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87章 于斋主

第87章 于斋主

        魔雾雨正文卷第87章于斋主魏风并不是个十七岁的愣头青,受了委屈就要梗着脖子争个面红耳赤,相反,有着前世的阅历,很多事情他是能想明白的。

        比如眼前这人,身为修行者在飞鸟镇这样学宫边上的位置开店铺,看起来修为不低,还敢随意出手,敢半强买强卖,这是一般人敢干的事情吗?

        这种情况一般不会代表着对方是傻的,亦或者肆无忌惮,想来应该也没人敢在学宫边上肆无忌惮,那就意味着,对方的存在是学宫知道并且允许的。

        而他在误以为自己是大世家出身的子弟后,还可以不问哪个家族直接给个小教训的行为,也说明了其人的底气,甚至于与学宫多少是有些关系的,所以在这里行事才会那么随性。

        对于魏风这样没有实力没有背景的普通人来说,对方就是十成十的大人物,小人物在面对大人物时,无论是否有求于人,态度都是需要足够谦卑的,因为对于小人物来说,大人物的不喜,是致命的。

        也许大人物本身不屑于为难一个小人物,但是有太多人关注大人物的喜怒了,那些有求于大人物的人,不介意顺手碾死一个被讨厌的小人物来讨好大人物。

        例如此刻,假如他猜想是真的,那么在考取学宫的过程中,有个能决定他去留的考官知道了他在福缘斋有一段不太愉快的遭遇,会不会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顺手就将他从通过名单上划去呢?

        也许会也许不会,但他根本不敢赌,他还没有接触过学宫,根本就无从知晓学宫的办事风格,到底是清还是浊、是秉公还是秉私,他不都不知道,那他就不能冒这个风险。

        所以在自己被拿住的时候,无论是否委屈也要好言好语慢慢说。

        那么此时他又为什么要腆着脸凑过去呢?

        之前这位福缘斋的店主在意识到自己误会的第一时间就解除了对他的限制,说明其人并非不讲道理,做事也是很有规矩的,至少其表现出的那一部分不讲理只是针对世家子的,针对他们那个圈子的人,而不是欺负他一个平民。

        也许是其人的骄傲让他不屑于欺压弱者,也许是学宫的震慑让他不敢在这里为难平民,无论是哪个原因,此刻魏风厚着脸皮以请求指点的名义凑过去,都可以给他一个借机发泄心中郁闷的机会。

        尽管这份郁闷是由于他的误解、他的蛮横而导致的,但是人家是大人物,有资格迁怒、有资格不讲道理,而魏风一个平民却没有不懂事的权利,哪怕凑过去让对方臭骂他一顿解解气也是好的。

        笑过之后,这位福缘斋的店主并没有顺着魏风的话说下去,只是轻笑道:“你且收着吧,日后未必没用也未必有用,至于如何使用还要看你的悟性。”

        见他不接茬,魏风继续笑嘻嘻道:“那您知道附近镇子哪里有便宜一些的店铺吗?我想做个小生意,却苦于没有足够的银两租用店铺。”

        中年看看魏风洋溢的笑容,又不经意的撇了眼魏风脚边,那只他尚未看出品种的小兽,想了想,又闭眼靠躺回了他的摇椅,轻轻摇动着。

        魏风见此没有再吭声,只向他拱手一礼,轻手轻脚的退出福缘斋。

        只是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那店主平静的声音传来:“隔壁那半间本来也是福缘斋的店面,只不过要多开一道门我嫌麻烦,就一直闲着,你要是想找个地方落脚,可以三十两银子一个月租给伱。”

        魏风心中大喜,对方释放出的信号,就是表明不会跟他一个小人物计较,而且愿意让他就在旁边店铺,那更是一种善意。

        顿了顿,对方又补充道:“这个月的租金你要是付不起的话,可以先欠着。”他当然知道魏风钱袋子里就十几两银子,所以才说的这句话。

        魏风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情绪,连忙道谢,并表示租金待会就可以缴纳,对方眼皮都没抬,只是嗯了声鼻音当做回应。

        这半间门面位于街道的转角处,没有与福源斋的正门对齐,二者之间有一定的夹角,推开门,里面面积不大,但可以通向福源斋的后院,店面内除了一张桌子外再无他物,但却一尘不染,不是那种经常打扫的干净,更像是此处根本不就没有灰尘一般。

        他也不耽搁,将自己行李放在里面,正好外面也下起了雨,魏风将马儿牵到屋檐下,自己快步跑出门外,临走前对着福源斋喊道:“我去给您赚租金了,马上就回来。”

        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魏风也不在意,他在雨中小跑着,脸上有着藏不住的笑容,心想不愧是学宫边上的小镇,这里的人掉钱竟然都掉金子的。

        约莫半个时辰后,湿透了的魏风和落汤鸡苍狗返回了这处店面,此次收获了两锭金子和二十二两碎银,至于铜板他根本就没去捡,还有一个装满金子和银票的陶罐他也识趣的没碰,那东西拿了说不定后患无穷。

        先回到小店取出干毛巾将身上的水擦干,能被淋湿自然是他有意为之,身边就有个陌生修行者,这种低级错误他是不会犯的。

        稍微整理一下换身衣服,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狼狈后,他又踏入福源斋的店门,轻轻将一锭金子放在了中年手边的茶桌上,轻声道:“这是给您的租金。”

        这里一锭金子约莫在四十两,金子和银子之间的兑换比例大概为一比八,所以这锭金子其实相当于大半年的租金,一般店铺都是一次付三个月的租金,但是魏风并没有提时间。

        中年人也不看金子,只是淡淡的瞧了魏风一眼,不急不缓道:“我姓于,你可以叫我于斋主,院子后面那间偏屋你可以用。”说罢,他又闭上了眼。

        魏风乖巧道:“好的斋主。”

        ……

        “你怎么还不走?”过了许久,见他没有任何动作,斋主闭着眼睛问道。

        魏风这才开口:“斋主,我能用庖屋?”庖屋就是厨房。

        于斋主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可。”

        ……

        于斋主:“你怎么还不走?”

        魏风:“我的厨艺很好的,以后做饭也给您那份捎带上吧。”

        于斋主:“……”

        于斋主:“我不总是在店里的。”

        魏风顿时喜笑颜开:“好的。”这次他总算走了。

        也不知道他这句“好的”究竟是在应答什么,似乎于斋主明白,也似乎不在意。