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77章 学宫行巡

第77章 学宫行巡

        学宫行巡,乃是当今天子设立,由学宫独立任命的一个职位,无具体职阶,但见官大半级。

        行巡一般情况下不可干涉朝政与地方政务,主要指责是巡游天下、监察百官,无论是军机还是政务,只要有违规之处,学宫行巡都有权检举,上达天听。

        所以在很多人的心中,学宫行巡是比御使还要惹人厌的存在,御使在朝堂上上蹿下跳多了,陛下也就不当回事了,而学宫行巡一旦有奏折送上,陛下都会严加处理。

        一方面是因为当今天子对于自己设立的学宫行巡的信任,另一方面学宫行巡也很少参奏谁,可一旦检举,必是铁证如山,所以某些官员确实应该畏惧学宫行巡如虎。

        学宫行巡,顾名思义出自于学宫,通常由学宫的导师或者教授担任,最多十二人。

        十二人是上限,历年来但凡有波动只有少于这个数量的,从来不会高于这个数字,之所以会少,不是因为有人辞职,而是因为这是个高危职业。

        这个职位初创那些年,担任行巡的都是些刚正不阿之人,尽可能的保证不会被世俗所腐化,以此为本,择合适人选担任。

        然而也正是由于性格问题,最初的几批行巡眼里揉不得沙子,无论是朝廷诸公还是世家门阀,但凡被他们怀疑就直愣愣的前去彻查。

        而这些行巡展开调查后,挫折不断,甚至于行巡本人都失踪的失踪,意外死亡的意外死亡,其中原因自不必多言,也说明单是刚正不阿还不够,还得有足以支撑其肆意调查的实力。

        因此,除了为人处事的性格要求外,学宫还提高了对于行巡的修为要求,至少需要行巡具备一定的自保能力才行。

        当然,行巡的死亡也说明了这些高官世家对于这個职位还不够敬畏,对于天子专设职位不够敬畏的结果,就是每失踪或死亡一个行巡,为其陪葬的,往往就是一整个家族。

        后来那些看不清局势的世家门阀被屠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有聪明人了,聪明人才知道怕,以至于某个经典事件的发生。

        曾经有个大家族的子弟,贪墨朝廷下拨的修行资源被学宫行巡盯上,自知一旦追查到他,天子降罪下来将必死无疑,索性一发狠,决定冒险一赌,干掉了当时那位正在调查的行巡。

        既然前路必死,那他不如直接干掉调查人,万一他杀人的事情没有被查出来,也算是博出一条生路出来。

        而此事不知怎么被家主得知,家主直接将那子弟所在的嫡系一脉上上下下无论老少亦或妇孺,一个不剩的捆缚至大理寺受审,家主自领失察之罪,认削爵位,除此之外还贡献出来了家族奋斗数百年的基业,如此壮士断腕之举,才堪堪保住了家族其余人的性命。

        自这次事件后,基本再也没有世家对学宫行巡下手的情况出现了,行巡的死亡率自然而然就降下来了。

        然而这世界上的人熙熙攘攘,终归是为利来、为利往,纵使行巡的威慑力再足,该分润的利益当权者下手就绝不会迟疑,最多碍于行巡在侧,他们搞小动作时更加隐蔽了一些,没有以往世家当道时那么明目张胆了。

        于是另一个问题浮现了,那就是之前一批行巡实力有余但能力不足,面对盘根错节、纠缠繁复、晦暗难明的事件,无法快速有效的查找出线索,更别提顺着线索向上追查。

        渐渐的,这个职位对于修为的要求也就降了下来,同时那种性格太过刚正的人也不适合担任了,更多是需要那些头脑灵活、擅长抽丝剥茧的修士。

        老虎收起了爪牙,猎人也玩起了心眼,告别蛮横时代,猫鼠游戏迎来了一个竞技的阶段,大部分事情都在规则下进行,只看各自手段的高低。

        纪林生正是这个阶段下的产物,他收到了一些线报,线报显示灵武郡郡守可能有些问题。

        他一路从学宫赶来,没有声张也没有惊动旁人,却在城门前被卜师爷一行人给截住了,这就说明,学宫中肯定是有灵武郡这批人的眼线存在。

        既然身份已经被识破,那就没法再暗中调查了,索性他便顺着这群人的安排来,看看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一般情况下行巡巡查地方,只要不是主动现身与地方官员接触,地方官员就算知道也会装作不知,只是默默规范自身行为,不去触行巡的霉头。

        能身处要职的,屁股一般都不会太干净,只要不过分,行巡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水至清则无鱼。

        所以很少有官员会主动与行巡接触,这无异是在给自己吸引仇恨,智者所不为,但偏偏这灵武郡的反应就与其他地方相差很大。

        卜师爷一行看似是在城门口迎接,其实是一种示威,更是一种挑衅,就是摆明了告诉你,我们在城里都知道你学宫行巡的动向,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来我的地盘还能查到什么东西吗?

        敢于挑衅行巡的不多,要么是自认身家清白,想要依靠这种行为抬升自己,从而进入大人物的视线,要么是自认做下的事处理的天衣无缝,行巡不可能查出什么线索。

        无论是上述哪种情况,都不是纪林生想要面对的。

        按理说经过城门口那一场作秀后,纪林生无论是直接拂袖而去,还是直入郡守府与郡守当面交涉,都是很正常的举动,行巡也该有行巡的脾气。

        可是他没有,反而是若无其事的赴宴,丝毫没有翻脸的迹象,而这种行为就是在告诉灵武郡这群人,我就是要调查你们,光明正大的调查,你们既然点出我的身份,那接下来一段时间就乖乖配合调查,再想装聋作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今晚宴席郡守全程都不露面,让一位无官无职的师爷全权代替,对方敢如此嚣张,显然是认为处理的非常干净,他心里已经做好了一无所获的准备了。

        但是纪林生也不会完全随了对方的意,对方的举动是在赶他走,那他偏偏不走,你不是自认我肯定调查不出什么吗?那我偏偏要表现的更加自信,自信到让你们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哪里没处置妥善。

        一旦对方产生了动摇,那就必然会最后再检查一次,而对方这次检查,将会是他最后也是最好的机会。

        -----------------

        -----------------

        今晚只有一章,待会发个小单章跟大家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