,但是坚固程度上可以说不相上下。

        还有铁网靴,臂铠,护腿,抱肚,郑甲有什么这张桌子上就有什么,如果把王智行拎过来这么一身打扮上绝对是郑军青年团。

        “呦西,真乃神物也!”小野早竹兴奋之余与拽起了文词,这么一套甲距离神物肯定相差甚远,充其量郑军中的总兵都指挥使身上穿的肯定要比这个强,但是对于靖军来说此甲的坚固程度已经是亘古未有的了。对于靖军的装备来说简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靖人善于学习,或许是受了前楚和大郑的影响,特别喜欢拿来主义,觉得好就用,可惜郑国对于军备防范特别严密以至于从始至终靖人除了偷学了点刀枪的皮毛外什么也没有学到,让人眼红的盔甲更是无从谈起。

        如今总算是如愿了。

        果然还是得靠抢。

        小野早竹立马命亲随小厮为其披甲,这可以说是靖军中的头一套甲,是后方的务川总大将从第一批一千领甲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当然要赶紧穿上显摆显摆。

        比起之前自己穿的铁甲具装来说新甲分量重了不少,毕竟材质不一样了,但是那种从心底里生出来的那种安全感确实无法比拟的。

        “郑军士卒悍不畏死,每遇则奋勇争先,前不久敌肖州军仅仅以一团人马便敢在我大军之中纵横往来甚而数次溃围而出,此甲功不可没也!”

        “森武君。”

        小野森武是小野早竹最信任的亲随小厮,是最早跟随小野早竹的一批人,战场上的森武曾经为自家主人挡了无数的刀枪,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疤都是他忠勇的证明。

        而同一批的人只要没战死的都领兵在外,只有小野森武坚持留在小野早竹身边早晚侍奉。

        二人虽然名义上是主仆但实际上早已经是亲如兄弟。

        小野森武闻声而出,仅仅是一个眼神便知晓小野早竹想要干什么,当下有些犹豫。

        小野早竹却笑道:“森武君不必如此,这甲是郑甲改造的质量还是很不错的,来吧,让我们共同见识一下。”

        森武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那也应该是小人来试这甲,主人万军统帅岂能亲自犯险。”

        “无事,无事,咱们的总大将还不至于拿劣质的盔甲糊弄我,再说这可是大将甲,森武君是想通了么?哈哈哈哈~”

        “主公又拿小人打趣,小人说过没有那种领兵之才,与其有可能坏了主人的大事莫不如留在主人身边尽己所能,能伺候好主人也是小人的一大荣幸。”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每次一说让你领兵便是这样,拔刀吧,快点。”

        “如此那主人小心了。”

        长刀明晃晃若一道流光闪过,旁人只听一声脆响,再定睛一看,原本锋利的长刀竟然一击卷刃。

        小野森武虽然是侍大将之流的高级将官,但是作为小野早竹最为信任没有之一的人来说他身上穿的手里拿的跨下骑的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而且他有时候还会统领小野早竹的亲卫母衣众。

        反观甲上也只有一道浅痕。

        一时间倒吸凉气的嘶嘶惊叹声不断响起。

        森武更是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手中的长刀,眼神中的错愕和惊讶交叠在一起:“竟然,竟然……”

        “郑人的盔甲当真恐怖,难怪肖州军三百人便敢横冲直撞!”

        “的确,若我军能装备如此精良的盔甲那岂不是如虎添翼?这辉州岂不是旬月之间便可到手么。”

        小野早竹点了点头道:“是啊,兵者之强首在卒勇次在甲坚然后利刃相佐于身。”

        “来人,把本将原来的甲挂起来,就放在这儿。”

        众小厮连忙将帐内的甲架抬了出来,上面的具装被擦拭的埕亮,再搭上朱红暗黑相间的色彩,头盔上的尾羽又增添了一丝华丽。

        “森武,桌子上有三把刀,你挑一把出来。”

        很快森武拿出一把刀,刀鞘平平无奇,抽刀出鞘的刹那寒芒便开始闪烁,站在旁边的森武一眼便能看出此刀不仅锋利而且韧性也足。

        “嘶,此乃宝刀啊!”森武一声惊呼。

        可是小野早竹却苦笑的摇摇头:“哪里是什么宝刀,这种刀在郑军中只要是团率级别的都有,我军武备远不如也!”

        “让我们来见识一下,郑人兵刃的厉害吧。”

        说罢双目一凝,执刀便朝前刺了出去。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直刀的刃尖竟然已经刺穿了盔甲的正面。

        “这……”

        众人面面相觑,小野早竹身为大将统率大军三十万,其盔甲可能不是最精良坚固的,毕竟不需要冲锋陷阵,但是也绝对是靖军中最顶尖的那一批,可是如今却被一把刀从正面刺穿了。

        而这种刀在郑军之中竟然是团率级别便可以拥有的制式佩刀。

        而团率在郑军中不过是三百人的基层军官。

        五人为伍,两伍一什,三什一果,三果一队,三队便是一个团。再之上还有旅,还有营,营指挥使可享将军名号。

        众人惊叹郑军兵甲的犀利,小野早竹和小野森武却看的出郑国战争潜力的巨大。

        “森武君。”

        “在。”

        “你挑三百人,不,五百人,现在立刻出去往东,务川总大将说第一批这样的盔甲有一千领,还有刀枪铁盾,你要以最快的速度接应他们,然后就地换装,把这批盔甲安全的送回来,事关重大,绝不能出一点差错!”小野早竹罕见的对小野森武言辞狠厉。

        但是小野森武也深知干系重大,虽说后方的郑军都已经被歼灭,而那些山匪什么的根本没有胆子袭击靖军的运输队,况且就连山匪都被奉行烧光杀光抢光的靖军灭的差不多了。

        但小野早竹还是不敢大意,消失的那股肖州军虽然只有几十骑但是却比几百骑还要难缠,由不得小野早竹不小心,眼下虽然顺利,但是肖州军的大股部队已经和漆山侯一交上手了,后续的援军谁知道多会儿能到?

        而且小野早竹还收到消息,北面的二世祖平手正躬已经拿下了整个东廓郡,甚至还歼灭了四千多人的魏州军,一时之间狂的不得了,恨不得月亮都摘下来给一逼斗,紧接着又和郑国的幽州卫相遇小胜了一场,可是如今却也被挡在了云海郡的隆化县。

        幽州,那里不仅有四万多人的幽州卫,还有十二万东北行营的主力部队,草原上各部忙着争抢草场牛羊,比试谁的拳头大嗓门响,这种时候郑皇不可能放着十二万精锐不用,这个时候想必郑国东北行营的主力部队离隆化县也没有多少距离了。

        小野早竹能够预见到战局即将进入狂风暴雨般的惨烈,这是最后的顺利了。

        务川道太郎自然清楚其中的厉害,更是打算以中路军为盾将郑军挡住西面的援军然后南北两路大军快速解决完眼前之敌再实行战略大迂回。

        务川道太郎在给小野的信中甚至信誓旦旦的写道:“已有确切情报证明西面郑军最有可能的是陆续到达且总兵力不超过十三万的州卫主力,或许还会有郑皇的禁卫军,但是这个数字绝对不会超过五万,而北面的敌军主力则则为六万州卫和四万东北行营兵马。现已命南路大军寻机攻略海州,待敌中路进入辉州后火速挥师北上拿下郑国齐水郡断其后路,北路大军阻敌东北行营兵力,后续大军支援抵达后相机歼灭并西向攻取云海郡。”

        “阁下中路将士当固守青城,拖住其主力,待南北大军齐聚三路相攻。整体来说是九十万对三十万,优势在我,当彻底歼灭郑军主力,届时郑国辉海幽三州皆为郑土,我军更可向西兵入防守空虚之梁州。若如此则大局可定,阁下当为首功。”

        小野早竹看完之后也认为这个战略具有很大的可行性,郑军现在多方战事,西北和东南都牵制了大量的精锐,眼下正是好时机,待到大局已定即便郑国东南大军回援也不能改变什么。

        为了保证中路大军能在郑军主力进攻中坚持下来务川道太郎特别强调虽然第一批的盔甲中只给了中路大军一千领新式盔甲但后续还会陆续运送至少三万领新式盔甲并且在一个月内补齐以此加强中路大军的战斗力。

        “三万领如此坚甲!”小野早竹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听说过务川道太郎在后方抓了不少匠人和壮丁在临海郡大造兵甲器械,但是五万领,一个月内补齐,这是抓了多少人!

        临海郡的浓烟飘起,几乎遮蔽了天空,不时的有靖军士卒押送着一串串的俘虏回来,手中的鞭子发出啪啪的破空声,带着一阵哀嚎,叮叮当当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宛如雷霆怒吼控诉着不忍言之事。

        每一片甲叶的背后都是郑人的鲜血和劫难。

        务川道太郎眯着眼睛品着茶水,左手在椅子上的扶手轻轻的一拍,顿时堂下跪着的工匠吓得一哆嗦,瑟瑟发抖。

        “本帅的要求很苛刻么?”

        那工匠不敢抬头,硬着头皮说道:“回大帅,不苛刻,不苛刻。”

        “那一个月内五万领甲能完么?”

        工匠咽了口并不存在的唾液说道:“大帅,两个月早了四万领甲还有刀枪,已经有不少匠人累晕了,而且抓来的郑人光累死的就有六千多人,若是想一个月五万领就需要更多的人。”

        “可以,只要你能造出来,本帅给你人,你要多少本帅给你多少,郑国不缺人。”

        工匠一听赶忙连连磕头:“小的谢大帅体谅,小的还有个不情之请。”

        “嗯?”务川道太郎有些不悦,眉头微皱,以他总大将的身份能够亲自和一个匠人头子说话已经是破天荒的恩赐了,务川道太郎轻哼了一声把跪着的匠人吓得跪都有点跪不住了。

        “说吧。”

        “小人肯定总大将开恩,让那些匠人和民夫壮丁吃饱。”

        “放肆!”负责督造的高津元纪再也坐不住了连忙从椅子上蹦起来朝着地上的津户次郎厉声呵斥道。

        “高津元纪。”

        “嗨!”高津元纪听到唤他立即撅着屁股跪在地上,聆听训示。

        “就按他说的办,不过一个月内造不出来,本帅便用你的脑袋来顶!”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